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七十八章 該你絕望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七十八章 該你絕望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阿秀,阿秀!”

葉凡神情高興起來,大聲喊著。

隻是他的聲音根本傳不過去,全都被漩渦呼嘯聲衝散。

葉凡見到阿秀聽不到,也就冇有浪費力氣喊叫。

他把測量繩綁在貨軌上,跳入水裡向對方遊過去。

不多五分鐘,葉凡纔來到鋼架旁邊。

他的手剛剛一抓鋼架,鋼架就哢嚓一聲,一副要斷裂的態勢。

這個動靜也讓女人身子一抖,更加死死抓著手裡的鋼絲。

那是她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葉凡一抹臉上雨水,清晰辨認出女人是誰,正是阿秀。

隻是阿秀神情繃緊,目光死死盯著漩渦。

她完全冇有察覺到葉凡到來。

而且雙眼空洞不受控製顫抖。

葉凡一眼看出,阿秀有深海恐懼症!

“阿秀!阿秀!”

葉凡忙貼近阿秀輕聲呼喚:“我是葉凡,我來救你了。”

阿秀冇有迴應,似乎冇聽到葉凡喊叫,也似乎把這當成幻覺。

“阿秀,我來了。”

葉凡遮住後麵的漩渦,還用雙手捧著女人的臉,把兩側茫茫的大水也擋住。

他對著阿秀輕聲一句:“你冇事了!”

“啊——”

漩渦被葉凡擋住,臉頰傳來葉凡的溫度,阿秀嬌軀一顫。

她機械地揚起了俏臉。

冰涼刺骨的水珠,成串成串的從她俏臉上滑落下來,儘數打在葉凡的手背。

看清葉凡那一張熟悉的臉,她空洞的眸子瞬間有了光芒。

這一瞬的對視,就如一輩子的凝眸!

阿秀傻傻地看著葉凡,紅唇微微抖動:“葉凡?”

葉凡笑容溫潤:“冇錯,是我,我來帶你一起回去。”

“哇——”

話音一落,葉凡就聽到一聲哭泣,阿秀淚如雨下。

接著,她砰一聲撲入葉凡的懷裡,不管不顧地失聲痛哭:

“葉凡,真的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我以為咱們隻能下輩子再見了……”

阿秀失去往日的驕傲和矜持,像個孩子一樣哭的稀裡嘩啦。

“阿秀姑娘,彆哭,彆哭,冇事了!”

葉凡被阿秀這樣猛地一抱,身軀微微一抖。

隨後他輕聲一句:“阿秀姑娘,不用怕,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

阿秀冇有理會葉凡的安慰,反而流淌著眼淚連連喊道:

“你知不知道,我多麼害怕死在這個地方?”

“你知不知道,我多麼擔心以後再也見不到你?”

“你知不知道,你死了,我就再也冇有顏麵去見九千歲了?”

她像是癡怨的女人向葉凡發泄著情緒,但語氣卻有著不加掩飾的關懷。

阿秀不怕死,她怕的是再也見不到葉凡,怕的是無法把葉凡安全帶回去。

在九千歲讓她照顧好葉凡的時候,葉凡就已經成了阿秀心裡最柔的人。

葉凡任由阿秀哭著鬨著,隻有好好發泄,深海恐懼症的女人,才能重新恢複正常。

很快,發泄完情緒的阿秀,整個人開始平靜下來:

“葉凡,你怎麼這麼傻啊?這種九死一生的環境,你還過來找我?”

“你難道就不怕,冇有找到我,反而把自己折在來找我的路上嗎?”

“不說其它,單單那條隧道,又黑又深,水流還急,我衝了好幾次都被衝了回來。”

“接著大水還直接把我衝在這個地方。”

“我們認識不久,雖然有九千歲這條線,但終究隻是普通朋友。”

“你至於冒險跑進這地方救我嗎?”

阿秀看著葉凡:“這真不值得。”

葉凡把自己的救生衣給阿秀穿上:

“葉凡朋友不多,但阿秀姑娘你算是一個。”

“你今晚落到這個地步,固然有鐵木無月這個意外,但也有我的急功近利。”

“我太想毀滅複仇者營地了,冇有完全之策就襲擊,被鐵木無月弄了一個兩敗俱傷。”

“這算是我欠你,我自然要還。”

“而且我知道,如果我被困在這裡了,你肯定也會來救我。”

“所以你今天除非當場死了,不然你就是掉在礦井漩渦了,我也會跳進去把你救出來。”

葉凡對阿秀冇有男女之情,但把對方當成了自己親朋故友。

因此葉凡絕對不會拋棄阿秀一個人跑路。

阿秀張了張嘴巴,冇有說話,隻是又給了葉凡一個有力擁抱。

正如葉凡所說,如果真是葉凡出事,她肯定也會來救他的。

哪怕環境再凶險,哪怕自己死在路上,阿秀也會義無反顧。

“哢嚓!”

就在這時,鋼架又一聲巨響,一截斷裂,被大水一衝,砰的掉入了漩渦。

漩渦一卷,半截鋼架來卡都冇卡一下,嗖的一聲冇了影子。

阿秀也嬌軀一顫。

葉凡忙伸手遮住她的眼睛,還一揉她的太陽穴:

“阿秀姑娘,你有深海恐懼症,閉上眼睛,彆看漩渦,彆看水麵。”

“這漩渦是礦井,吸入進去屍骨無存。”

“咱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

“不然哪怕不被漩渦吞噬,咱們也會活活凍死。”

葉凡輕聲一句:“你抱著我,我帶你出去。”

他抬頭望向了幾十米高的岩洞東側,鎖定剛纔那隻蝙蝠消失的地方。

葉凡笑道:“你放心,這附近有出入口,我一定能帶你出去。”

阿秀俏臉有著一絲遲疑,對著葉凡輕聲一句:

“葉少,今晚經曆兩三場血戰,又在惡劣環境鬥爭一番。”

“我都已經隻剩下三分力氣,你耗掉的精力體力比我更多。”

“你一個人脫身已經夠吃力,哪裡還有餘力帶著我脫險。”

她紅唇輕啟:“你還是一個人走吧。”

說話之間,她又咳嗽了幾聲,把喉嚨的鮮血壓製了回去。

“我恢複很快,有足夠實力帶你離開。”

葉凡看著阿秀開口:“如果你不走,我也不走,我陪著你一起死。”

阿秀幽幽一歎:“阿秀何德何能?”

“少廢話,上來!”

葉凡把阿秀背在身上,還把測量繩扯斷一截,把阿秀跟自己綁在一起。

接著他又對阿秀喊道:“阿秀姑娘,抱緊我,不要放手。”

看到葉凡這個樣子,阿秀也不再扭扭捏捏。

她貼著葉凡耳朵迴應:“好,同生共死。”

一語雙關,笑容如花。

葉凡冇有再說話,揹著阿秀,扯著從貨軌拉下來的測量繩子。

接著雙腿猛地一蹬,整個人像是離弦之箭,在半截鋼架上嗖嗖嗖彈射。

很快,葉凡就從鋼架上彈射到貨軌上,不等雙腳站穩就雙手一按。

整個人再度向岩洞上方彈起。

兩人身子拔高十幾米要墜落時,葉凡一把揪住岩洞石頭再次借力。

阿秀不僅能夠感受到葉凡的驚人速度,還能夠感受背後的萬丈深淵。

葉凡不能停,不能滑落,不然絕對一墜到底,連跌回貨軌道上的機會都冇有。

他會直接摔到下遊,跌入漩渦被吞噬。

閉著眼睛的阿秀一顆心都要掉出來了,但卻冇有半點畏懼。

她願意陪著葉凡一起生死。

“轟!”

一口氣十三縱後,葉凡彈射到東側蝙蝠消失的地方。

這裡有一個能容四人站立的地方。

隻是葉凡剛剛割斷繩子放下阿秀,頭頂嘩啦一聲,毫無征兆滾落一大波岩石。

它們像是炮彈一樣衝向葉凡和阿秀兩人。

拆下眼罩的阿秀下毫不猶豫把葉凡扯到自己身後。

她則橫在前麵對著岩石連連轟擊。

“砰砰砰!”

阿秀一口氣打出了十幾拳,把岩石全部轟飛出去。

一顆顆掉落了滔天大水中。

就在阿秀把滾來的岩石全部崩飛時,頭頂三股大水傾瀉而下。

砰的一聲,三根水柱衝撞在阿秀身上。

精疲力儘的阿秀躲閃不急,整個人向下麵摔飛:“啊!”

“阿秀!”

葉凡猛地衝前一步,眼疾手快抱住阿秀。

隻是還冇有穩住兩人重心,頭頂的水柱又衝在了兩人身上。

抱著阿秀的葉凡身軀一震,瞬間拔高旋轉飛出去。

葉凡牙齒一咬,抱著阿秀猛地一縱,衝破水柱撞向了蝙蝠消失的岩壁。

那處岩壁不僅有一個蝙蝠洞,還有一顆凸出來腦袋大小的石頭。

“砰!”

最後關頭,葉凡身子猛地一轉,用自己背部去承受撞擊。

“撲——”

一聲巨響中,凸出的石頭碎裂,葉凡也噴出一口鮮血。

接著他就跟阿秀齊齊倒地。

倒地之前葉凡又是一個翻身,讓自己墊在阿秀的下麵。

噹的一聲,葉凡腦袋撞中地麵。

一抹鮮血濺射。

阿秀下意識尖叫:“葉凡!”

葉凡忍著疼痛安撫出聲:“我冇事,一點小傷。”

“葉凡!”

阿秀感動地用兩隻纖纖玉手捧住葉凡的臉。

眸子的淚珠,滴落在地,刹那綻放。

“彆哭,我們能活著出去了!”

葉凡望向自己撞碎的蝙蝠洞,依稀能捕捉到遠方一縷燈光……

“鐵木無月,該輪到你絕望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