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九十一章 積怨已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九十一章 積怨已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個時候就彆給我添亂了!”

“我讓你進入望北樓庇護你已經很不容易了。”

“如果沈七夜他們知道你躲在這裡,九成九會讓我把你交出去。”

“我和望北樓雖然強大,但這裡終究是燕門關,一個黑水台就足夠我頭疼。”

麵對鐵木無月的建議,葉凡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沈七夜回到燕門關後,不僅深居簡出,還改變不少行事作風,身邊護衛力量也層層疊加。

連葉凡都無法摸透沈七夜現在的底蘊,鐵木無月衝過去隻會凶多吉少。

而且他和沈七夜在沈家堡並肩作戰過,葉凡還是希望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把燕門關慢慢盤下來。

而不是鐵血手段撕破臉皮。

當然,還有一個緣故,那就是葉凡不想把阿秀和望北樓拖入深淵。

所以葉凡拒絕了鐵木無月的瘋狂。

鐵木無月的手指滑落下來,落在葉凡心口淺淺一笑:

“你就不是一個安分的主,你比我更喜歡劍走偏鋒。”

“彆說一個黑水台了,就是十個黑水台,以你實力和性子,你也不會放在眼裡。”

“你之所以不想用殘酷手段掌控沈家,不外乎有兩個原因。”

“一個是你擔心把望北樓和阿秀扯入凶險漩渦,畢竟剛剛經曆神龍山莊一戰,茶樓受力受損。”

“二是你饞沈楚歌的身子,想要把沈家和女人兵不血刃收入麾下。”

“不得不說,你的想法很不錯,但不會有作用。”

她的修長手指在葉凡胸膛輕輕轉著圓圈:“你不跟沈七夜翻臉,沈七夜遲早會跟你翻臉。”

葉凡抓住鐵木無月的手指甩開:“你不考慮自己處境,倒是擔心起我來了?”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鐵木無月看著葉凡綻放一個笑容,隨後慵懶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我不替你解決你的內憂,你又怎能又空閒庇護我?”

“我可以告訴你,雖然我秘密前來望北茶樓,一路也是喬裝打扮,但我肯定我已經暴露。”

“這望北茶樓不可能冇有黑水台的探子。”

“也就是說沈七夜已經知道我的存在,已經知道我跟你和望北樓的勾搭。”

“很快,黑水台就會包圍這裡。”

“我還能斷定,今晚沈七夜派出去的六路大軍,不會是什麼精銳,撐死是幾千老弱病殘。”

“而且帶隊的人百分百跟感情偏向你的東狼很南鷹他們。”

“也就是沈家堡一戰見證過你厲害和霸道的沈氏乾將他們。”

“知道沈七夜為什麼派他們出去追擊鐵木大軍嗎?”

“一個是礙於你指令的麵子,也避免東狼南鷹他們滋生出來的不滿。”

“讓他們帶兵去前線走一趟,能化解東狼他們心中的不快,還能讓他們看你一戰定乾坤的笑話。”

“前線六個座標冇有扭轉戰局的戰機出現,東狼和南鷹他們就會對你失望,覺得你不懂行軍打仗,”

“以後,你還是沈氏家族的貴賓,但你不可能再調動一兵一卒。”

“第二個,東狼和南鷹他們都是感情偏向你的。”

“沈七夜把他們調去前線追擊鐵木大軍,也就意味著邊軍指揮部冇有幾個趨向你的人。”

“如此一來,黑水台處理望北茶樓、處理我和你,也就從容很多了。”

“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黑水台現在已經暗中包圍瞭望北茶樓。”

“天一亮,黑水台他們就會衝過來興師問罪。”

“你很快就要焦頭爛額了。”

“換成我是你,我根本不等黑水台興師問罪,我先潛出去把沈七夜乾掉。”

“用對手的更大困境,來覆蓋我們的困境。”

“不過赤子神醫你是做不出這種事,你的底線比我高不少。”

“如果我是你,我不會想著跟鐵木無月平起平坐交易,而是粗暴蠻橫不擇手段把她掌控了。”

鐵木無月靠回了浴缸,看著葉凡嬌笑起來,有提醒,有玩味,也有挑釁。

“掌控?”

葉凡身子猛地前傾,一手伸進了玫瑰牛奶浴中。

他玩味一笑:“是不是這種掌控?”

嗯!

鐵木無月身軀一顫,接著嘴唇一咬,一腳飛出,踢向了葉凡腦袋。

葉凡見狀忙腦袋一側,躲開女人的足尖。

隻是不等葉凡向後退出,鐵木無月的長腿已經順勢落下。

啪的一聲,腳尖貼著葉凡的胸膛滑落下去。

鈕釦啪啪啪掉落。

葉凡見到昂貴衣服被毀壞,也反手抓住女人足踝,隨後一甩。

鐵木無月裹著一大片花瓣淩空而起。

隻是她人在半空,身子就一抖,花瓣和牛奶全部打在葉凡臉上。

在葉凡微微眯眼的時候,她抓起浴巾裹住之餘,還一個倒掛金鉤下來……

房間頓時一陣混戰。

雞飛狗跳。

五分鐘後,葉凡和鐵木無月各自踹了對方一腳,接著向後跌出好幾米倒地。

兩人自從沈家堡一戰,積怨太多,都有狠狠收拾對方一頓的意思。

隻是兩人一直冇有機會單打獨鬥真刀實槍對練,所以隻能把對方放在心裡圈圈叉叉。

未來,兩人更是需要合作一段日子,意味著暫時不能往死裡整對方。

因此現在找到藉口大打出手,兩人自然不會放過痛揍對方的機會。

這一戰,兩人冇有往死裡整對方,但都出了不少力氣,打得算是非常痛快。

積攢的怨氣也隨之散去不少。

“咯咯咯!”

鐵木無月躺在地板上,側頭看著被自己咬了一口大腿的男人,笑的無比開懷無比暢快。

“沈家堡你打我三巴掌的時候,我就想著,將來弄不死你也要咬你一口,這樣才能發泄我怒意。”

“我原本還以為冇機會咬你了,冇想到今晚讓我得逞了。”

鐵木無月撐起半個身子看著葉凡嬌笑:“太爽了,太痛快了。”

“你大爺,你屬狗啊?”

葉凡揉著疼痛的大腿怒道:“打架就打架,至於用嘴嗎?”

鐵木無月哼出一聲:“我想怎樣就怎樣,你管我?”

“不對!”

葉凡冷靜下來,突然發現一個問題:

“雖然我今晚在禿鷹戰彈營地和地下城堡折騰一番耗掉不是精力體力。”

“但炮轟薛氏營地以及回來茶樓的路上,我已經好好歇息還喝了好幾碗羊奶。”

“我精氣神恢複到平時的五成。”

“我抽你應該綽綽有餘纔對。”

“你怎麼可能遊刃有餘應戰我,甚至找到機會咬我大腿一口?”

葉凡想起沈家堡一戰,沈七夜挑戰鐵木無月一戰定乾坤,鐵木無月以弱女子身份拒絕。

他還記得,自己當時從擂台爆射到鐵木無月麵前,劫持到給她三巴掌,鐵木無月一直冇有反抗。

葉凡那時以為,鐵木無月是繡花枕頭,無法反抗自己。

但剛纔一戰,讓葉凡感覺不是這麼一回事。

他猛地抬頭盯著鐵木無月:“你隱瞞身手的目標是鐵木家族和身邊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