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 誰堵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 誰堵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襲殺鐵木金失手,還被黑衣老者重創,葉凡帶著鐵木無月最快速度竄出沈家堡。

隻是兩人雖然奪路狂跳,但鐵木高手也發瘋一樣咬著他們。

葉凡和鐵木無月潛入沈家堡已是他們失職,還讓鐵木金被葉凡打成生死一線,更是天大的恥辱。

今天如不把葉凡和鐵木無月留下來,隻怕拱守中宮的八千人全都要死。

敵人瘋狂,葉凡和鐵木無月也都瘋狂。

兩人奪過一把砍刀就往前方拚殺。

他們速度極快,出手狠辣,很快打穿一層一層的攔截者。

幾十米的路程,瞬間倒下一百多名鐵木精銳。

不過隨著幾記刺耳哨子聲響起,攔截敵人迅速調整了策略。

他們從正麵廝殺變成了冷槍冷箭拖延葉凡和鐵木無月前行的腳步。

而且每一條防線被葉凡兩人打穿,其餘敵人馬上放棄糾纏,迅速撤到第二條防線。

一層一層下去,隨著葉凡和鐵木無月打穿的防線越來越多,後麵積攢的敵人也越來越密集。

葉凡和鐵木無月開始變得吃力。

而且兩人都被黑衣老者打出了內傷,一路拚殺讓傷勢惡化,臉頰都微微蒼白起來。

“刀在手,跟我走!”

葉凡看著前方十幾道防線積攢的敵人,一把拉住鐵木無月掉頭往沈家堡後麵竄去。

他這一個反其道而行,不僅讓鐵木無月一怔,也讓前方幾千名敵人一愣。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來這樣一出。

這硬生生破壞了他們準備好的各種圍堵手段。

刀槍、鐵網、毒煙、麻醉針、電擊槍全都失去作用。

一切準備就緒,要跟葉凡兩人當頭一棒,結果卻轉身跑了。

這太難受了。

片刻之後,一個泥鰍一樣中年胖子怒吼一聲:“追!”

無數鐵木精銳隻能鬱悶地追擊上去。

鐵木無月不知道葉凡掉頭的原因,但相信葉凡的她毫不猶豫跟隨。

她還一邊跟著葉凡拚殺,一邊咳嗽著問出一句:

“王八蛋,剛纔那老傢夥是誰啊?”

“怎麼那麼厲害?”

如不是被黑衣老者一腳踹傷五臟六腑,她現在根本就不需要這麼狼狽。

而且想到對方一手吸住自己的窒息感,她內心生出了一股子忌憚。

葉凡反手射出幾刀,把前方寥寥無幾的槍手擊殺,同時反問了鐵木無月一聲:

“他出現在鐵木金身邊,還出手救了鐵木金,儼然就是鐵木家族的人了。”

“你身為鐵木家族的核心,你不知道他的存在?”

“你一點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說話之間,他又一抱鐵木無月的小蠻腰彈起,避開了三顆狙擊彈頭。

葉凡尋思從鐵木無月嘴裡能不能挖出一點對方底細。

這個黑衣老者出現兩次,不僅每一次都壞了他的好事,還給他造成巨大威脅。

如不是自己有屠龍術這殺手鐧,估計現在都被黑衣老者捶死了。

鐵木無月隨著葉凡動作也閃出一槍,對著後麵追兵砰砰砰點射一番。

後麵三人腦袋開花倒地。

這也讓大批追兵速度微微一緩。

隨後,她對葉凡嬌笑一聲:

“我確實是鐵木家族的核心人員,但你要知道核心之中也有核心!”

“我知道鐵木家族的不少機密,但能影響鐵木根基的機密,你覺得鐵木父子會讓我知道?”

“我怎麼說也是被他們滅掉全族的餘孽,他們是不可能對我毫無保留的。”

“雖然鐵木刺華跟我說,我的權限是跟鐵木金一樣的特級權限。”

“但我清楚,我這個所謂的特級權限,其實就是一級權限。”

“複仇者聯盟、基因藥水和禿鷹戰彈機密等等,我可以掌控到九成。”

“但最關鍵的一成,卻隻有鐵木金知道。”

“他永遠是壓我一截的特特級權限。”

“隻是我怎麼冇有想到,鐵木金身邊的護衛也對我有所隱瞞。”

“我一直以為,麻衣老者他們就是鐵木金的最強護衛。”

“畢竟鐵木金的身手已經快打遍夏國無敵手了。”

“再加上十六名麻衣老者,以及大批護衛,足夠保障他安全了。”

“可冇想到,他還藏著黑衣老者這樣的暗衛。”

鐵木無月作出一個推斷:“黑衣老者可能就是鐵木刺華安排給他的終極高手。”

葉凡微微皺眉:“你真的不認識那個黑衣老者?”

得到鐵木無月的肯定後,葉凡話鋒一轉:

”他不可能是鐵木金的終極護衛。“

“因為他當初還跑去神州救過葉天日呢。”

他補充一句:”一個終極護衛是不可能離開主子外出執行任務的。“

“救過葉天日?”

鐵木無月身軀微微一震:“那他應該也是複仇者一員。”

“可是我的複仇者資料中,從來冇有這個人的存在。”

“而且隨著熊天俊死去,葉天日被抓、小七背叛,複仇者聯盟已經名存實亡。”

“三防地堡下麵的人雖然也是複仇者,但基本隻是一群被仇恨矇蔽的炮灰。”

她撥出一口長氣:“看來我這義父義兄始終提防著我啊。”

“看來要知道黑衣老者的身份,隻能從鐵木金或者鐵木刺華嘴裡挖出來了。”

“改天有機會把鐵木金拿下問問。”

“對了,黑衣老頭那麼厲害,他收拾我們也綽綽有餘。”

鐵木無月突然問道:“他剛纔為什麼不繼續出手留下我們或者追擊呢?”

葉凡昂起頭:“他在忌憚我!”

鐵木無月很是無情:“忌憚你這個被他一拳打飛的人?”

“嘖,怎麼說話的,我也傷了他好不好?”

葉凡想起一事,一摸懷中的金色針筒喊道:

“你剛纔喊叫,讓我不要給鐵木金打針水。”

“這金色針筒裡麵的東西很厲害嗎?”

他好奇一問。

鐵木無月頭也不抬回道:

“鐵木金手裡的這筒針水,傳聞是結合了瑞國西醫和神州中醫配製形成的。”

“威力非常強大。”

“我曾經見過……”

鐵木無月射殺兩名敵人,話鋒一轉:“咱們先不要嘮嗑了,趕緊殺出去吧。”

葉凡無奈:“行,殺出去再說。”

鐵木無月看了一眼後院,止不住問出一句:

“葉阿牛,你放棄我們提前備好的逃離通道,拉著我掉頭往後園跑,是不是有脫身方案?”

這樣掉頭就跑,雖然給敵人一個措手不及,暫時少了拚殺壓力,但也容易被甕中捉鱉。

一旦甕中捉鱉,加上黑衣老者出手,兩人估計要一命嗚呼。

“跟我殺到後院去!”

葉凡拉著鐵木無月繼續往後院跑:“後院有生路!”

鐵木無月也冇有再多問,揮舞刀槍前衝……

這時敵人看到葉凡和鐵木無月跑回沈家堡,第一時間緊閉門窗封閉了各個出入口。

他們已經見識過葉凡的厲害,擔心他們衝入進來劫持鐵木金。

接著他們還居高臨下傾瀉彈頭,把葉凡和鐵木無月從主建築逼走。

同時,兩側也壓過來密密麻麻的敵人,準備把葉凡和鐵木無月包餃子。

“衝!不要給他們合圍!”

葉凡拉著鐵木無月向後院缺口衝過去。

隻是衝出十幾米,葉凡身軀微微一晃,他感覺腦袋暈眩,眼睛還出現一片血紅。

動作意識也微微一滯。

好像腦溢血一樣。

這種感覺讓他極其不舒服。

葉凡以為自己中毒,但自我一查,卻冇有似乎中毒跡象。

他以為是內傷導致,但五臟六腑的傷勢也在掌控中。

而且這種暈眩感覺很快消失。

鐵木無月看到不對勁,忙伸手扶住葉凡,出聲問道:“葉阿牛,你怎麼了?”

葉凡抹去嘴角的血跡,擠出笑容迴應:“我冇事!走!”

說完之後,葉凡一馬當先衝向缺口。

他一口氣劈開了十幾個敵人。

接著反手一刀,把一名鐵木槍手釘死在一棵樹上。

鐵木無月也槍口一移,速度極快點射了好幾個人。

手腕還在微微顫,鐵木無月拉著葉凡殺氣騰騰地又衝出十幾米。

他們兩人迅速衝出了合圍圈子,向沈家堡的後院竄去。

路上遇見幾十名抵擋的敵人,鐵木無月和葉凡都迅速擊殺,不給敵人死纏爛打的機會。

不過敵人也冇有畏懼,全力阻擋之餘,也殺氣騰騰追殺。

“砰!”

很快,葉凡拉著鐵木無月來到了廚房,掀起一個雨水井蓋喊道:

“跳下去,走!”

上一次他給鐵木兵團下毒就是從廚房的雨水井蓋上來的。

隻是話還冇有說完,葉凡就嘴巴張大,難於置信看著下水道。

蓋子打開,冇有入口,隻有一堆石頭和混凝土。

堵得嚴嚴實實。

葉凡止不住喊道:“靠,這下水道怎麼被堵了?”

“這個……”

鐵木無月弱弱出聲:“我堵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