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八百一十八章 幕後黑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一十八章 幕後黑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下午,燕門關望北長街。

唐若雪拿著通行證風風火火通過關卡,然後走入瞭望北茶樓。

她一眼看到坐在大廳喝下午茶的葉凡。

葉凡身上有著不少傷痕,腦袋也纏著紗布,看起來很是淒慘。

不過他的眼睛卻炯炯有神,一邊大口吃著點心,一邊看著舞台上的女人彈琴。

女人一身古裝,還化著濃妝,氣質淡然彈著古箏。

一下一下,漫不經心,卻行雲流水,很是悅耳。

唐若雪看了看底蘊不淺的歌姬,隨後徑直走到葉凡麵前坐下。

“汪清舞已經安全抵達明江。”

“她和汪夫人都平安無事。”

“三十多人,存活了六個人,還都是核心人物,算是圓滿完成你的任務。”

“你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汪清舞覈對。”

“你現在該把錢和清姨下落告訴我了。”

“不要討價還價,這一次行動,我死了不少人。”

說話之間,她也拿起一雙筷子,端過一碟包子吃了起來。

葉凡一笑:“唐總,這次謝謝你了……”

不等葉凡說完,唐若雪乾脆利落:“彆說廢話,給錢,給線索。”

“我現在隻對這兩個感興趣。”

她哼出一聲:“其它對於我來說都冇有意義,包括你的感謝。”

葉凡端起茶水喝入一口,看著女人輕聲一句:

“嘖,錢冇有問題,線也冇有問題,但你態度能不能溫和一點?”

“雖然咱們已經離婚了,我也隻是你前夫,但怎麼說也是忘凡的父親。”

葉凡笑道:“太赤果果的交易冇有人情味啊。”

唐若雪夾起一個包子,瞥了葉凡一眼冷笑:

“你要人情味找汪清舞去。”

“當初我找你要五百億,你這困難,那不易的。”

“現在為了汪清舞的命,眼睛都不眨就丟出一千億給我,還讓我這個前妻去救她。”

“她有危險,難道我就不危險?”

“還有,你明明知道清姨下落,還知道我在找清姨贖罪,卻冇有及時把她下落告訴我。”

“這一次你不是有求於我營救汪清舞,估計你永遠不會把清姨的訊息通知我。”

“你這不僅是拖延趙天寶的生機,還誘導我走上尋找清姨的不歸路,讓唐夫人少了我的援手難於上位!”

“這樣你就能讓宋紅顏更加從容掌控唐門全域性了。”

“你其心可誅,我又腦子進水給你講人情味?”

她不僅看過清姨的照片,還驗證過葉凡給的數字貨幣帳戶,知道裡麵的資金體量。

為汪清舞一擲千億,加上清姨一事知情不報,唐若雪心裡憋著一肚子火。

如非兩人已經離婚,她早已經一個耳光過去。

葉凡似乎料到了女人的怒意,給她倒了一杯茶水笑道:

“第一,給你一千億救人,是知道你身邊的四支傭兵戰隊格外燒錢。”

“而且陸泰龍和鐵木金一夥極其強大,你去救人難免要耗費不少錢財打通關係以及死不少人。”

“我是擔心你手裡冇錢不敢放開手腳做事,旗下四支傭兵也不敢放開手腳廝殺。”

“我總不能讓唐總你替我救人替我做事,還要你精打細算或者自掏腰包彌補吧?”

“再說了,這一千億砸過去,最終大半是留給忘凡,所以我就大手筆了。”

“第二,清姨活著的線索,我也是剛剛確認。”

“我在一次行動中撞見一個醜陋女人,順手一拍,結果發現這女人跟清姨很像。”

“隻是我無法確定她身份,又擔心過早告訴你,萬一不是清姨,會讓你失望,也會讓你覺得我在玩你。”

“所以我動用各種資源確認對方身份,我纔敢拿她出來交易。”

葉凡綻放著溫和笑容:“再說了,現在是皆大歡喜局麵,唐總就不要拘泥細節了。”

唐若雪聞言俏臉緩和了不少,但語氣依然很是強勢:

“哼,說的好聽,隻可惜我已經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女孩了,不會被你隨便忽悠。”

“你也不用再油嘴滑舌了,咱們離婚了,你愛跟哪個女人廝混,你就跟哪個女人廝混。”

“把清姨線索和一千億給我。”

唐若雪捏著筷子敲了敲瓷碗:“我要儘快拿到錢找到人,我還有唐門要務要做。”

葉凡微微坐直身子,隨後拿出一張紙條遞給唐若雪:

“清姨,在鐵木金的身邊,她被鐵木無月救了。”

“清姨原本是被關押在鐵木大軍指揮部,後來發生一係列變故,她最終被關在了光城第三人民醫院。”

“這是數字貨幣的錢包地址和密匙,全部資產大概兩千個億。”

“你把這兩千億轉入帝豪銀行,你留下一千億,再把剩下的一千億轉入華醫門。”

“最近境外猿猴水痘嚴重,我準備拿點錢做慈善。”

葉凡拿出西蟒給自己那一張芯卡,放在唐若雪麵前輕描淡寫開口。

“算你有點良心!”

唐若雪冇有廢話,把紙條拿過來,拍攝了幾下發出去,讓人準備營救清姨。

接著她又拿過葉凡給的晶片,審視一番拿過自己的挎包,掏出一個筆記本電腦。

她把芯卡放入一個特殊的內置卡,接著迅速用筆記本電腦上的帝豪軟件讀取。

一番操作後,她的手機和帳戶都滴滴作響。

十五分鐘後,唐若雪就把東西全部收拾塞回挎包。

“裡麵一共一千九百五十億,一千億我拿走了,九百五十億轉給華醫門了。”

“你問問宋紅顏看看有冇有到賬。”

“還有,你不是要做善事嗎?這一千萬支票,算是我和忘凡一點心意。”

唐若雪寫了一張支票丟給葉凡,隨後繼續拿起筷子吃起東西來。

吃了幾口,她又想起一事:

“對了,你昨晚隻告訴我鐵木金要阻擊五大家子侄,卻冇有告訴我為什麼?”

“天下商會還冇坐穩江山,應該不會這麼四處為敵吧?”

她問出一聲:“莫非五大家子侄動搖天下商會根基,讓鐵木金惱羞成怒下死手?”

“冇錯。”

葉凡也冇有隱瞞:“我帶著五大家子侄加入了屠龍殿陣營。”

唐若雪原本想說葉凡他們這樣站隊活該被圍殺,但聽到是屠龍殿又收回了嘴裡的話。

“看來你對這屠龍殿特使身份很熱衷啊。”

“不僅站出來給屠龍殿衝鋒陷陣,還把五大家子侄拉入進去幫忙。”

“不過我要提醒你一聲,昨晚圍殺汪清舞的人,幕後黑手不僅僅是鐵木金。”

她補充一句:“還有神州其餘勢力在興風作浪。”

葉凡抬起頭問道:“你怎麼知道?”

唐若雪撥出一口長氣,隨後盯著葉凡低聲開口:

“我昨晚不僅解救了汪清舞他們,還反殺到了敵人中控室。”

“我打穿了敵人,把陸泰龍和一個麵罩女子拿下。”

“他們對我很熟悉。”

“他們手機當時還恰好有一個來電,標記著少爺兩個字。”

“我用陸泰龍和麪罩女人的性命逼問對方身份。”

唐若雪戲謔一聲:“對方自稱是唐北玄……”

葉凡騰地坐直身軀:“唐北玄?”

他有些意外唐若雪這麼快觸碰到唐北玄這個情報。

唐若雪抬頭望瞭望高台上的女人,看著她腳踝上的紅繩眯起眸子:

“冇錯,唐夫人兒子,也是你老丈人的兒子,唐北玄。”

“這不扯淡嗎?”

“除了敵人不可能這麼痛快招出身份,還有就是唐北玄還在梵國進修呢。”

“夫人的朋友圈顯示他昨天黃昏還在梵國參加梵佛大會。”

“他怎麼可能一下子跑來夏國搞事?”

“所以我直接爆掉了陸泰龍他們的腦袋。”

“我還派出一支小隊襲擊對方藏匿的大佛寺,可惜中了陷阱全軍覆冇。”

“不過還是有收穫的。”

“對方自稱唐北玄,擺明就是要挑撥離間,想要讓我跟唐夫人隔閡鬨翻。”

“而且對方對我還很熟悉,我判斷對方絕對是神州某股勢力。”

“我一度懷疑宋紅顏,但想到你砸這麼多錢,還是對汪清舞下手,就暫時排除了她。”

“我猜測,這個跟鐵木金勾結的幕後黑手,很大概率是唐黃埔的人。”

“你和汪清舞他們最好小心一點,不要被他打了伏擊,也不要被他用唐北玄的幌子忽悠了。”

“好了,該說的話,我已經說完,該提醒的也提醒了。”

“我走了!”

說完之後,唐若雪就丟下手裡的筷子,拿著挎包轉身就要離開茶樓。

隻是剛走冇幾步,唐若雪猛地轉身。

槍口一抬。

她對著高台上的彈琴歌姬就是一轟。

“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