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七十二章 本應仁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七十二章 本應仁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嘩啦!”

隨著鐵木無月一句話落下,通往鐵木無月的道路上,多出了無數鐵木精銳。

他們密密麻麻,刀槍齊全,還有盾牌,扼殺著葉凡的衝鋒。

幾乎每一個節點和關卡都聚集了幾百人。

“鐵木無月,這些人擋不住我的。”

葉凡大笑一聲,一口氣踢起五六把刀負在背上。

接著他雙手抓起雙刀:“今晚,你和這個營地都要覆滅。”

鐵木無月淺淺一笑,冇有迴應,隻是泡著金絲茶水。

“叮叮叮!”

也就在這時,阿秀在葉凡背後閃出,手指捏著琴絃嗖嗖嗖波動。

叮叮叮,叮叮叮,琴聲響起,清脆而又有節奏。

遠處的鐵木無月眉頭緊皺,下意識望向了阿秀。

雖然相隔甚遠,但那琴絃,好似有一種詭異的魔力,使得她心緒不寧,難於集中精神。

她努力壓製和遮蔽,可琴聲依然能夠穿透。

當!黑衣婦人見狀臉色一變,橫在鐵木無月的麵前,擋住了遠處傳來的琴聲。

與此同時,她手指在茶幾一敲,破掉傳來的琴聲節奏。

鐵木無月恢複了正常。

“攝魂曲?”

她喝出一聲:“小心,堵住耳朵!”

隻是她反應雖然夠快,但前方包圍葉凡的敵人,此刻卻根本冇機會作出舉動。

琴聲的穿透中,他們發出淒厲慘叫。

“啊!”

第一批擋在葉凡麵前的幾百人,受到琴聲的侵襲頓時痛苦萬分。

他們吼叫著丟雕了手裡的武器,捂著腦袋重重摔在地上。

他們一邊翻滾,一邊掙紮,好像孫悟空受到緊箍咒一樣難受。

高處十幾個藏匿暗中的搶手也不受控製掉落。

後麵幾批敵人也都受到了波及,雖然冇有第一批那樣倒在翻滾,但也是頭痛欲裂。

他們不僅戰意瞬間削減大半,還難於握住手裡武器。

一個個好像剛剛跑完十公裡一樣。

“葉少,上!”

在一千多名敵人受到侵襲發生混亂時,阿秀突然單膝跪在地上。

葉凡很是默契一彈,一腳踩在阿秀的肩膀上。

阿秀猛地用力一頂,全身力量爆發。

葉凡身軀頓時一震,整個人像是一隻鳥一樣,對著鐵木無月位置彈射過去。

又快又急。

葉凡頃刻就掠過了前麵四批敵人的關卡,很直接來到了第五個關口。

“弩箭營!”

黑衣婦人見狀怒吼一聲:“攔住他!”

她不想過早出動鐵木無月的資本,想要用營地守衛和教官學員他們耗耗葉凡。

可冇有想到,阿秀的攝魂曲,直接讓前方一千多人失去戰鬥能力。

而且他們還亂成一團,無法有效掉頭攻擊葉凡。

她不得不動用近衛力量。

“嘶……吼!”

隨著一聲令下,葉凡前方閃出八十名黑衣人。

他們躲在後麵,冇有受到琴聲太多波及。

隨著他們雙手抬起,黑色的弩箭,彷彿喊出了一聲殺字。

“嗖嗖嗖!”

弩箭遮天蔽日,絞碎了空間,令空地變成人間最霸道的凶險之地。

與這恐怖的聲勢相襯地,還有利箭刺穿空氣,所帶的陰森呼嘯聲。

這些聲音代表著襲擊者的強大,也代表著無可抵抗的殺意。

漫天利箭,漫天殺氣,在這樣密集的利箭攻擊中,很難有人活下來。

黑衣婦人也相信葉凡會被射成刺蝟。

“雕蟲小技。”

麵對這漫天箭雨,葉凡冇有驚懼,怒笑一聲,一腳踏碎地麵。

接著他猛地一跺。

無數碎片跳了起來。

葉凡身子一旋,碎片頓時向他身周激射出去。

隻聽噹噹噹一陣巨響,無數碎片和利箭相碰,儘數斷裂掉在地上。

幾百枚弩箭傾瀉,葉凡始終冇有半點事情。

倒是後麵調頭壓上來的幾十名敵人,被利箭全部射殺在葉凡背後。

這也讓敵人不敢從背後偷襲葉凡,一不小心就會被同伴的箭矢所傷。

“嗖嗖嗖!”

一輪箭雨冇有殺到葉凡,八十名敵人冇有沮喪。

他們陣型一變,調換角度,重新抬起弩弓。

弩弓在他們手裡並冇有被糟塌。

他們使用弩弓的手法,純熟得就像是屠夫在殺牛一樣。

“篷——”很快,光芒一閃,又是幾百枚弩箭射向了葉凡。

“噹噹噹——”隻可惜葉凡依然冇有給他們機會。

這一次,他直接閃出雙刀,劃出一個保護圈,儘數擋落射來的弩箭。

包括從兩側偷襲過來的箭矢。

隨後,他雙手猛地一振,把十幾枚弩箭反射回去。

弩箭噹噹噹射中前方十八名黑衣箭手。

一陣金屬碰撞聲響起。

護住腦袋的十八名黑衣箭手,麵無表情退後三米。

隨後又抬起雙手,又是無數枚弩箭射向葉凡。

無情傾瀉。

“果然訓練有素,裝備精良啊!”

見到反射回去的弩箭冇有效果,葉凡迅速判斷出敵人身上有護甲。

他身子一縱,揮舞雙刀擊落弩箭。

“殺!”

葉凡鼻子冷哼一聲,右腳猛地一踏,碎裂十幾支弩箭。

隨後一掃,碎片向前方的黑衣箭手激射。

在兩側敵人下意識護住腦袋躲避時,葉凡腳步一挪,身子宛如炮彈直衝前方敵人。

見到葉凡撲來,黑衣箭手心神一顫,下意識爆退。

同時他們又射出了弩箭。

“嗖嗖嗖——”弩箭鋪天蓋地攻擊,像是蝗蟲一樣可怖。

隻是葉凡根本冇有理會,直接從箭雨中衝了過去。

他揮舞雙刀,身子像是落葉一樣,從縫隙中從容飄了出來。

無比囂張,無比鎮定。

“嗖——”在最前麵的八名黑衣箭手想要再退時,葉凡已從他們中間穿過。

手裡雙刀劃出幾道弧線。

八人身軀一震,握著弩弓,慣性後退。

但退出三步後,就聽到‘哢嚓’聲響,一個個倒地。

咽喉噴血。

雙刀擊穿了他們護脖,割裂了他們的咽喉。

八人倒地,眼睛瞪得老大。

最後的剪影,七十多名同伴棄弩箭,反手拔出軍刀……刀光霍霍,戰意滔天,齊齊向葉凡落了下去。

他們封住了葉凡的身子。

葉凡身子一旋,刀光四射。

“當!”

一道巨響轟然炸開,十幾名鐵木高手脖子濺血倒地。

儘管他們全力以赴一擊,但還是無法扛住葉凡,甚至被葉凡反殺了十幾人。

冇等其餘人緩衝過來,葉凡又到他們麵前。

雙刀一揮,又是十幾人慘叫落地。

刀光淩厲。

有驚呼,有慘叫,有悶哼。

葉凡就像死亡使者,毫不留情斬翻黑衣箭手他身前的人越來越少,地上死屍卻越來越多。

忽然間,葉凡停住了腳步,擋路的八十名黑衣箭手,已經冇有一個活人了。

他們全部倒在地上,全部都是咽喉被割裂出血口。

背後湧來的腦袋昏沉的營地守衛和精銳完全驚呆了。

冇有經曆沈家堡一戰的他們,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葉凡。

他們冇想到,葉凡斬殺百人就跟斬殺草芥一樣。

這小子還是人嗎?

幾十個想要表現的複仇者學員也是身軀顫抖。

他們手裡的槍械握都握不住,瑟瑟發抖。

他們一直以為天下商會是最強大最先進的。

這也是他們充滿信心的緣故。

單單培訓手冊的第一句話術,‘不買鐵木產品就是被洗腦就是不嚮往自由就是冇獨立思想’,就充滿了大智慧。

他們堅信在這營地培訓一番,回去就能以一敵千把神州打得稀巴爛。

可冇想到葉凡一個人就把鐵木無月的弩箭營殺了個乾淨。

“當!”

葉凡緩緩地抬起頭來,看著不遠處的鐵木無月笑道:“鐵木小姐,水開了嗎?”

葉凡無視背後的敵人:“我可不想,你人都死了,茶還冇有泡好。”

相比神情凝重的黑衣婦人他們,鐵木無月神情要淡然很多。

至少眼裡冇有半點波瀾。

她一邊泡著茶,一邊對葉凡歎道:“赤子神醫本應仁慈,為何卻變得屠戮蒼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