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八十一章 鞠躬儘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八十一章 鞠躬儘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風清冷,蕭殺著天地。

在葉凡作出轟掉薛無蹤王牌兵團的決定時,距離斷頭嶺三百多公裡外的天門山深穀。

這裡有一座容納三千人的中型兵營。

在空闊的地麵上,疏落有致的營地正人聲沸騰,一片喧雜的態勢。

一隊隊荷槍實彈的鐵木精銳,正營地中進進出出,不時還有汽車和直升機從外麵抵達。

營地不僅有常規的戰兵把守各個通道和製高點,兩側還有炮營和重坦拱衛,地麵也啟動了防空裝置。

其中一所營帳更是戒備森嚴,至少三百名戰兵團團把守。

任何進入營地的人都要檢查。

這裡就是四十萬鐵木大軍的真正指揮部。

鐵木無月做事向來狡兔三窟。

她在四十萬大軍中間安排了一個兩萬人拱衛的指揮部。

那個明麵指揮部,聚集了各路戰帥以及鐵木家族的精英。

隨後,她又在四十萬大軍後麵弄了這個隱蔽指揮部。

今晚這一戰,鐵木無月既要防止沈七夜他們的狗急跳牆,也要防止盟友陣營以及鐵木家族的背刺。

身經百戰的女人向來最相信自己。

隻是當鐵木無月巡視完一圈,跑回營帳等待三點攻擊時,她的目光微微跳躍。

“嗯?”

營帳鴉雀無聲,無論是守衛還是情報人員,或者幕僚,全都一聲不吭。

甚至他們連呼吸都有意剋製。

氣氛凝重到了極點。

隨後,鐵木無月發現,帳內多了十幾個陌生麵孔。

十六名麻衣老者分離營帳各個角落,隱入暗中像是雕像一動不動。

但全都蓄勢待發的態勢,隻要一聲令下,他們就會雷霆一擊。

而帥位上多了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

正是鐵木金。

鐵木金坐在舒適闊大的椅子上,端著一碗滾燙羊奶輕輕喝著。

一米八五的鐵木金神情溫和,還很接地氣的吃著東西,臉上的滿足也削減著他的鷹視狼顧。

隻是,整個麵相依然給予人一種精明厲害和城府深沉的感覺。

“呼——”

鐵木金把羊奶喝得啪啪作響,似乎很是陶醉它的美味。

隨後,他還抬頭掃視頭頂的大螢幕。

上麵十幾個畫麵,有薛氏機場、有鐵木大軍明麵指揮部,有各大戰帥營地。

甚至還有燕門關幾個戰略重地的場景。

各方勢力各方佈局,一目瞭然。

在他喝了幾口羊奶瓷碗放下時,鐵木無月上前了幾步,從旁邊取來一碟烙餅遞過去。

鐵木金淺淺一笑,又拿起烙餅吃了起來。

他慢慢咀嚼,昭示著他是用心品嚐食物。

期間,整個營帳保持著安靜。

隻有寒風抖動著門窗。

差不多十分鐘,鐵木金才把兩個烙餅吃完,但羊奶留了半碗。

在他扯過紙巾輕輕擦手的時候,鐵木無月端來一杯熱水給他漱口。

鐵木金洗乾淨口腔後,望著鐵木無月笑了笑:

“這些年有妹妹你打理天下商會和鐵木私軍,我都有好多年冇來過一線兵營。”

“我都快忘記當年兵團裡麵的羊奶和烙餅味道了。”

“今晚一喝一吃,讓我瞬間想起十多年前,經常跟妹妹你出入兵團的時光。”

“那時我們一起訓練,一起打槍,一起吃烙餅,一起喝羊奶,還跟著參與了幾次任務。”

“日子很苦很凶險,但卻很充實很有意義。”

鐵木金感慨一聲:“算是我人生中難得銘記的日子。”

鐵木無月一笑:“那也是無月這輩子最感激的時光。”

“那段日子,不僅讓無月前所未有的成長,還讓無月感受到從來冇有體驗過的親情。”

她冇有多此一舉詢問鐵木金為何來這裡,更冇有詢問鐵木金怎麼知道她這個隱蔽指揮部。

有些東西,不需要多問,就能感覺到其中意思。

鐵木金意味深長看了一眼妹妹,隨後抬頭望向指揮部的大螢幕:

“可惜我太懦弱太廢物了,除了喜歡學習武道和殺人技外,格外厭惡行軍打仗。”

“我看到公文看到打打殺殺看到陰謀詭計,就腦袋炸裂的吃不好飯睡不著覺。”

“父親斥責我幾十次還打了我幾十次,可我就是改不了厭惡勾心鬥角的毛病。”

“倒是妹妹你聰慧絕頂,七竅玲瓏心。”

“每一份情報每一份地圖,在你手裡過一遍,你就能探出真假,探出對手意圖,讓父親非常的喜歡。”

“而我不僅冇有好好向你學習,反而把擔子全部丟給你。”

“這些年,我在都城天天尋歡作樂。”

“妹妹你則四處奔波,不是去天下商會的路上,就是淬鍊鐵木私軍。”

“過年的時候,我左擁右抱,喝著美酒,看著煙花。”

“而你在書房絞儘腦汁想著把釘子打入屠龍殿。”

“最可恥的是,我還把你的大部分功勞都奪了過來粉飾自己,給自己湊夠了一手的王戒。”

“想到妹妹你這些年的付出,以及哥哥我的無能虛偽,我心裡就愧疚啊。”

鐵木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臉愧疚地看著鐵木無月:“哥哥虧欠你太多了。”

鐵木無月綻放一個溫和笑容,聲音不徐不疾迴應:

“大哥客氣了,父親把我從苦難中撈出來,培養了我,還給了我富貴榮華。”

“鐵木無月欠父親和大哥的人情一輩子都還不完。”

“打理天下商會,淬鍊鐵木大軍,給父親和大哥分憂,是我該做的,也是我的榮幸。”

“在我離開孤兒院大門的時候,我就已經發誓,我這條命是鐵木家族的。”

“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而且咱們是兄妹是一家人,二十多年感情,誰多做一點少做一點,有什麼所謂?”

“至於那些功勞,大哥不是貪功。”

“而是大哥知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擔心我風頭過盛遭受小人算計,把風險從我身上挪過去。”

“我感激大哥還來不及,又怎會埋怨哥哥搶功?”

鐵木無月語氣很是真摯:“所以大哥不用擔心我會心生不快,無月心裡隻有感激。”

“是啊,一家人!”

鐵木金聽到一家人時微微恍惚,似乎想起了昔日的溫馨畫麵,不過很快又恢複了平靜:

“你不說一家人還好,一說一家人,哥哥心裡更加感覺自己不是東西。”

“你這樣掏心掏肺替鐵木家族做事,還立功無數,結果上次我還把你去叫去都城斥罵。”

“而且還是當著武元甲和紫樂公主他們的麵把你罵的狗血淋頭。”

“大哥不是東西啊。”

說到這裡,鐵木金抬手給了自己兩個耳光:“大哥給你賠罪了!”

鐵木無月忙拉住鐵木金開口:

“大哥,萬萬不可,無月何德何能受哥哥這個賠禮?”

“再說了,我心裡清楚,哥哥不是真心想要斥責我的,隻是在武元甲他們麵前做做樣子。”

“大哥的心思,無月明白,而且沈家堡一戰,無月確實糟糕透頂了。”

鐵木無月一副善解人意的態勢:“我該受罵該受懲罰。”

“真是好妹妹。”

鐵木金聞言哈哈大笑一聲,近距離望著鐵木無月開口:

“妹妹不愧跟了父親和我這麼多年,一眼就能看透我的心思。”

“這也讓我心裡更加歉意。”

“這輩子,我最慶幸的就是有你這樣一個妹妹。”

他輕聲一句:“不過,妹妹這麼聰明,想必也看得出來,鐵木家族這一次有事了。”

鐵木無月笑道:“鐵木家族家大業大,坐擁夏國半壁江山,哪一次冇事?”

“妹妹打岔了,也逃避了!”

鐵木金笑容燦爛了起來:“我說的是大事!”

鐵木無月恭敬迴應:“鐵木家族任何一事對於我來說都是大事。”

鐵木金聞言哈哈大笑起來,對著鐵木無月豎起了大拇指:

“妹妹說得好!”

“我最喜歡你這種不溫不火又胸懷家族的忠誠勁。”

“我也真心希望妹妹對鐵木家族永遠赤膽忠誠。”

“大戰在即,哥哥就不多廢話了。”

“敬你一杯,祝你旗開得勝,也謝謝你過去十幾年的鞠躬儘瘁。”

“妹妹你定下過規矩,人在兵營不得喝酒,我就用羊奶代酒,好好敬妹妹一杯了。”

鐵木金拿過煮著的羊奶壺,給鐵木無月倒了一杯,親自遞到鐵木無月的手裡。

接著,鐵木金端起自己的瓷碗笑道:“妹妹,謝謝了!”

鐵木無月臉上依然冇有波瀾,端著羊奶不徐不疾開口:

“大哥,你這話隻說了半截,你應該把它說完。”

“等你把後半句話說出來,我再來喝這一碗羊奶。”

鐵木無月笑道:“不然我心裡始終感覺說一個句號……”

鐵木金望著鐵木無月淡漠開口:“鞠躬儘瘁足矣!”

鐵木無月一笑:

“但哥哥想的卻是‘死而後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