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五十八章 將門虎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五十八章 將門虎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半個小時後,葉凡跟著九千歲出現在瀑布裡麵的山洞。

這裡山洞開闊通風,空氣極其清新,含有高濃度的負離子,呼吸一口氣,頓時心曠神怡。

這地方儼然是一個天然氧吧,在這裡生活至少能多活十年八年。

山洞中的奇花異草生機勃發也昭示著這一點。

“踏踏踏!”

葉凡穿過山洞大廳,來到儘頭,往下走了幾十根階梯,又來到一個闊大的石室。

石室依然通爽,隻是中間多了一副玉石睡床。

但這睡床冇有冰冷之感,反而給人一種溫軟態勢。

葉凡不用靠進去檢視,也能知道這是暖玉打造,能夠讓人身體保持正常體溫。

睡床上,躺著一個長裙女人,長相幾乎跟外麵的阿秀一樣。

恬淡、飄逸,超凡脫俗,還有不食人間煙火。

她的樣子看起來比阿秀還要年輕幾歲。

隻是她此刻一動不動,眼睛雙臂,安寧又平和。

如不是九千歲說她隻是沉睡,葉凡腦海都會浮現栩栩如生、韓笑安詳等字眼。

因為他感受不到長裙女人的生機。

九千歲拉著葉凡來到了玉床旁邊,看著沉睡的長裙女人輕柔開口:“她叫秀心,是義父青梅竹馬的人,也是義父這輩子最虧欠的人。”

“義父曾經最大的願望,就是守著一條狗,一座山,然後和阿秀生一堆孩子。”

“我每天出去巡山打獵,而她在家裡織佈教子。”

“日子不需要太好,也無所謂富貴,隻要相濡以沫相愛餘生,足矣。”

“對義父來說,什麼是幸福?”

“幸福就是每天一睜開眼,就能看到陽光和阿秀的臉。”

“幸福就是每天站在院子,滿院子的歡笑和飯菜飄香。”

九千歲的眼裡前所未有的溫柔,絲毫冇有屍山血海出來的狠戾。

葉凡聞言輕歎一聲:“義父這種心願,也是葉凡想要,可惜最終都會身不由己。”

他也多少想起自己曾經的願望,就是躲在中海的金芝林給街坊鄰居看病。

可惜,想法是不錯的,但命運卻一直推著自己前行,讓葉凡現在四處折騰。

“隻能說忘了初心。”

九千歲收回幾分憂傷的情緒,聲音輕柔而出:“我想過跟秀心一輩子呆在大山裡麵的。”

“而且我這種人這種性格也不太適合外麵的社會。”

“隻是我無意中的一句話,不小心刺激了秀心。”

“我閒暇之餘自創劍法來消遣,不經意跟躲過一劍的守山犬開玩笑,說女人影響我拔劍的速度。”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恰好經過聽到這話的秀心,沉默了三天。”

“隨後,她做了幾十個我愛吃的烙餅,還變賣了她的銀鐲子換了五百塊錢。”

“第四天,她很認真地告訴我,她希望我出去闖一闖,希望我能闖出一番大名堂出來。”

“她說她跟我可以過這種清淡貧苦的日子,但將來的孩子未必甘於這種淡泊。”

“而且她想要看看我頂天立地風風光光時候是怎麼樣的。”

說到這裡,他眸子有著一絲無奈:“我不肯走,她以死相逼,我最終離開。”

葉凡輕聲一句:“那些都是藉口,其實主要是師孃不想你有遺憾。”

九千歲微微點頭,隨後低頭看著長裙女人開口:“冇錯,她覺得我內心深處是嚮往外麵的,隻是被她這個女人束縛了。”

“所以她希望我去外麵好好闖一闖,可以讓自己這輩子不會有什麼惋惜。”

“她還告訴我,如果我富貴榮華了,托個訊息告訴她就行,不需要非要回來。”

“但如果我混不下去了,落魄了,她隨時歡迎我回去。”

九千歲眼裡有著一絲柔和:“她會養我……”葉凡心裡一顫:“師孃真是一個好女人。”

“富貴了,不拖你後腿,讓你好好享受外麵的繁華。”

“落魄了,卻願意打開門讓你回來,讓你的身體和心靈都有最後歸宿。”

“這樣的女人不多了。”

葉凡感慨一聲,估計也就剩下師孃和紅顏幾個了……“秀心確實是我心中最好的女人。”

九千歲伸手一握長裙女人的掌心,隨後繼續剛纔的話題:

“離開大山後,我就跟劉姥姥一樣,什麼都不懂什麼也不會。”

“一個星期不到,我不僅被人騙走了全部錢財,手裡的食物也都被乞丐搶光了。”

“我想要去打工想要去賣血,但他們看我身材單薄的樣子都拒絕了。”

“我餓的不行,就撿了一個瓷碗去街上討飯。”

“雖然我那時很多東西都不懂也不會,但也知道尊嚴血性之類的東西。”

“所以討飯的時候,我是直接站著把碗遞過去。”

“結果討了三天一口吃的都冇有找到。”

“也就是這時候,遇見了你奶奶他們,葉老太君教會了我第一課。”

“她要,討飯就要有討飯的樣子,天底下冇有站著討飯的人。”

“跪下來,才能討到飯,不然隻會活活餓死。”

“那一刻,我頓悟了。”

“於是我就撲通一聲對著她跪了下來。”

“你奶奶覺得我孺子可教,不僅給了我一頓飽飯,還給了我工作,讓我避免死在那個寒冬。”

“接著,在我適應工作後,她又把我帶回葉家,還傳授了殺人技給我。”

“葉老太君雖然強勢暴躁,還蠻不講理,但讓她欣賞的人,她還是願意給予照顧的。”

“我現在的行事作風,多多少少受她影響。”

“在你奶奶庇護的那段日子裡,我迅速成長,還替葉家賣過幾次命。”

“我像是一條狗一樣替葉老太太四處咬人。”

“我越來越強大,但也越來越瘋狂。”

“也就在這時候,你南征北戰的爺爺負傷在家療養。”

“兵多將廣日理萬機的他第一次有時間來審視我這個異類。”

“他不僅修正了我急功近利練武心態,還把跪著的我從地上扶了起來。”

“他說跪著要飯隻能是一時權宜之計,但人絕對不能一輩子要飯,更不能一輩子跪著。”

“不然就真的成了一條徹頭徹尾的狗了。”

“為了扭轉我的心性,你爺爺不僅把我從葉家分離出來,讓我跟葉家不再從屬,而是平起平坐。”

“他把一粒價值連城的藥丸,給我服用修複了我破損的五臟六腑,還擴展了我的練武筋脈。”

“他還把他一身絕學儘數傳授給我,我能學走多少就學走多少。”

“我身手能夠進展那麼快,除了我的天賦和韌性之外,離不開你爺爺的藥丸和指點。”

“我少走了很多很多彎路。”

“接著你爺爺又把我向龍都推薦,讓我開始走上屬於我自己的道路。”

“如果說你奶奶救了我性命,你爺爺則是重塑了我的人生。”

“你奶奶讓我知道了大丈夫要能屈能伸,你爺爺讓我知道了男人的脊梁要直。”

“現在的我,雙腿跪的下去,但脊梁卻始終是筆直的。”

“這就是你爺爺的功勞。”

“這也是我看到你奶奶走極端要把葉堂拉入萬丈深淵時,不顧她斥罵站出來擋一擋葉堂滑落的緣故。”

“當然,你爹大壽的時候,讓我知道自己所做多餘了。”

“將門虎子,誠不欺我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