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八百零四章 記得給我畫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零四章 記得給我畫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拿下薛無蹤後,葉凡也迅速讓鐵刺他們拿下薛清幽。

他和鐵木無月冇有停歇,威逼利誘一番讓薛無蹤和薛清幽發出了兩個指令。

一個是向兩萬薛氏大軍告知,他們父女和幕僚雖然遭受襲擊,但經曆一番激戰已經脫身。

他們一行人正撤往光城。

第二個指令則是通告兩萬薛氏大軍不惜代價進駐光城。

鐵木私兵和其餘戰區戰兵都能去城裡吃香喝辣,憑什麼他們薛氏大軍要在郊外喂蚊子?

薛氏大軍為鐵木金犧牲了十萬人,理由享受更好地待遇,而不是被冷落和丟棄。

還有,薛氏大軍明天就要開拔武城了,怎麼也要進城裡吃頓好的,不然漫漫長路太難熬了。

最重要的一點,六千多名薛氏傷員隻有城裡有條件治療,留在郊外營地幾近等死。

這兩個指令一出,原本就充滿憋屈和不甘的薛氏大軍,馬上浩浩蕩蕩向光城開拔過去。

一時之間,幾條通往光城的主乾道上,擠滿了大卡車、皮卡車和摩托車。

這麼多人逼近光城,頓時讓守城的五萬鐵木大軍緊張起來。

昨晚鐵木大軍被人轟炸一番,到現在還冇有徹底緩解過來,而且城裡已經人滿為患。

加上他們也冇有接到鐵木金的指令。

所有鐵木守軍馬上拒絕薛氏大軍進駐。

薛氏大軍也拿出薛無蹤的指令,理直氣壯必須進城,還警告鐵木大軍不要讓英雄流血又流淚。

雙方很快爭吵起來,接著大打出手,相互發泄著怒氣。

幾個城門口很快混亂不堪。

趁著這個空檔,葉凡和鐵木無月迅速混入了光城。

接著鐵木無月又拿出鐵刺留下的潛伏名單,給幾十名沈家探子安排了各自任務。

很快,在光城各大城門口的拳腳相交變成槍炮轟鳴時,駐守在城內幾十個地方的鐵木營地突然響起哨聲。

每一個營地都是哨聲不斷,不僅刺耳無比,還讓人心浮氣躁。

間接著,又是一連串的發狂怒吼,以及砰砰砰的槍聲響起。

坐在車裡的葉凡通過各方監控清晰看到——

正在各個營地休整和緩衝的鐵木大軍,聽到哨聲和狂吼後全部衝出營帳。

接著,幾十個營地全部炸鍋了。

鐵木大軍一個個全都紅了眼睛,拿著武器相互怒吼殘殺起來。

十幾個戰官下意識要阻攔和製止,結果卻被早有積怨的下屬毫不留情亂槍打死。

戰兵跟戰兵之間的恩怨,戰兵對直屬戰官的不滿,兩個戰區之間的舊恨,全部爆發。

一時之間,殺喊陣陣,槍聲不斷,怨氣、怒氣和戾氣,儘情發泄。

“報!”

“薛氏營地遭受攻擊,薛無蹤父女和親衛不知所蹤!”

“報!”

“薛氏兩萬大軍開始武力攻城,喊著今晚要麼進城,要麼死在城門口!”

“報!”

“三十個營地發生營嘯,各大營地戰兵打成一團,幾十個戰官被下屬當場擊殺!”

此刻,沈家堡的大廳,一個個鐵木探子衝入進來,對著鐵木金焦急彙報外麵情況。

“什麼?各大營地發生營嘯?”

鐵木金聽到薛無蹤父女被轟擊以及薛氏進城兩件事,臉上冇有太多情緒起伏。

對於他來說,薛無蹤父女就剩下血洗武城的價值了。

但聽到三十個營地發生營嘯,鐵木金就一拍桌子站起來,臉上有著說不出的震驚。

接著他對太叔琴吼道:“把各大營地監控給我調過來。”

太叔琴迅速動作。

很快,幾十個營地畫麵呈現在鐵木金麵前。

每個營地的戰官大營都被掀翻。

戰兵大打出手,輕則拳腳相對,重則刀槍齊下。

死傷不少。

“好一招營嘯戰術!”

鐵木金見狀獰笑不已:

“鐵木無月,你還真是一個戰術天才。”

“好妹妹,還真是我的好妹妹,一招比一招狠啊。”

“你這已經不是要我高抬貴手放過你,而是你要把我鐵木金趕儘殺絕了。”

鐵木金看到這些情報,不用追查也知道是鐵木無月的手筆。

隻要好妹妹能夠掐著鐵木大軍的缺陷四兩撥千斤捅刀子。

營嘯是指戰兵們遭受高壓,神經繃緊時,突然自己做噩夢或者被外界刺激,不受控製地呼喊或者是發狂。

這會讓整個營地變得非常混亂,繼而打著法不責眾的念頭,發泄上下級和同伴之間的昔日怨恨。

鐵木大軍昨晚大敗,死傷十幾萬人,正是情緒崩潰邊緣,被哨子聲和槍聲一刺激,也就瘋狂起來。

眼前這幾十個營地的混亂和瘋狂,冇有三五個小時是難於平息下來。

太叔琴臉上有著一絲無奈:“公子,我早上提醒過你。”

“三十萬不同陣營的戰兵,隨便分成幾十個營地安頓,每一個都是萬人營地。”

“這完全違背了鐵木無月當初製定敗兵千人一營地的規矩。”

“她曾說過,剛剛吃了敗仗的戰兵,絕對要儘量分割駐紮,每個營地不能超過一千敗兵。”

“因為敗兵越多,彙總的怨氣越大,彼此之間的磕磕碰碰也會因為人多而變多。”

“千人營地,幾個戰官就能安撫。”

“一萬人的營地,一百個戰官都壓製不了。”

“而且鐵木無月是絕對不會讓三十萬大軍入城,她隻會讓這些人儘量分散在郊外。”

“不然一亂,就是全城大亂。”

“可惜公子你為了省錢,也為了安撫各區戰兵,硬生生把三十萬人放進來,還把他們變成萬人火藥桶。”

太叔琴很是遺憾鐵木金把一手好牌打爛:“這就註定要焦頭爛額。”

鐵木金淡淡開口:“是我疏忽了,不,是我冇想到鐵木無月這麼絕情。”

太叔琴低聲一句:“公子,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你去安排兩件事。”

鐵木金看看外麵的天空,臉上恢複了幾分冷冽:

“第一,就說我同意薛氏大軍進駐城內,但需要他們安排一批代表來談判。”

“談一談怎麼安頓兩萬人,談一談他們要駐紮什麼地方。”

“拖一拖時間,把他們怒氣緩和下來。”

“然後告訴薛氏代表,光城實在冇地方了,但可以給他們車子和專列。”

“讓他們前去武城駐紮。”

“裡麵的地盤、錢、女人,全屬於他們的。”

“第二,讓剛重新組建的直升機大隊出動,給我往三十個營地傾瀉西不落留下的迷藥。”

“讓這幾十萬人好好給我安靜下來。”

“同時,派出能夠代錶王室和武元甲的金衣戰隊,拿著國主獎勵給我的王戒,前去接管各大營地。”

他聲音一沉:“該殺的殺,該抓的抓,必須一個小時內平息營嘯。”

“明白!”

太叔琴連連點頭,隨後很快把指令傳了出去。

冇過多久,她就折了回來:“公子,命令已經發出去了,不過我建議你也要轉移。”

鐵木金淡淡開口:“為什麼?”

太叔琴深深呼吸一口氣,隨後壓低聲音迴應:

“薛氏城門衝突,各大營地營嘯,這說明,鐵木無月殺回光城了。”

“這兩件事情雖然看似嚴重,但如果冇有下一步動作,它們終究是可以控製和化解的。”

“也許會製造混亂,也許會死一些人,但對大局不會有太大影響。”

“鐵木無月做事從來就不是衝著六十分。”

“她要麼不做,要做就是全力一百分。”

“所以薛氏衝突和大軍營嘯隻是煙霧彈,隻是她混水摸魚的機會。”

“她肯定又更深層次的目的。”

“現在整個光城,能讓鐵木無月看得上眼的戰績,那就是公子的人頭。”

“而且鐵木無月向來講究先下手為強。”

“鐵木家族遲早要追殺她,她也就會提前扼殺危險。”

“鐵木無月屬於開車撞了你,感覺你會不死不休,她就會放棄跑路,轉而加大油門撞死你或捅死你的人。”

她扭頭望向了門口:“我感覺,鐵木無月來了!”

“不愧是我昔日最親信的人,對我真是瞭如指掌!”

幾乎是太叔琴話音落下,接著一道修長身影就從城堡上方落下。

人在半空,一把扇子已經打開。

嗖嗖嗖的毒針飛射中,十幾名鐵木槍手慘叫著從製高點摔出來。

接著砰的一聲,一個白衣女人落在了一張大理石桌上麵。

笑容恬淡,從容不迫,又帶著一股難於言語的危險。

正是鐵木無月。

“砰砰砰!”

同一時刻,葉凡也從大門上方落了下來,把湧入進來的十幾名鐵木戰兵全部掀翻。

他還反手一拍,城堡千斤鋼門頓時落下堵住了出入口。

“葉阿牛,我這一招富貴險中求走對了吧?”

鐵木無月看著葉凡綻放千嬌百媚笑容:

“記得,回去要給我畫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