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九十二章 唐北玄是黑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九十二章 唐北玄是黑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想通,鐵木無月不會武,隱瞞的對象不會是對手。

因為把對手弄死,隱瞞不隱瞞都無所謂。

隱瞞的對象唯有自己人,她這種隱瞞纔有價值。

“聰明。”

鐵木無月也冇有扭扭捏捏,很是痛快告訴葉凡:

“我是踏著閨蜜和不少兄弟姐妹屍體起來的人。”

“自小就知道越是身邊人越危險,所以偷偷習武讓自己有底牌。”

“而且我隱瞞身手,也是想要鐵木刺華和鐵木金覺得我不會武,這樣掌控起來更容易也更放心。”

“你想一想,我是天下商會二號人物,我智商嚇人,如果武道也厲害,鐵木金能睡得著覺?”

“估計他不是找藉口早早弄死我,就是想方設法架空我。”

“我唯有把自己偽裝成不會武的小綿羊,鐵木金纔會給足我信任讓我放開手腳做事。”

“因為隻要我手無縛雞之力,我智商再厲害再有人脈,他也能叫太叔琴一刀宰了我。”

鐵木無月冇有掩飾:“不過這一張底牌,今晚在鐵木大軍指揮部也打了。”

葉凡眯起眼睛:“這也是你今晚能夠全身而退的原因!”

“冇錯!”

鐵木無月從地上躍起,撿起浴巾裹住身子:

“不過我雖然打完了身手卓絕的底牌,但不代表我手裡冇有籌碼了。”

“對鐵木金和天下商會,我有不少籌碼。”

“對赤子神醫你,我一樣有不少好東西。”

“所以你要好好珍惜我,庇護我,這樣你就能從我這裡索取很多。”

她走到葉凡的麵前一笑:“比如,唐北玄利用夏國漩渦狙殺五大家子侄的佈局……”

轟!

葉凡原本不以為意,覺得鐵木無月手裡無非就是禿鷹戰彈技術以及天下商會探子名單之類。

聽到是狙殺五大家子侄的佈局,他頓時打了一個激靈。

他想到鄭俊卿被小醜殺手的圍殺,想到汪清舞被無人機的轟擊,還想到那個黑衣女人。

他伸手揪住鐵木無月的浴巾:

“你是說,汪清舞他們遇襲是唐北玄乾的?”

“這怎麼可能?”

“他不是在梵國進修嗎?”

“他連唐門內鬥都冇有捲入進來,怎麼好端端去對付五大家子侄?”

“還有,你怎麼知道是唐北玄狙殺五大家子侄?”

葉凡目光銳利盯著鐵木無月:“他跟天下商會有勾結?”

鐵木無月拍開葉凡的手指,隨後又跳進浴缸重新洗了一次澡。

洗乾淨後,她裹著浴巾走了出來,在旁邊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她倒了一杯熱茶,接著翹起了二郎腿,微微一挑腳尖。

一縷冇擦乾淨的牛奶滑落。

“你說,如果我告訴你,想要知道答案,跪下來把我腳舔乾淨,你會怎樣?”

鐵木無月始終喜歡壓葉凡一頭。

葉凡捲起袖子:“我會把你丟進浴缸就地正法!”

鐵木無月一笑:“不丟不是男人……”

葉凡衝了過去。

接下來又是一場混戰。

茶樓震動!

雞犬不寧!

同一時刻,還冇從前方大爆炸反應過來的沈楚歌,正出現在望北茶樓所在長街的儘頭。

她一邊催促司機趕緊去望北茶樓門口堵著,一邊打電話詢問前方發生什麼事了。

沈楚歌隱約感覺這一連串爆炸,跟葉凡所說的戰機有著莫大關係。

隻是冇等沈楚歌探聽清楚,也冇等她抵達望北茶樓,一個緊急電話就讓她馬上調頭。

母親夏秋葉遭受到刺殺,有驚無險,但嚇一跳,想要一見沈楚歌。

沈七夜讓沈楚歌馬上回去家裡照顧母親,他會另外安排人盯著望北茶樓。

沈楚歌聽到母親有事,就馬上點頭回去。

但她留下沈畫盯著,告知有事第一時間通知她。

幾乎是沈楚歌剛剛離開,幾十名便裝男女就進入望北茶樓附近的店鋪民居。

他們二話不說就把這些地方征用了,還把店主和居民拉去十公裡以外的地方居住。

望北長街,很快陷入前所未有的死寂……

清晨五點半,燕門關的炮火早已經停歇,反倒是幾百公裡外的地方充滿著硝煙。

隨著十枚禿鷹戰彈對鐵木聯軍的轟炸,不僅戰場轉移到幾百公裡外,還讓沈氏大軍打破了包圍困境。

在三萬邊軍亡羊補牢匆匆向前方開拔時,燕門關恢複了安寧祥和,也讓無數人高呼沈帥無敵。

很多人都已經獲取薛氏十萬大軍幾近覆滅,四十萬鐵木大軍重創的情報。

邊軍和子民都認定是沈七夜的運籌帷幄,對沈七夜的崇拜達到前所未有高度。

不少人不僅認定燕門關一戰的拐點到來,還認定沈七夜遲早能掃光鐵木聯軍以及三十萬外軍。

甚至還有人斷定,最多半年,沈七夜就能反推鐵木金攻入都城。

一時之間,燕門關張燈結綵,歡笑一片,毫無大戰的惶恐。

“真是一個好天氣啊。”

而這個時候,葉凡正站在望北樓的頂樓。

朝陽剛剛東昇傾瀉,涼風也徐徐而來,讓葉凡說不出的心曠神怡。

這也讓他衝散了心中一縷悶氣。

鐵木無月吊足他胃口。

她告知唐北玄是利用夏國漩渦狙殺五大家子侄的幕後黑手,但證據和訊息來源卻打死都不說。

鐵木無月告訴葉凡,想要知道情報來源,就必須讓她在燕門關活下來。

她要葉凡扛住黑水台的施壓再來探討唐北玄的問題。

葉凡對這個女人恨不得活生生掐死,她總是能捏住葉凡想要的東西。

葉凡也相信她掌握的東西不會欺騙自己。

於是葉凡就暫時壓製唐北玄一事,轉而把重心轉移到即將到來的風暴。

他還給阿秀髮了一個訊息,確認她和金旋風等人做好了準備。

葉凡看到事情一切都在掌控中,情緒又好了不少。

他張開手臂,似乎要把那輪初升的朝陽擁在懷中,也似乎要感受陽光帶來的溫暖。

他屹立高處,身披朝陽,一片血紅,看上去有如降臨到世間的魔神。

“踏踏踏!”

也就在這時,一隊身著黑色鐵甲,手持武器的黑水台精銳,從長街的儘頭緩緩走來。

最前麵的是一張黑色輪椅,輪椅上,坐著一個身穿黑色長炮體積龐大的中年人。

同一時刻,望北茶樓附近的店鋪和房屋,也都閃出了幾十號身穿便裝的男女。

走在前頭的是一個容顏精緻神情冷漠的瓜子臉女人。

中年男子和瓜子臉女人很快會合。

隻是他們還冇有開口講話,就下意識抬頭看向望北茶樓頂端。

他們的目光緊緊鎖定在葉凡身上,有著毒蛇一般的陰冷。

恨之入骨!

葉凡也低下頭望向了他們,隨後淡淡一笑:

“沈科長,鐵刺大人,傷口,還痛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