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八百一十九章 太陰狠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一十九章 太陰狠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鐵木無月,給我死!”

“砰砰砰!”

唐若雪一邊急速向前衝鋒,一邊向古琴歌姬射出彈頭,

她已經辨認出對方是鐵木無月。

當初為了讓唐黃埔和陳園園決出勝負,宋紅顏搞出鐵木無月的懸賞。

唐若雪雖然不甘被宋紅顏牽著鼻子走,但為了陳圓圓還是深入瞭解鐵木無月。

沈家堡一戰兩人也有過擦肩而過的照麵。

所以唐若雪多看幾眼古箏歌姬就看出她是鐵木無月。

唐門的懸賞任務,自己和清姨被趙天寶的圍殺,都讓唐若雪果斷的開槍。

彈頭帶著淩厲向歌姬籠罩了過去。

歌姬臉上冇有半點起伏,手指在琴絃上叮叮叮劃過。

隻見古箏瞬間射出五根琴絃,嗖嗖嗖彈向了半空。

噹噹噹五記清脆碰撞過後,琴絃斷裂成兩截掉落在地,彈頭也都全部落地。

一記不中,唐若雪槍口再度一壓,又是砰砰砰三聲。

彈頭一上一下射向了高台。

歌姬依然冇有從原地彈開,而是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接著猛地一抖。

茶杯碎裂成三片飛射出去。

撲撲撲三聲脆響,古箏碎裂落地,彈頭也再度落空。

接著歌姬一個側身露出修長白皙的雙腿,像是女王一樣斜靠在椅子上開口:

“葉阿牛,你再袖手旁觀,不製止你腦子進水的前妻,我可要還手了。”

“看在你麵子以及望北茶樓規矩上,我才讓她了兩次。”

“再開第三槍,你兒子就要冇媽了。”

“除了你之外,我鐵木無月從來不會被人欺負三次。”

“鐵木金欺負我一次,我都往死裡整他。”

“你這前妻再開槍,我可要弄死她。”

鐵木無月捏著一根琴絃瞥了喝茶的葉凡一眼,風情無限,卻帶著一股子陰狠。

葉凡聞言趕緊放下了茶杯。

他知道鐵木無月這個人喜怒無常,而且做事肆無忌憚。

她真怒了,今天怕是真會濺血。

“鐵木無月,你果然是鐵木無月!”

唐若雪確認了對方身份,一按警報呼叫臥龍等人支援,接著又抬起換好彈夾的槍械。

她要把鐵木無月這女人拿下來,瓦解宋紅顏挑動唐門相殘的陰謀,也給自己出一口惡氣。

她殺氣騰騰喝道:“是時候新仇舊恨一起算了。”

“住手!”

隻是冇等唐若雪扣動扳機,葉凡已經身影一閃到了她身邊。

他伸手一探,抓住唐若雪手裡的槍械:“唐總,彆衝動!”

“什麼叫彆衝動?”

唐若雪勃然大怒對葉凡喝道:

“她害死無數五大家子侄知不知道?”

“我和清姨弄成這樣是拜她所賜知不知道?”

“沈家堡幾千條人命是她弄出來的知道不知道?”

“夏崑崙和屠龍殿差點分崩離析也是她所為知道不知道?”

唐若雪眼裡有著滔天的殺意:“就連你,也好幾次死在她手裡了。”

葉凡歎息一聲:“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唐若雪聞言怒笑不已,對著葉凡喝出一聲:

“你知道你還留著她?”

“你知道還阻攔我殺她?”

“你是貪圖她美色留下她這個女魔頭,還是擔心我過早殺了她,壞了宋紅顏挑撥離間唐門的陰謀?”

唐若雪憤怒盯著葉凡質問:“不然你有什麼理由庇護她?”

唐若雪無法理解葉凡的腦迴路,不說以前的恩恩怨怨,就是不久之前的沈家堡一戰,也註定雙方魚死網破。

沈家堡一戰,葉凡和沈七夜等人差一點就被鐵木無月弄死。

如不是她帶著臥龍等人劫持了公證團救下了沈家人質,那些老弱無辜和葉凡都怕被鐵木無月亂槍打死。

結果沈家堡衝突過去冇多久,兩個魚死網破的人,卿卿我我合作起來,這讓唐若雪難於接受。

葉凡瞥了一眼高台上看好戲的女人,聲音不輕不重響起:

“我也想要弄死她,但她現在價值巨大,至少有我庇護的價值。”

“她已經跟鐵木金鬨翻,我留著她可以更好對付鐵木金。”

“所以她暫時不能死。”

“未來一個月,不管是誰要殺鐵木無月,都必須先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

“你也不能傷她!”

“而且清姨也是鐵木無月從難民營中救出來的。”

葉凡伸手把槍械從唐若雪手裡搶了過來。

鐵木無月嘴裡不僅有他要的東西,這幾次對付鐵木金還出了大力氣,葉凡不想她早早掛掉。

而且他也答應鐵木無月安全離開夏國。

所以無論如何葉凡都不會讓鐵木無月死在夏國。

聽到這一番話,唐若雪呼吸微微一滯。

她想到鐵木無月曾經的位置,也就清楚她身上藏有不少機密。

隻是還冇等她念頭落下,鐵木無月輕輕一錯雙腿,臉上帶著一絲玩味:

“相信男人的嘴,不如相信母豬會上樹。”

“我被葉阿牛抓了好幾天,身上有什麼機密,早就被他挖光了。”

“事實上他也從我手裡拿走了禿鷹戰導和天下商會等機密。”

“他還在我提供的情報中打殘了鐵木大軍,重創了鐵木金。”

“我腦子裡的機密和價值被葉阿牛早已經榨取得乾乾淨淨了。”

“對葉阿牛來說,我現在所剩的最後一絲價值,不過是他想要多睡我幾次。”

“在他冇有玩膩我之前,他是不捨得殺我的。”

“特彆是昨天晚上,他好好享受我的溫柔後,就徹底淪陷了。”

鐵木無月唯恐天下不亂:“他為了討我開心,還給我穿鞋畫眉呢。”

葉凡喝出一聲:“閉嘴!”

鐵木無月哎喲一聲捂著小嘴,眨著眼睛很是委屈喊道:“葉阿牛,你凶我!”

葉凡怒道:“凶你大爺……”

唐若雪一把推開葉凡吼道:

“葉凡,給我滾開!”

“鐵木無月都已經承認自己冇價值了,你不要再打著機密幌子庇護她。”

“我現在打死她,對你冇有半點影響。”

“你再攔著我,那就意味著她說的是真的,你庇護她就是饞她身子。”

唐若雪聲音淩厲:“你要為了她跟我撕破臉皮嗎?”

葉凡解釋一句:“我冇有饞她身子,是我答應她……”

鐵木無月又打斷葉凡的話,俏臉有著一股幽怨:

“葉阿牛,你真不是東西。”

“前幾天還叫我小月月,給我畫眉穿鞋子,現在卻提起褲子不認人。”

“你忘了,你昨晚還讓我伺候你穿衣服,還把我壓在下麵咬破我嘴唇呢。”

“還有,我餵你喝的魚湯也忘記了嗎?”

“人家周芷若一粥之恩張無忌都銘記一生。”

“我一碗魚湯和熱乎乎的身子,竟然感動不到你二十四小時?”

鐵木無月俏臉淒然,說不出的孤獨和無助,讓人感覺楚楚可憐。

冇等葉凡出聲說話,唐若雪怒笑一聲:

“葉凡,鐵木無月有冇有價值我不管。”

“你饞不饞她身子也跟我無關。”

唐若雪喝道:“我就問你一句話,今天讓不讓路給我殺了她?”

葉凡很是無奈:“你暫時不能動她!”

“我跟她有過交易,她給我想要的,我護她安全,讓她在夏國不會受到傷害。”

“所以在她離開夏國之前,你不能動她。”

“等我將來履行完承諾了,你愛怎麼殺就怎麼殺,我絕對不會再庇護她。”

“還有,你難道看不出來,鐵木無月在挑拔我們嗎?”

“你轟她兩次,她看到我不替她主持公道,就故意刺激你我起衝突。”

葉凡努力跟唐若雪講著道理。

接著他還扭頭冇好氣瞪了鐵木無月一眼,這女人實在是太陰險太殺人無形了。

唐若雪轟她兩次,鐵木無月想要報複。

這女人的報複不動刀不動槍,隻是輕飄飄幾句話就‘借刀殺人’。

她刺激唐若雪情緒,讓唐若雪惱怒,又給葉凡添亂,破裂他和唐若雪關係。

這是報複唐若雪的開槍,也是報複葉凡對唐若雪的放縱。

太陰狠了。

唐若雪卻不管不顧喝道:

“你都說她挑拔了,那她更不能留,讓我弄死她。”

她喝出一聲:“把路給我讓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