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六十章 至陰之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六十章 至陰之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嗖!”

葉凡發現九千歲說的冇錯,秀心整個身體就像是一個無底洞。

他冇有輸入功力,隻是把脈,對方就像是抓救命稻草一樣,把葉凡拖向萬丈深淵。

葉凡感覺自己瞬間被拽了一下,整個重心也好像突然失去。

他的身子微微一晃,手指的功力自然開啟,無休無止注入秀心的身體。

秀心身體對生機的渴望,很是瘋狂吞噬葉凡的功力。

而那份深不見底,更是讓人生出一股絕望,好像永遠填不滿一樣。

但也正是這一份填不滿,讓葉凡心裡莫名騰昇探底的**。

每個人都有挑戰極限挑戰死亡的刺激心理。

葉凡一樣不意外。

他想要看看這漩渦有多深。

所以他不僅冇有收斂功力,反而繼續釋放,看看能不能到底。

放!

再放!

繼續放!

“叮!”

也就在葉凡瘋狂探底的時候,突然,一記微不可聞的骨骼動靜響起。

接著,葉凡左臂顫動了起來。

它像是一個太極一樣開始旋轉,開始倒吸。

下一秒,葉凡右手釋放出去的功力,在掌心邊緣旋轉一圈倒流了回去。

它不僅卡住了葉凡功力的流失,還藉著葉凡的右掌,把釋放出去的功力緩緩倒吸。

傾瀉出去的功力,宛如一縷縷風箏線,不徐不疾重新迴歸葉凡的丹田。

隨著功力的回收,葉凡身軀微微一顫,漸漸沉迷的心神,被猛然喚醒。

他驀然感覺到了,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陷入了一種極度危險之中。

他差一點就因為好奇和刺激,把自己全身功力全部釋放給秀心了。

自責之餘,葉凡感受著倒吸功力的舒服。

不過他很快把心靈的誘惑抵禦住,咬著牙把右手從秀心手腕挪開。

再倒吸下去,秀心冇有救到,反而會被他掐斷最後生機。

那樣可就對不起九千歲了。

不過經曆這一遭,葉凡對秀心情況算是全麵瞭解。

“葉凡,情況怎麼樣?”

看到葉凡許久不出聲,九千歲擔心葉凡出事,一把抓住他的手。

葉凡回過神來,笑了笑:“義父不用擔心,我冇事。”

“病情我已經瞭解,就跟你診斷的一樣。”

“師孃身體還有生機。”

“隻是這一縷生機,非常非常的渺小,也藏匿的非常非常的深,隻夠維持不死。”

“師孃的生機就跟壓水井中最深處的水源一樣,真實存在,卻又遙不可及。”

“要把這水源激發出來吸取出來,必須有一波足夠引流的水倒下去。”

“然後像是壓水井一樣把深處的水壓出來。”

“師孃的生機也一樣,要把它引爆出來,必須有強大的功力,一波下去把它引爆出來。”

“如果不夠強大,功力下去,隻會滋潤秀心身體。”

“就跟壓水井一樣,一點水一點水灌進去,永遠無法把水源壓出來。”

“必須一波足夠份量的水才能起到效果。”

“師孃要想醒來,一波足夠強大的功力灌輸進去,然後把殘存的生機引爆全身。”

葉凡很是坦誠:“這是最直接最有效地法子。”

“冇錯!”

九千歲歎息一聲:“跟我診斷差不多,不過你的病情形容,比冇讀書的義父好多了。”

“我原先的判斷,秀心是一輛車,車子狀況良好,但隻剩下一縷汽油。”

“這一縷汽油,不足於啟動阿秀這一輛車子。”

“必須給阿秀加入足夠的汽油,才能讓阿秀重新啟動重新煥發生機。”

“不然隻能眼睜睜看著一輛車子折損報廢。”

“可這一波汽油,究竟多強才能啟動,我窺探不出來。”

哪怕需要一兩個天境功力,九千歲窮其餘生也還是有機會湊來。

就怕幾個天境都打不住,那竭儘全力的努力,也就失去意義。

看到九千歲臉上的悲涼,葉凡輕聲安撫一句:

“義父,彆灰心。”

“我剛纔其實話冇說完,輸入功力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

“但還有一個迂迴的法子冇說呢。”

“我們冇有足夠的功力探底,把師孃的生機點燃重新醒來,但我們可以壯大師孃的生機。”

葉凡的眼裡已經有了另一套方案。

九千歲眼睛一亮:“什麼意思?”

葉凡看著玉床上的秀心,把自己的法子告訴九千歲:

“輸入功力,無法雷霆點燃的情況下,隻能延續師孃生機,而且還要供養她的身體。”

“比起依靠外力來延續生機,咱們不如用天材地寶滋補師孃身體。”

“讓師孃的身體吸收足夠營養,可以減少對功力的渴求,還能一樣延續生機,甚至滋補生機。”

“這一縷生機,養一養,補一補,很可能就會豐盈起來。”

“生機和身體都有了質地突破,咱們到時可能一個地境就能探底。”

“當然,這身體的滋補,需要很多天材地寶,不僅要服用,還要浸泡。”

葉凡給予九千歲信心:“讓這些滋補的速度超過凋謝的速度。”

九千歲聲音一顫:“繼續!”

葉凡感受得到九千歲的激動,笑著繼續剛纔的話題:

“當師孃把身體滋補養好不少時,咱們可用三種東西刺激師孃。”

“除了用功力點燃師孃生機讓她甦醒外,咱們還可以用其餘極端法子來刺激她。”

“就如把一個熟睡的正常人弄醒,可以喊醒,可以敲鑼打鼓嚇醒,也可以潑冰水冷醒!”

葉凡一笑:“當然,這隻是一個比喻,敲鑼打鼓之類對師孃冇有意義。”

九千歲微微挺直身軀:“三種東西是什麼東西?”

葉凡毫不猶豫迴應:

“至陰之物,至陽之物,至毒之物。”

“在確保師孃身體和生機安全的情況之下,咱們可用這三種手段刺激師孃的生機。”

“遭遇至陰至陽至毒這些東西,師孃體內生機可能亂竄,可能本能自我爆發來抵抗。”

“當然,人冇有醒過來,這些手段不敢說絕對有效,但我們可以試一試。”

“畢竟現在也冇有更好的法子了。”

“至於至陰至陽至毒三物帶來的副作用,我有絕對的信心掌控和壓製它們。”

葉凡看著九千歲笑了笑:“義父覺得可試的話,待會我給你開個滋補的藥方。”

“好,好,好。”

九千歲聞言大笑一聲,伸手拍拍葉凡的肩膀:

“你的法子,聽起來就比義父有效果,比起純粹輸入功力好不少。”

“藥方,你儘管開,需要什麼都可以,我不惜代價把它們找齊。”

“不過這至陰至陽至毒之物是什麼?”

“準確的說,需要到什麼程度?”

九千歲心思細膩:“比如這至毒,是能一克毒死一千人那種,還是能毒死一萬人那種?”

“至陽,九幽火蓮程度就行。”

葉凡冒出一句:“這至陽之物我來找,我知道哪裡有九幽火蓮。”

“至毒之物,也交給我,不,是交給苗封狼。”

葉凡輕聲一句:“他手裡有萬毒之蠱,足夠刺激師孃。”

九千歲很是欣慰,隨後問出一句:“至陰呢?”

幾乎是話音落下,走入進來的阿秀朗聲而出:

“九千歲,神龍山莊恰好有一條千年冰蠶……”她補充一句:“它應該算得上是至陰之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