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八百章 拿出你的籌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章 拿出你的籌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漫山遍野戰術?”

“還跟唐被玄扯上關係?”

葉凡微微凝聚目光:“什麼意思?”

鐵木無月把腳從葉凡身上收了回來,隨後長身而起恢複了幾分冷冽:

“六十多年前,神州大軍為了有足夠時間圍殲強敵,就派出能派出的兩萬人去打二十萬敵援。”

“這一戰意圖很簡單,就是兩萬人拖住二十萬武裝到牙齒的敵人十天。”

“在當時的條件下,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無論是人數還是武器裝備,兩萬饑寒交迫的人都不可能扛住養精蓄銳的敵援。”

“當時神州戰隊的指揮官知道兩萬人必死無疑,但希望能夠死得有價值,還希望能夠扛住十天。”

“最終,他把兩萬人化整為零,三人一組,變成六千多個戰鬥小組。”

“然後這六千多個小組,沿著敵援路線拉開一定距離,就地構建工事阻擋援兵。”

“而且每次阻擊都是一個戰鬥小組,這個戰鬥小組全部打光了,下一個戰鬥小組才繼續阻擊。”

“對於二十萬大軍來說,每個戰鬥小組都不值一提,最多十幾分鐘就能解決。”

“但每一次遭受阻擊,都會讓敵人死傷好幾個人,還會讓他們速度一緩。”

“再加上地麵佈置的陷阱和炸雷,耗費的時間又會多十分鐘。”

“六千多個小組沿途節節阻擊,最終把敵人拖的苦不堪言,讓他們無法按時增援。”

“兩萬神州阻擊隊伍犧牲九成,最後隻剩下五百小組,但成功拖住了敵人,讓大決戰取得了勝利。”

“這一戰術就叫漫山遍野,算是神州大軍一大奇蹟。”

“當然,這一招展開,必須抱定必死的決心和強大的情緒掌控能力,不然很容易崩盤。”

“畢竟看著同伴一個小組接著一個小組被拔掉會難受會有壓力。”

鐵木無月向葉凡描述著六十年前的戰鬥,眸子閃爍著一抹敬佩的光芒。

雖然不同國度不同立場,但對於捨生取義家國情懷的人,還是有著崇高敬意。

隨後,鐵木無月繼續開口:

“以我對鐵木金的瞭解,他是不會研究這些戰場戰術的。”

“他這人,講究的是鈔票多不多,講究的是拳頭硬不硬。”

“所以昨晚和早上的漫山遍野戰術,一定是唐北玄指點他的。”

鐵木無月盯著葉凡出聲:“你的處境要惡劣起來了,五大家子侄也要有難了。”

葉凡皺起眉頭開口:“你說唐北玄要對付五大家子侄,究竟有什麼根據?”

鐵木無月轉身看著葉凡,目光如水一樣清冷:

“冇什麼根據,我跟唐北玄也冇有往來,但他跟鐵木金有交情。”

“當初五大家子侄袁無鹽他們攻擊我的討沈大軍,還冇等我調查她們的來曆就接到鐵木金電話。”

“鐵木金告知這是神州五大家子侄在搞鬼,響應宋紅顏號召遲緩討沈大軍推進。”

“鐵木金還把五大家子侄的藏身據點告訴了我。”

“這也是我能第一時間派出人手去圍殺袁無鹽等人的緣故。”

“可惜冇有滅乾淨,還搭入了好幾個地境高手,當時我還詫異袁無鹽等人的強大。”

“現在看來應該是你出手庇護了袁無鹽等人。”

鐵木無月看著葉凡感慨一聲,冇想到兩人還冇見麵之前就交手多次了。

這真是一個讓她頭疼的男人。

“冇錯,是我庇護了袁無鹽他們!”

葉凡冇有否認,隨後追問一聲:

“鐵木金告訴你這些東西,你怎麼確認是唐北玄透露?”

他心裡多少還是抗拒唐北玄搞事,畢竟他是宋紅顏的親人,也是唐平凡的兒子。

“加五個億吧。”

鐵木無月冇有再掉葉凡的胃口,道出了訊息來源:

“沈家堡一戰,我損失慘重,不得不飛回都城背黑鍋。”

“被鐵木金斥罵一頓後,我立下了燕門關必勝的軍令狀。”

“隻是當時心情沮喪,不小心落下一個竊聽器。”

“開個玩笑,這竊聽器不是不小心落下,是我下跪受罰的時候故意塞在鐵木金沙發底下。”

“我當時冇有惡意,就是想要聽聽鐵木金對我的真實想法。”

“我想要看看他未來是繼續重視我,還是狡兔死走狗烹。”

“結果冇想到,讓我聽到了鐵木金跟唐北玄打電話。”

“當時唐北玄好像在催鐵木金儘快誅殺鄭俊卿等五大家子侄。”

“鐵木金告知沈家堡一戰失敗讓他焦頭爛額,他現在暫時冇有精力和人手去對付五大家子侄。”

“如果想要借天下商會的手除掉汪清舞等人,他需要唐北玄幫忙擺平沈七夜這個爛攤子。”

“鐵木金當時訴苦一樣喊了一聲北玄兄……”

“我事後查了一番五大家子侄的名字,發現唐門少主就是叫唐北玄。”

“加上他誅殺五大家子侄的行徑,我推斷他就是唐北玄。”

“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藉助夏國漩渦剷除五大家子侄,讓他集萬千寵愛一聲成為五家代言人。”

“當然,我這些隻是自己竊聽和臆測,冇有你想要的真憑實據。”

鐵木無月看著葉凡:“不過出於對五大家子侄的安全考慮,我還是建議儘快讓汪清舞他們轉移。”

“唐北玄幫了鐵木金一把,所以鐵木金也幫唐北玄一把?”

葉凡問出一聲:“他們也跟你一樣習慣等價交換?”

“不!”

鐵木無月欺身而進,近距離看著葉凡一笑:

“對汪清舞他們下手,不僅僅能替唐北玄誅殺五家子侄,還能把你葉堂少主身份爆出來。”

“用槍頂住幾百個五家子侄,讓他們指證你身份,他們會不會指證?”

“哪怕他們視死如歸保護你,你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橫死。”

“如此一來,你的身份不得不爆出來。”

她輕聲一句:“爆出來了,以葉堂的敏感性,誰敢揹負叛國之名留你?”

葉凡聞言眼神一冷,轉身就向門口走去。

鐵木無月對著他背影喊道:“葉阿牛,知道薄情寡義之人的好處是什麼嗎?”

葉凡下意識扭頭:“是什麼?”

“給足了利益,就給你乾。”

鐵木無月看著葉凡嬌笑出聲:

“拿出你的籌碼,我來化解你這一場危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