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 做對亡命鴛鴦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 做對亡命鴛鴦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初葉凡從廚房雨水井道爬上來對廚房下毒,讓鐵木無月一個加強團全部中毒倒下。

鐵木無月查出葉凡摸上來的通道就直接封掉。

鐵木無月是做夢都冇想到,自己將來有一天需要用到它。

“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葉凡很快想通其中緣故,冇好氣拍了女人小臀一下,隨後又一把拉住她火速撤離。

鐵木無月白了葉凡一眼,卻也冇有計較,左手一槍,打爆燃氣管道,讓廚房炸開騰昇大火。

在燃氣管道砰砰砰炸開冒出濃煙和火焰時,葉凡拉著鐵木無月向後山奔行。

沈家堡地道雖然不少,但葉凡冇有再冒險找其餘通道,免得又找到鐵木無月封堵的地方。

那樣一來,兩人就失去逃竄機會,會被幾千鐵木戰兵層層包圍。

“他們在這裡!”

葉凡和鐵木無月剛剛跳出後院向後山跑去,前方就有圍堵過來的鐵木戰兵。

在他們發現獵物一樣指著葉凡和鐵木無月吼叫時,葉凡又按鐵木無月的身子彈射出去。

他砰一聲撞入敵人的人群中。

他輕飄飄的就像是一陣風。

可是人群被他一撞,六名鐵木戰兵頓時跌飛。

接著葉凡又是左手一掃,又掃飛了五名敵人的武器。

剩下的五名敵人麵對葉凡的進攻,隻能拔刀一橫,攔在身前,希望能阻上一阻。

這樣就能拖延到同伴過來。

葉凡手臂一探,壓下五把軍刀後,直接拍向其中一人胸口。

一掌擊中,對手鮮血狂噴,淩空飛起,重重摔飛在地麵上。

當場斃命。

這個空擋,葉凡已經抓住他的刀,猛地一揮。

一道光芒掠過,四人揮刀橫檔卻是胸口濺血倒地。

“砰!”

就當葉凡要繼續跑路時,後麵三名鐵木槍手趕赴。

他們對著葉凡扣動扳機。

彈頭傾瀉,葉凡冇有躲避,隻是反手一射,脫手的軍刀擋下了鐵木槍手的子彈。

接著身影一閃,又到了他們麵前,砰砰砰三拳打爆他們腦袋。

鐵木無月也抓起雙槍點射後麵追兵。

“死!”

就在這時,一道金色人影一閃而逝,像是魅影一樣到了葉凡麵前。

他人在半空,兩腿在半空連連踢出,全部擊向葉凡要害處。

葉凡看到對方眼皮一跳,隨後哈哈大笑:

“好熟悉的氣息!”

“金衣老頭,你就是當初沈家堡一戰時,一直保護鐵木無月那個人嗎?”

“我還以為你是鐵木無月的人,冇想到你是鐵木金的走狗。”

葉凡大笑著不退反進迎戰上去:“今天,殺了你這老頭,再斷鐵木金一臂。”

鐵木無月扭頭看到金衣老者臉色一變:“葉阿牛小心!”

顯然她清楚金衣老者的實力。

“砰砰砰!”

在她的示警中,葉凡和金衣老者拳腳在半空中相擊,發出一連串刺耳聲響。

兩人打得很是激烈,但是每一次碰撞,葉凡臉色都沉一分,心血也不斷翻滾。

他原本就已經被黑衣老頭打傷,還動用了三發屠龍之術,剛纔又來回激戰殺了幾百人,實力大幅度下降。

所以麵對金衣老者這種養精蓄銳的傢夥感覺有點吃力。

不過葉凡還是放手一戰,同時等待機會給對方來兩道屠龍之術。

“砰!”

隨著最後一次撞擊,金衣老頭悶哼一聲,退出四五米,嘴角流淌出一抹鮮血。

葉凡也是嗖一聲跌飛,翻出幾個跟鬥也掉落在地。

冇等葉凡喘息,金衣老頭就衝了上來,一記鞭腿抽了過去。

“金布衣,彆動葉阿牛!”

就在葉阿牛準備動用屠龍之術時,鐵木無月橫移了過來。

她抬起一腳擋住金衣老頭的攻擊。

隻是整個人也晃動了兩下,後退了三步,嘴角流淌出鮮血。

金衣老者則後退一步。

葉凡上前一步護住鐵木無月:“你不是他對手,快退下。”

鐵木無月冇有後退,站回葉凡身邊喝道:

“金老,你我主仆多年,不是家人勝似家人。”

“這些年我給了你多少好處,彆人不清楚,你難道還不清楚嗎?”

“你整個村的人,我都給足了利益,就連你村裡的狗,也做警犬吃了官糧。”

“你爺爺的百歲大壽、你父親的風光大葬、你侄女她們的淩辱公道,哪一件不是我給的恩惠?”

“我待你不薄,高抬貴手,給一條路,我欠你一個人情。”

她喝出一聲:“你該清楚,我鐵木無月的人情何等珍貴。”

金布衣看著鐵木無月眼神掙紮,隨後喝叫一聲:

“小姐,對不起,職責所在!”

說完之後,他身子一縱,向鐵木無月衝過去。

鐵木無月眼神一冷,對著金布衣砰砰砰扣動了扳機。

四顆彈頭向金布衣轟了過去。

金布衣扭動了幾下,避開了四顆彈頭,閃到鐵木無月麵前。

雙拳一齊轟出!

鐵木無月無法再開槍,隻能嬌喝一聲,也是雙拳衝出。

葉凡也探出一手拍了過去。

三人瞬間碰撞。

葉凡和鐵木無月正要湧出全力對抗金布衣的蠻橫力道。

但下一秒,卻見金布衣悶哼一聲,雙手抖動。

“砰!”

金布衣直挺挺地倒飛出十幾米,還把後麵湧來的幾十名鐵木戰兵撞翻。

倒地之後,金布衣還冇就此停止,又向後滾出了十幾米撞飛幾人才停下。

接著他努力掙紮起來,卻是撲的一聲,吐出一大口血。

鐵木高手忙衝過去連連喊道:“金老,金老!”

葉凡和鐵木無月一愣,齊齊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

好像還冇用力啊?

“走!”

鐵木無月很快反應了過來,拉著葉凡繼續向後山衝去。

鐵木大軍見狀再度怒吼追擊。

五分鐘後,葉凡看了看四周,臉色突然大變:

“鐵木無月,我們要完犢子了!”

鐵木無月就著鐵木大軍遠遠射來的燈光掃視,看到這道路儘頭當即也說不出話來。

他們竟然被敵人迫到了沈家堡的懸崖上。

懸崖下麵一條不見其影隻聽其聲的滔滔江河。

敵人越來越近,有幾名前鋒已經殺至眼前。

看到密密麻麻的荷槍實彈敵人,鐵木無月收斂沮喪情緒,隨後貼著葉凡把衣衫綁在一起。

“生有何歡,死又何哀?”

“窮途末路,那咱們就做一對亡命鴛鴦吧。”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說完之後,她一把咬住葉凡的嘴唇,雙腳一縱抱著葉凡彈射出去。

“嗖!”

兩人直墜懸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