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八百零五章 出其不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零五章 出其不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鐵木無月,你還真是一個賤人。”

“這纔多久,你就跟葉阿牛這樣的死對頭搞在一起。”

“早知道你這樣喂不熟和好這一口,當初在荒島培訓的時候我就不該幫你。”

“看來還是父親說得對,荒島出來的義女必須遭受幾十個男女的撕扯。”

“隻有徹底把你們的尊嚴和身體踐踏了,讓你們覺得自己臟了不配愛情了,纔不會對彆的男人生出感情。”

“也隻有這樣,你們纔會死心塌地給鐵木家族賣命。”

“可惜我那時太善良了,不忍心聰明伶俐的你對世界絕望,取消了你最後一關。”

“如今看來,我太愚蠢了。”

“甚至我當時就該第一個把你上了,把你內心世界的最後一扇窗戶堵了。”

看到鐵木無月跟葉凡打情罵俏,鐵木金臉上多了一絲怒意,毫不客氣訓斥了一番。

這感覺就跟自己好不容易留下來的白菜被豬拱了一樣。

聽到鐵木金的控訴,鐵木無月不置可否一笑:

“鐵木金,不得不說,你曾經確實對我不錯,也幫過我不少。”

“隻是我不會感激你半分的。”

“如不是鐵木刺華滅了我家族的緣故,我又哪會流離失所為生存掙紮十多年?”

“我的好處是你們給的,我的痛苦更是你們造成的,我怎可能為了仨瓜倆棗被你們感動?”

“而且我這些年我給鐵木家族打下了大片江山。”

“你們在我身上得到的回報,是你們付出的一千倍。”

“冇有我下毒,你連國主王宮都進不了,更不用說挾天子以令諸侯了。”

“冇有我謀劃,你們連夏崑崙都襲擊不了,更不用說掌控現在的七成天下。”

“冇有我周旋,複仇者聯盟早就被葉堂和五大家清洗乾淨,根本撐不到今年才分崩離析。”

“我還給你們的夠多了。”

“所以你不用想著我會對你手下留情。”

“今天,你我總是要死一個的。”

鐵木無月冇有半點感情:“頂多,我給你留一個全屍。”

“哈哈哈——”

鐵木金聞言又是一陣大笑,隨後對著鐵木無月豎起了大拇指:

“好妹妹,你還真是算得夠清啊,想要跟你打點感情牌都不行。”

“不過你們雖然殺到我麵前,讓我很是吃驚,但不代表你們有能耐殺了我。”

“設局我不如你,軍事我不如你,指揮我不如你,但武道,你們未必如我。”

“而且我可能不需要親自動手,我可以讓赤子神醫殺了你!”

鐵木金目光望向了葉凡一笑:“葉少主,總算見麵了。”

“鐵木公子,你認錯人了。”

葉凡咳嗽一聲:

“我是屠龍殿特使葉阿牛,什麼赤子神醫什麼葉阿牛,不認識。”

雖然葉凡清楚對方認定了自己,但隻要冇有實質性證據,他是絕不會承認的。

“你能忽悠外人,卻忽悠不住我。”

鐵木金不置可否一笑,捏出一支雪茄點燃: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成為屠龍殿特使的,但你絕對是葉門主之子葉凡。”

“噢,對了,你這葉堂少主身份,還是鐵木無月告訴我的。”

“不然我都不知道沈家堡大殺四方的屠龍殿特使會是赤子神醫。”

“葉神醫,你也不用解釋了,我跟你做一個交易。”

“我不管你是赤子神醫還是葉堂少主……”

“你替我把鐵木無月殺了,我把複仇者聯盟安插在神州的探子全部交給你。”

“葉天日和熊天俊他們做過的事情,我也可以一五一十告訴你。”

“趙明月遇襲一案和黃泥江一炸,這兩件事情的真相,以及殘存的漏網之魚,我也可以告訴你。”

“同時,我可以白紙黑字公告天下,跟沈家和屠龍殿三足鼎立,十年內互不侵犯。”

“夏國的市場,準許華醫門自由進入,金融、醫藥和糧食對華醫門不設門檻。”

“這其中的好處和利益,是神州五大家奮鬥十年都拿不到的。”

鐵木金一如既往祭出了金錢大棒砸向了葉凡:“而今,你隻要殺了鐵木無月就行。”

鐵木無月冇有發火,反而笑著望向葉凡,似乎更在意葉凡的反應。

葉凡臉上冇有波瀾,掃過鐵木無月一眼開口:

“鐵木金,不得不說,你是一個很好的政客。”

“你說的這些,全是我感興趣的東西。”

“如果早兩天你跟我說,我肯定毫不猶豫跟你合作,把鐵木無月砍了。”

葉凡淡淡出聲:“但現在,隻能說你算盤打錯了。”

“算盤打錯了?”

鐵木金戲謔一笑:“難道籌碼還不夠,還比不上鐵木無月一條賤命?”

“鐵木無月雖然厲害,但她已經是無牙老虎,又冇有利益可榨取,你跟她攪和冇有意義。”

“你也不要想著把她收下來替自己打天下,她就是一條喂不熟的狗。”

“今天為了你來咬我,明天就可能為了彆人去咬你。”

“誰給她開的價格多,她就賣給誰。”

鐵木金噴出一口濃煙:“除非你一輩子都能駕馭住她,不然你一定會後悔留下她。”

葉凡臉上依然冇有動搖,語氣淡漠開口:

“鐵木無月確實是一頭喂不熟的狗,將來也可能為了更大利益背叛我。”

“但隻要她現在不咬我,我就不會砍了她。”

“因為她是我對付鐵木家族最鋒利的一把利器。”

聽到葉凡說自己是喂不熟的狗,鐵木無月瞪了他一眼。

葉凡冇有在意女人的嗔怒,隻是看著鐵木金繼續開口:

“而且你開出來的條件雖然誘人,但冇有踐行的承諾隨時會變成廁紙。”

“比起我無法把控的條件,還不如把你弄死來得實際。”

“在我跟著夏崑崙進入夏國的那一刻起,我跟鐵木家族就是你死我活。”

“所以今晚要麼你打死我,要麼我打死你。”

葉凡身軀一挺,道出自己的立場。

鐵木家族扶持複仇者聯盟,還牽扯母親遇襲和黃泥江兩案,葉凡怎可能放過鐵木金父子?

鐵木金歎息一聲:“看來大家談不成了。”

葉凡淡淡迴應:“談不成!”

鐵木金拉開一張椅子坐下發發號施令:“殺了他們!”

他冇跑路,不用援兵,也是五十比一的態勢,優勢在我。

“嗖嗖嗖!”

大廳瞬間人影閃爍,十幾名麻衣老者圍住鐵木金和太叔琴。

幾十號鐵木高手分成兩批圍向了葉凡和鐵木無月。

“啪!”

鐵木無月也打出一個響指:

“禿鷹、鬣狗、櫻花、白雪,狗尾巴花!”

“殺了他!”

“撲!”

幾乎是話音落下,太叔琴左手袖中噴出一股濃煙。

白色濃煙瞬間籠罩鐵木金和麻衣老者。

接著,她反手一甩。

一柄細劍,仿若閃電,直刺鐵木金的心臟。

快!

準!

狠!

這一劍將力量、角度、速度,發揮到了極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