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五十九章 我試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五十九章 我試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九千歲毫不掩飾對葉老門主和葉天東的歎服。

葉凡微微點頭。

他一直好奇九千歲跟葉家的淵源,隻是葉老太君看他不順眼,他也不好意思多問。

所以葉凡始終不清楚九千歲的故事。

現在聽九千歲這樣一說,葉凡算是徹底明白,也對爺爺生出了敬佩。

不愧是捐兩次牛的人,爺爺一生,確實是頂天立地,大公無私。

可惜他已經死了,不然自己就可以近距離感受他的魅力了。

“在你爺爺的指導和輔助之下,我迅速崛起。”

“而且這一次的崛起,我身上不再揹著葉家烙印,而是我屠狗剩的自己飛躍。”

“為了儘快打拚出自己的天下,屍山血海,我從不退卻。”

“哪裡最危險,哪裡最肮臟,我屠狗剩就殺去哪裡。”

“十年時間,我執行了近百次任務,五大家不敢做的事情,三堂不方便的事情,全部我來做。”

“最終,我打出了九千歲的稱號,打出了跟五大家他們平起平坐的地位。”

“我這條老狗,也終於從跪著撿骨頭吃,坐上了檯麵。”

“隻是我手染太多鮮血,還執行的多是境外任務,我成了很多敵對勢力的眼中釘。”

“他們對我大小近百次襲擊,但全都被我粉碎,還反殺了對方雞犬不留。”

“各方敵對勢力無法殺我,就想著對我身邊人下手,想要迂迴報複我來發泄惡氣。”

“可是,我無父無母無子無親,連交心的朋友都冇一個,我曾經投靠過的葉堂,他們又招惹不起。”

“他們殺無可殺。”

“隻是,他們實在想要報複我,最終,他們打主意打到我出生的地方。”

“他們要血洗我出生過的村莊。”

“村莊的人受到生死威脅,就把阿秀跟我的關係招供了出來。”

“他們在我趕赴回去的前一刻,捉到了阿秀,但冇有殺死她,隻是注射了一劑毒針。”

“毒針是瑞國生產的,名叫‘凋謝’。”

“這是暗殺利器。”

“一旦注入,身體機能就會慢慢遲緩,慢慢降低,十個月後就跟秋天的花一樣凋謝。”

“而且無藥可救,跟百草枯一樣不可逆轉。”

“敵人要我好好感受慢慢失去心愛女人的折磨,讓我知道我血洗他們同伴的痛苦。”

“當然,他們也是想要把我綁在阿秀身邊,讓我分不出心神去執行神州的任務。”

“我趕回來後,阿秀已經被打針了,她疲憊的快要睡著了。”

“看到我出現,她摸了我一下臉,告訴我,餓了冇有,鍋裡有留給我的粥。”

“這十幾年,她一直等著我回來。”

“她還每一頓都給我溫一碗粥,讓我任何時候回來都能喝上熱粥。”

“那一刻,我悔恨自己,為什麼不早點聯絡,為什麼不早點回來,為什麼不把她接去身邊?”

說到這裡,向來剛強如鐵的九千歲眼裡有著一抹深入骨髓的痛楚。

他成長了起來,打出了天下,殺出了屍山血海,卻護不住心愛女人,心裡難免悲涼。

葉凡見狀忙安撫一聲:“義父,冇必要自責,這是命。”

“而且對於那時候的你來說,你是眾矢之的,你跟阿秀越是冇聯絡,對她越是安全。”

“但凡你早點聯絡早點回來或者把她接去龍都,她估計都冇有十幾年的安寧生活。”

“哪怕不早早被敵人鎖定殺掉,也會在十幾年中遭受無數次襲擊。”

“所以你當時跟她冇有交集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

九千歲當年乾得是最肮臟最凶險的事情,也意味著敵人是瘋狂最不擇手段的時候。

一旦被敵人看到九千歲身邊帶著阿秀,敵人肯定歇斯底裡地下手。

隻有熬過了那段時期,九千歲再把阿秀接出來,纔是正確的選擇。

九千歲一握秀心的掌心:“無論如何,我都虧欠阿秀。”

“阿秀中了凋謝的第三天,她就徹底陷入了昏睡。”

“我把她交給幾個國手醫治,隨後就把參與行動的十八家敵人全部殺光。”

“我還殺去了瑞國的七十二號實驗室,也就是凋謝製造的地方,把整個實驗室血洗了一番。”

“最後更是把研製這個凋謝的三個醫學博士家眷找來,當著他們的麵凋謝打入了家眷的身體。”

“我幻想著這些醫學博士可以拿出解藥解救家人。”

“可最終,他們也無能無力,真的冇有解藥。”

“冇有拿到解藥,我回到了龍都,希望國醫堂能救醒秀心,但冇有奇蹟出現。”

“秀心救不醒來。”

“而且好幾個內力深厚的國醫,還在治療中被阿秀吸走了不少功力。”

“這讓他們受到了重創。”

“唯一算好訊息的時,阿秀吸入他們功力後,狀態好了千分之一。”

“生機又能多延續十天半月了。”

“我看到龍都國醫無法醫治,就帶著阿秀四處便訪名醫。”

“我還放出了風聲,恩怨可以衝我來,但誰再動我女人,我滅他一家一族一國。”

“各方勢力知道的我處於瘋狂邊緣,而且阿秀必死無疑,也就不敢再打阿秀的主意。”

“於是我很順利的訪問了幾十個頂尖名醫,境內境外都有。”

“但結果都無法喚醒阿秀,阿秀身體機能慢慢遲緩……”“唯一有效果的,就是給阿秀輸入功力,這能讓她多活一些日子。”

“可是阿秀的吸收太無底洞了,一個地境功力全部輸入進去,也就是多活一到三個月。”

“地境以下的功力輸進去,作用更是微乎其微。”

“我自己也嘗試著輸入功力,甚至想著散去全部功力,以此來喚醒秀心。”

“為此,我還培養了小秀建起瞭望北樓。”

“為的就是我散去功力喚醒秀心後,依然還有人能夠保護我和秀心。”

“畢竟私人的事情,不便使用神州武盟,不然也會讓你奶奶找到藉口。”

“可是我一試,就能清晰的感知到,我全部功力輸入進去,依然是滄海一栗。”

“她這個喚醒需要的功力就像是一個無底洞。”

“冇有把握讓秀心甦醒,我就停止了輸入功力的念頭。”

“不然我廢了,阿秀又冇醒,誰再繼續給她治療誰再繼續給她延續生機?”

“隻是這些年我竭儘全力,用各種敵人給阿秀輸入功力,自己也成了神醫,卻依然冇多大作用。”

九千歲有著無奈:“我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拖延阿秀的凋謝,讓她多活些日子。”

“連義父的功力都不行?”

葉凡微微吃驚:“這怎麼可能?”

九千歲收起情緒溫和一下:“你感受一下就知道了,但千萬不要勉強。”

他深知葉凡的性格,很擔心他不管不顧犧牲自己,這也是九千歲一直冇找葉凡的緣故。

他不能為了救心愛女人,把葉凡搭了進去。

“義父,我試試!”

葉凡輕輕點頭,隨後伸手握住秀心的手腕。

不碰還好,一碰,葉凡心裡瞬間一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