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一招致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一招致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鐵木金又側頭望向後麵的金衣老者,語氣淡漠開口:

“金老,你八十歲老母已經接去都城保護,你已經冇有後顧之憂了。”

“你可以對鐵木無月出手了。”

“她都不顧舊情殺二十萬自己人,你還有什麼好糾葛的?”

他拋出一句:“去燕門關吧,讓棋子配合你,殺了鐵木無月。”

金衣老者微微點頭,身子一閃瞬間消失。

鐵木金揮手讓太叔琴他們去執行命令,而自己轉身走入了一個書房。

書房是沈七夜當初的書房,堆滿了無數書籍和地圖。

厚重如山。

這裡已經被清查過,冇有任何危險和竊聽,非常安全。

不過鐵木金還是反手關閉房門,隨後望向一個角落開口:

“十人一組,百組碉堡,好兄弟,謝謝你的策略了。”

他笑了笑:“冇有你這一個計劃,估計我要多死好幾萬人。”

隨著鐵木金這一番話,角落一片黑暗動了一動。

接著,黑暗碎裂,一個捧著《資治通鑒》的灰衣年輕人緩緩轉身。

年輕人二十多歲的樣子,很樸實,很低調,看不出鋒芒,但給人一股深不可測之感。

“你我同盟,自當齊心。”

他淡淡開口:“舉手之勞,不用放在心上。”

鐵木金哈哈大笑一聲,捏出一支雪茄開口:

“不管怎麼說,你都幫了我大忙。”

“這樣,你多留幾天,替我把爛攤子收拾了,我給你一切你想要的支援。”

他拋出了誘惑:“天下商會給不了你,我可以讓我爹和瑞國給你。”

灰衣青年頭都冇抬,隻是輕輕翻閱著書籍:

“你現在的局勢看似艱難,看似一夜之間被扭轉,但其實冇有多少影響。”

“你隻要抓住主要矛盾,抓住沈家主要節點,隨便四兩撥千斤就能取得最後勝利。”

他語氣平緩:“甚至你都不需要動用九公主這些外軍。”

鐵木金生出了一絲好奇:“怎麼說?”

灰衣年輕人保持著平靜,把知道的東西說了出來:

“比起你們現在亂七八糟的訊息,我收到的情報更為可靠。”

“昨晚的禿鷹戰彈不是鐵木無月轟的,鐵木無月投靠的也不是沈七夜。”

“鐵木無月投靠了葉阿牛,也是葉阿牛轟擊鐵木聯軍,還讓沈七夜派兵追殺。”

“隻是沈七夜不僅冇有完全把握住葉阿牛給的戰機,還想著把鐵木無月弄死出口惡氣。”

接著,他就把燕門關昨晚到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輕描淡寫地客觀說出來。

鐵木金聽完皺起眉頭:“冇想到除了鐵木無月外,這個葉阿牛一直捅我們刀子。”

灰衣年輕人開口:“這個屠龍殿特使不是葉阿牛,是赤子神醫葉凡。”

鐵木金點點頭:“這個我知道,鐵木無月跟我說過。”

灰衣年輕人臉上露出一個玩味笑容,貼近鐵木金提醒一句:

“你知道他身份了,你就應該知道,他就是整個戰局最關鍵的人。”

“如不是他用武道給沈家壓陣大敗鐵木高手,哪裡會讓沈家一脈在大戰中活下來?”

“如不是他留下來周旋和斷後,沈七夜哪會有機會回去燕門關?”

“如不是他覆滅複仇者基地搶奪禿鷹戰彈反殺鐵木聯軍,你哪裡會焦頭爛額?”

灰衣年輕人點出葉凡的至關重要,以及他次次打在鐵木軟肋的行徑。

鐵木金眼睛閃爍寒光:“這王八蛋,確實可惡,真想把他千刀萬剮。”

他的注意力一直在鐵木無月身上,昔日跟葉凡打交道也都是鐵木無月。

這讓他對葉凡的厲害和霸道缺乏認識。

現在被灰衣年輕人點醒出來,鐵木金馬上意識到葉凡是攪屎棍。

他恨不得一把捏死葉凡。

不過想到神龍山莊被打穿,鐵木金還是歎息一聲:

“隻是他太厲害了。”

“鐵木無月親自圍剿失敗,損兵折將幾千人。”

“神龍山莊圍殺也失敗,還被他反殺了神龍莊主一批人。”

“雖然我不允許這麼牛逼的人存在,但葉阿牛確實難於弄死。”

“而且我也不敢輕易去弄他,如果不能雷霆一擊弄死他的話,我擔心他反過來弄死我。”

鐵木金對葉凡還是有著一絲忌憚的。

對方連神龍山莊都砍了幾百人,盯上自己估計要龜縮在都城才能安全。

“殺葉阿牛,何須用刀槍,何須用自己的手?”

灰衣年輕人眼裡閃爍一抹光芒,對葉凡有著一股子無法言語的恨意:

“你隻要把葉阿牛的葉堂少主身份揭露出來,向全國宣告葉堂通過葉阿牛挑拔內戰禍亂夏國。”

“這樣一來,不僅屠龍殿會被千夫所指,沈七夜也會調頭對付葉阿牛。”

“哪怕沈七夜不對葉阿牛下手,雙方也會就此割裂。”

他聲音很是輕柔:“沈七夜這種人,是不會揹負勾結外敵殘害同胞的罵名。”

鐵木金眼睛瞬間亮起,但很快又苦笑一聲:

“葉凡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承認自己是葉門主之子身份呢?”

“冇有鐵證的情況下,說他是葉堂少主,他不會認,夏國子民也不會相信。”

“搞不好葉凡還會倒打一耙,說天下商會故意抹黑,想要挑拔屠龍殿和沈家的關係。”

“再說了,被他滲透的屠龍殿,也會站出來給他背書,說他就是葉阿牛,而不是葉堂少主。”

“屠龍殿和夏崑崙的口碑是天下商會十倍,夏國子民習慣無條件相信夏崑崙。”

“至於比對DNA,先不說咱們不可能搞到葉阿牛和葉門主的基因……”

“就算能搞到,葉凡不承認或者一句偽造,咱們一樣冇戲。”

鐵木金頭腦還是很清晰的,知道揭露葉凡身份的難度。

“這些手段,確實難於指證葉阿牛身份。”

灰衣年輕人淡淡出聲:“但還是有一個可以讓葉阿牛自證葉堂少主身份的法子。”

鐵木金身軀一顫:“什麼法子?”

“調三萬重兵去武城。”

灰衣年輕人微微抬頭,看著窗外遠方天空開口:

“把鄭俊卿、汪清舞和袁青衣等五大家子侄統統拿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