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九十七章 焦頭爛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九十七章 焦頭爛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砰砰砰!”

在印婆被黑水台拉入黑名單的中午,距離燕門關五百公裡的地方,六股鐵木聯軍正重新會合。

昨晚的十枚禿鷹戰彈雖然隻轟炸了八萬多人,加起來都比不上薛氏戰區的人數。

但炮師、戰坦師、裝甲師、電子營、直升機大營以及彈藥庫儘數毀損。

聯合指揮部的指揮官、戰將和幕僚,以及警衛團等三千多人,也全都屍骨無存。

鐵木無月給葉凡提供的座標,不是鐵木聯軍人最多的地方,但全都是鐵木聯軍的要害。

鐵木聯軍的大腦和脊椎可謂被一下子打斷。

所幸鐵木無月昔日留下的指揮體係發揮了作用。

幾十名後備指揮官關鍵時刻站了出來,拿出令牌把身邊隊伍重新凝聚起來。

接著這批指揮官第一時間跟鐵木金聯絡,讓鐵木金能夠及時瞭解前線的情況。

有了這批指揮官作為前線的眼睛,鐵木金就迅速作出了部署。

他先是調動原本要去天南行省圍剿衛妃和明江的大軍,轉道去接應燕門關的鐵木聯軍。

接著鐵木金下令從鐵木私軍抽出一千死士。

十人一組,分成一百組,每隔三公裡就地構建一個碉堡打阻擊。

最後,鐵木金讓幾十名後備指揮官,帶著失去重型武器和戰意的鐵木聯軍撤入光城。

鐵木金全都清楚,鐵木聯軍雖然還人多勢眾,但幾乎喪失了鬥誌,而且失去重武器庇護。

這些殘兵敗將必須後撤整頓,不然隨時會崩盤。

饒是如此,鐵木金依然揪心沈七夜的集團衝鋒。

隻有十萬邊軍傾巢而出,輕重武器一起上,估計鐵木聯軍會全軍覆冇。

那樣一來,不僅是鐵木聯軍再無進攻燕門關的能力,還會攻守調換要防備沈家反推都城。

這逼得鐵木金不得不再度從都城返回前線,帶著一批高級將士進駐臨時指揮部沈家堡。

“報!”

“公子,昨晚一戰,鐵木聯軍橫死八萬人,受傷三萬人,失蹤一萬,聯合指揮部也全部橫死。”

“重裝武器、重型戰師以及彈藥庫幾乎全部耗損。”

“不過其中死傷人員和耗損多為六大戰帥旗下,鐵木私軍損失隻有一成左右。”

“沈七夜昨夜第一時間派出東狼和南鷹等六路戰兵追擊我們。”

“不過他們每一路人數隻有兩千人,而且戰鬥力非常菜鳥,冇有有效衝散我們也冇有把我們包餃子。”

“早上沈家又派出三萬大軍追擊,但被公子安排的一百組碉堡層層阻擊,冇有咬住我們後撤大部隊。”

“六路聯軍經過一夜一上午趕路,已經全部撤入了光城,大概有二十八萬人。”

“薛無蹤戰帥也率領兩萬殘部抵達光城。”

“原本對付衛妃的五萬戰兵也在前方構建了陣地準備迎戰沈家三萬戰兵。”

在鐵木金站在二樓掃視不斷湧入的護衛時,太叔琴帶著幾個人來到了麵前。

太叔琴把收到的情報,簡單扼要告訴鐵木金,讓他對鐵木聯軍現狀能夠瞭解。

聽完太叔琴的彙報,鐵木金臉色陰沉如水,眼裡閃爍著寒光:

“鐵木無月還真是我的好妹妹啊。”

“不僅心狠手辣殘酷無情,還翻臉如翻書不念一點舊情。”

“敵我立場一變化,她就能夠聯合敵人重創自己帶出來的隊伍。”

“薛氏戰區十萬人,鐵木聯軍十萬人,足足二十萬人。”

“其中還有不少關係密切跟她吃過飯並肩作戰過的各大戰將。”

“她眼睛都不眨就全部轟殺了,還讓沈七夜乘勝追擊,太無情了太冷血了。”

“她怎麼做得出來呢?”

這就好像一發現兒子不是自己親生的,就不顧多年感情直接掐死一樣。

鐵木金感覺鐵木無月比自己狠辣多了。

太叔琴嘴角牽動了幾下,神情猶豫著開口:

“小姐……不,鐵木無月向來就是這個性子。”

“她這個人不僅心思細膩,手段過人,還理智的非常可怕。”

她補充一句:“她不會受感情束縛的。”

鐵木金望著前方的天空,眼裡若有所思:

“我突然感覺自己有點操之過急了。”

“或許我應該讓她打完這一仗再收拾她。”

“這樣一把鋒利的刀,本該捅向沈七夜,現在捅在自己身上,不好受。”

鐵木金開始反思自己昨晚行徑的缺陷。

“公子,這不能怪你。”

太叔琴咳嗽一聲,忙出聲安撫著鐵木金:

“鐵木無月冷靜的可怕,但也正因為這一份冷靜,她隨時會變成瘋子。”

“昨晚你不來奪走她的指揮權,現在不僅燕門關大戰,隻怕外軍和屠龍殿全部被扯入進來。”

“到時就不是諸侯之戰,而是滅國之戰了。”

“你唯一失誤,就是冇想到鐵木無月冇有底線。”

“咱們約好給她生路,她交出禿鷹戰彈,結果她離開了,卻出爾反爾轟擊我們。”

“而且還跟沈七夜他們攪和在一起。”

“不過老天還是眷顧我們的,沈七夜不相信鐵木無月的投靠,派出的六路戰兵隻有兩千人。”

“否則昨晚沈七夜來一個集團衝鋒,人心惶恐的三十萬聯軍估計活不過一半。”

“而且公子建造一百個碉堡阻擊的策略也非常有效。”

“它不僅擋住了東狼和南鷹他們的追擊,還讓三萬沈氏大軍推進艱難。”

“三萬沈氏大軍吃掉我們三十個碉堡和清理地上炸雷就耗費了一個上午。”

“他們要吃掉剩下的七十個碉堡,估計還要一個下午和晚上。”

“公子這一個策略非常卓絕,各大指揮官全都誇讚公子呢。”

“冇有這一招,估計撤回光城的要少三成將士。”

太叔琴說些好聽的讓鐵木金心情好一點。

“我這隻是將功補過。”

鐵木金臉色微微緩和,隨後大手一揮:

“太叔琴,傳我指令下去。”

“第一,讓都城調兩架禿鷹戰機來光城,手裡冇有殺手鐧,心裡冇底。”

“第二,通知六大戰帥,再支援一部分戰機、戰坦和重型武器。”

“這一戰打成這樣,隻能打到底了,任何退出都是自取滅亡。”

“第三,重新整頓撤入光城的三十萬大軍。”

“嚴重受傷的,行動不便的,全部給我買票趕回原籍,不要讓廢物留下來拖累我們。”

“三十萬,給我裁掉十萬,雖然我想要多一點炮灰,但現在糧庫被炸了,隻能走精銳路線。”

“然後二十萬大軍中精選出十萬去前線援助五萬鐵木私軍。”

“剩餘十萬,五萬給我守城,五萬給我防備屠龍殿和衛妃偷襲。”

“第四,動用燕門關的棋子,想法子給我弄死鐵木無月。”

“這個女人活著,鐵木大軍的一切部署,很難瞞過她的眼睛。”

鐵木金展現著自己的才能,把命令一條一條發了下去。

太叔琴恭敬出聲:“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