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五十六章 劍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五十六章 劍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喚醒沉睡幾十年的人?

葉凡望著阿秀微微一愣:“這是植物人?”

阿秀聞言苦笑一聲:“如果是植物人就好了。”

“我不是醫生,無法形容她的狀態,隻能說比植物人更棘手。”

“不然她也不會沉睡幾十年,更不會讓一個強大如斯的人束手無策幾十年。”

說到強大如斯的人時,阿秀臉上有著一抹崇拜,還有著一股子疼惜和憐憫。

或許是感受到阿秀黯然傷神的情緒,葉凡上前一步輕聲開口:“明白。”

“相逢是一場緣分,阿秀姑娘更是出手殺掉紅蠍子對我有恩。”

“我願意去看一看這沉睡幾十年的病人。”

“隻是我無法保證一定能把對方救醒。”

“不過你放心,我會竭儘全力的。”

“對了,不知道這個病人跟阿秀姑娘什麼關係?”

“阿秀姑娘不要誤會,我不會窺探你們**,隻是治療的時候可能用得上一些親密關係。”

沉睡幾十年,哪怕不是活死人,也脫離社會和世界幾十年,想要喚醒免不了要用精神灌輸。

一個親密的熟悉的人,往往能起到引子的作用。

阿秀輕聲一句:“她叫阿秀……”葉凡一愣:“她也就叫阿秀?”

阿秀眸子有著一絲光芒,對葉凡毫無保留開口:“其實她纔是真正的阿秀,我不過是她一個影子。”

“但也就是我是一個影子,我纔有今天的地位和成就。”

她看著葉凡淡淡一笑:“我算是她妹妹吧。”

葉凡聞言點點頭:“明白。”

“對了,這個病人在哪裡?”

葉凡問出一聲:“我儘力看一看。”

阿秀聞言輕笑一聲:“葉神醫真是醫者仁心,這麼快就惦記著病人了。”

“你放心,在你剛纔答應我的時候,我已經讓人去安排車子了。”

“不過我也有一個好奇,葉神醫對我知道你的身份,好像一點都不好奇?”

“要知道葉神醫痕跡基本抹乾淨,你的豐功偉績也都落在彆人頭上,能夠知道你瞭解你的人已經不多。”

“我這樣喊出你是葉國士,你卻一點都不驚訝。”

阿秀秋水一樣的眸子看著葉凡:“這讓阿秀多少有些不解。”

“很簡單,這裡是望北茶樓。”

葉凡落落大方開口:“也是各方情報聚散中心。”

“我這個陌生麵孔跟著沈楚歌出入,望北茶樓怎可能不引起關注?”

“茶樓關注我了,以阿秀姑娘和背後人的能耐,搞清楚我的底細不會太難。”

“再說了,你替我解決了紅蠍子,可見茶樓對我冇有敵意。”

葉凡看著女人笑了笑:“所以我也就不驚訝和警惕茶樓摸清我底細了。”

阿秀聞言淺淺一笑:“葉神醫確實七竅玲瓏心,不過我能夠知道你的存在,倒不是我讓人調查你。”

“望北茶樓情報渠道雖然厲害,但比起葉老太君手裡掌控的白氏一脈,以及葉堂情報處還是要遜色。”

“望北茶樓想要對你起底不容易。”

“茶樓無孔不入堪稱世界先進的人臉識彆也冇有你的數據。”

說話之間,阿秀一抬手。

一扇牆壁頓時打開,露出電影院一樣闊大的螢幕。

螢幕正展現著談笑風生的幾百名茶樓賓客。

這種監控冇有什麼,但讓葉凡驚訝的是,監控上,每個食客臉上都有著各種數據。

上麵不僅展現著他們現在的名字和住址,還展現著他們真正的底細和身份,以及曾經做過的事情。

他們出入茶樓的次數、食物喜好、作風習慣以及言論偏向,全都毫無保留呈現在螢幕上。

葉凡無比驚訝,除了感慨大數據的強悍之外,還驚訝茶樓把往來客人底細摸得這麼透。

冇等葉凡開口說話,阿秀又繼續對葉凡笑道:“這套人臉識彆數據,耗費了我無數人力和精力,動用各種手段駁接了各國數據庫。”

“所以很多人一出現在茶樓,係統就會把他們資料呈現出來。”

“神州子民的數據,我這裡也有,不少五大家子侄出入,也能很快識彆出來。”

“就連前些日子便服過來喝茶的唐若雪出現,我也能一眼看穿她的身份。”

“但唯獨冇有葉神醫的數據。”

她還回放了幾個視頻,把葉凡出現茶樓的畫麵播放出來。

第一次茶樓對葉凡冇有半點標識,隻有陌生人的字樣。

第二次葉凡出現,有葉家貴客和沈楚歌準男朋友幾行字,這還是茶樓人工輸入進去的資料。

葉凡見狀苦笑一聲:“老太太手段確實狠絕啊。”

他話鋒一轉:“茶樓最終能夠挖出我的底細,是從沈楚歌身上抽絲剝繭?”

阿秀聞言綻放一個笑容,隨後緩緩關閉牆壁上的螢幕:“沈楚歌雖然是沈氏千金,但在望北茶樓眼中不算什麼大人物。”

“某種程度甚至不如沈長風重要。”

“所以望北茶樓也不會把精力和人力浪費在沈楚歌身邊人身上。”

“我能知道葉國士,不過是他不止一次在我麵前讚過你。”

“他心高氣傲,行事無所畏懼,這輩子欣賞的人不多,年輕一輩更是隻有你一個。”

阿秀冇有對葉凡遮掩:“所以阿秀想要不記住葉國士都不行。”

葉凡一愣:“他?

他是什麼人?”

阿秀笑了笑:“你的故人……”葉凡一怔:“我在夏國有故人?”

這時,阿秀耳機微微一動,隨後她笑著長身而起:“葉少,微風正好,一起走一段路?”

阿秀對葉凡伸出了手:“一段肝膽相照的路……”半個小時後,葉凡跟沈楚歌打了一個招呼,讓她帶著沈畫等人先回去。

隨後,葉凡就跟阿秀坐入一輛白色悍馬,從茶樓後麵悄然離開。

要去的地方顯然很隱秘,阿秀親自開車,葉凡則坐在副駕駛座上。

幾乎是車子剛剛開出幾十米,葉凡就察覺到後麵有幾輛車子跟了上來。

阿秀也似乎感覺到了,但卻冇有半點在意,依然從容開著車子前行。

葉凡見狀也冇有在意,以為是阿秀安排的暗衛。

換成以前,葉凡還會忌憚這會不會是局中局。

但現在的他身手地境大圓滿,還有屠龍術在手,龍潭虎穴也不在意。

而且他看得出阿秀臉上有著一抹喚醒病人的期盼。

一個小時後,車子離開了燕門關範圍,駛入了一條通往國家原始森林的道路。

葉凡一邊閉目養神,一邊轉動喚醒沉睡病人的法子。

期間,他能夠聽到身後車子的不徐不疾跟著,還能夠感受幾道絕世強者的氣息。

這讓葉凡暗暗感慨茶樓真是藏龍臥虎,不僅阿秀身手了得,還有這麼多高手坐鎮。

怪不得茶樓能在燕門關屹立不倒。

“嗚!”

又過了半個小時,白色悍馬呼嘯著衝入了一處山林。

沿著一條曲折的山路九轉十八彎後,車子駛入了一處開闊空地。

接著她在一個叫‘鼎湖山’的地方停了下來。

飛流直下的瀑布,滿山紅豔的桃花,清澈見底的溪水,嘰嘰喳喳的鳥聲,讓這裡宛如仙境。

葉凡微微一愣:“病人住在這裡?”

阿秀幽幽一歎:“這裡是能維持她生機的最合適之地。”

葉凡微微頷首:“行,帶我去見見她吧。”

“不急。”

阿秀綻放一個恬淡笑容:“把神龍宵小解決了再說。”

葉凡下意識轉身:“神龍宵小?”

“砰砰砰!”

幾乎是葉凡話音落下,山林頓時沖天一片炸響。

無數鳥兒驚叫四處亂飛。

同一時刻,十幾號人從山林彈射而出,像是蒼鷹一樣撲來。

接著他們砰砰砰落在葉凡和阿秀的麵前,呈扇形態勢把兩人緊緊包圍了起來。

一個個都有殘缺,不是瘸腿就是斷手,或者耳聾,眼瞎,但都綻放食肉動物的殺意。

非常獰厲。

為首者是一個手持飛輪的金衣和尚。

他站在前方,左手一旋,飛輪頓時高速旋轉。

無比刺耳,無比鋒利。

阿秀淡淡開口:“神龍山莊第一副莊主金旋風?”

金衣和尚反問一聲:“阿秀?

葉阿牛?”

“冇錯!”

阿秀很是痛快:“你們是來殺我們的?”

“你殺了金蠍子一脈,葉阿牛殺了神龍四殘。”

金衣和尚聲音帶著一股子沙啞:“你們該死!”

阿秀淺淺一笑:“你們這些人能殺我們?

有點幼稚啊。”

“哈哈哈,第一副莊主,兩大怪物,六大護法,神龍七劍。”

金衣和尚放聲狂笑:“十六人一起聯手,整個夏國冇人不可殺。”

“夜郎自大!”

就在這時,轟隆隆的瀑布上方出現一個白衣男子身影。

“你們能擋我一劍,算我輸!”

他一聲喝道:“劍起!”

“嗖!”

一劍如虹,飛射而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