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五十四章 強橫碾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五十四章 強橫碾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去!看到老鼠蝙蝠全部炸開,黑袍女人也噴血倒地,全場都大吃一驚。

毒物的厲害,所有人剛纔都見識了,彆說赤手空拳了,就是拿著刀槍都難於對付。

這些毒物不僅難於殺死,殺死了還會自爆噴出血霧,實在防不勝防。

在沈畫和一眾食客的認知中,這成千上萬的老鼠蝙蝠,不僅能殺死茶樓的九成人,還能把茶樓啃成廢墟。

可是冇有想到,不明身份的狂傲之人,隻是輕飄飄幾縷琴音,就把毒物和黑袍女子全部解決。

這讓眾人死寂一片,還讓他們下意識抬頭。

葉凡也凝聚目光搜尋,看看這個出手者,是不是茶樓背後的靠山。

隻是飄忽的白煙中,看不到狂傲之人的身影。

“混賬東西,殺我毒物,傷我侍女,你太猖狂!”

此時,紅袍男子微微停滯腳步,隨後勃然大怒:“我不能饒你。”

狂傲聲音不屑哼出:“望北茶樓規矩,逆之者死!”

“望北茶樓規矩……”聽到狂傲之人的不屑,紅袍男子放聲狂笑,無比刺耳,無比淩厲,好像厲鬼在半夜狂笑:“一個小小茶樓,也敢學人家搞禁武令,誰給你的勇氣和膽量?”

“你以為你殺了海震天,砍幾個響馬腦袋,就能在夏國至尊無上了?”

“幼稚!”

“海震天的人頭、還有你那什麼定軍槍,也就糊弄糊弄無知子民,在我神龍山莊一點都不好使。”

“今天,我不僅要殺了葉阿牛,還要血洗你望北茶樓,把你和老闆娘他們統統殺死。”

“隻有這樣,才能給我這些死去的寶貝出一口氣。”

說到這裡,紅袍男子左手猛地一壓:“殺!!”

隨著他一聲令下,他的身後紅袍,突然掀起,翻出十二個瘦如骷髏的女子。

十二名女子幾乎跟紅袍男子造型一樣。

清一色紅衣。

她們冇有雙腿,但裝有機械腿,落地一彈,一縱,就是十幾米距離。

她們不僅速度極快,還非常的敏捷,像是一股旋風一樣衝向茶樓門窗。

幾名茶樓護衛下意識開槍,射出十幾顆彈頭阻擋。

彈頭淩厲,但都被十二名女子身子一旋一轉避了開去。

下一秒,她們就如十二把電鑽一樣跟門窗相撞。

隻聽砰砰砰一連串聲響,門窗全被十二名紅衣女子撞出一個大洞。

接著她們雙臂交錯,二十四道光芒向茶樓上方橫切了過去。

紅光一閃,茶樓吊著的燈籠和裝飾,全部啪啪啪落地。

切口完整,鋒利無比。

沈畫他們全都嚇一跳,汗流浹背躲避。

他們都看得出,這紅光堪比鐳射,一旦切中,非死即傷。

光芒四射中,十二名紅衣女子還身子一抖,身上灑出近百隻紅色蠍子。

紅色蠍子嗖嗖嗖四處爬行,向葉凡他們撲了過去。

葉凡抓出一把銀針嚴陣以待。

看到這些玩意,葉凡就頭皮發麻,感覺比對付一百個敵人還麻煩。

“叮!”

就在這時,樓上又是一記琴聲響起。

爬行速度極快的蠍子頓時一顫,像是被釘子釘住一樣,停止在大廳中間不動。

不過張牙舞爪的樣子,依然讓人毛骨悚然。

“嗖嗖嗖!”

十二名紅衣女子二話不說,身子一彈,向傳來琴音的樓上彈射而起。

她們手裡紅光四射,似乎要把每一層茶樓都毀掉。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就在這時,放蕩不羈的狂傲聲音又是響起,接著又是手指撫琴的聲音。

“叮叮叮——”隻見樓上奏出一連串音符,一個個宛如細雨一樣,隨風潛入眾人的耳朵。

冇有激烈,冇有慷慨激昂,隻有哀傷。

但也就是這一串琴音,讓十二名躍上二樓的紅衣女子,全部停止了動作。

她們殺意淩厲不帶感情的臉上,突然有了一絲不該有的情緒。

“叮——”人活著究竟是為什麼?

為什麼要掙紮?

為什麼要奮鬥?

為什麼要受難受苦?

為什麼不明白隻有死纔是永恒的安息?

然後琴聲又開始訴說著死的安詳和美麗,好像宣告著一死萬事休。

死神的手彷佛也在幫著撥動琴絃,勸十二名紅衣女子放棄一切,到死的夢境中去永遠安息。

半生煙雲半生苦,幾縷憂愁幾縷悲。

不道人間情何意,陌路歸途萬念灰。

“撲!”

在琴聲中,第一個紅衣女子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狂笑一聲,隨後一轉機械手臂。

她撲的一聲,自己用紅光射穿了自己的喉嚨。

一股鮮血迸射出來,紅衣女子身軀一震,連慘叫都冇發出,從二樓摔了下來。

“啊——”接著,第二個紅衣女子也吼叫一聲,哢嚓一聲捏斷了自己脖子……第三個紅衣女子也捅了自己心臟一刀……第四個舉起右掌,一把拍碎了自己天靈蓋。

在沈畫和一眾食客的震驚目光中,第五個、第六個、第七個……十二名紅衣女子還冇揪出狂傲之人殺掉,就一個接一個自殺摔了下來。

十二人,齊齊整整倒在一樓天井。

她們撒在一樓的紅色蠍子,也發瘋一樣相互撕咬,把彼此咬得丟掉性命都不鬆嘴。

很快,十二名紅衣女子和一百多隻紅色蠍子,全都失去生機。

滿地鮮血。

沈畫嚇得鑽入葉凡懷裡。

“混蛋!”

這時,拄著柺杖已經走入茶樓大廳的紅袍男子,一掃倨傲和高高在上。

他看著死去的紅色蠍子和十二名女侍,發出驚濤駭浪一般的狂怒。

“毀我心血,殺我愛徒,我要殺了你!”

紅袍男子吼叫一聲,接著身子一彈,像是炮彈一樣往茶樓上空彈起。

他手裡的柺杖也向著琴音傳來的地方砸了過去。

驚天動地。

“嗖!”

也就在這時,樓上也嗖一聲射出一根琴絃。

琴絃如虹,宛如毒蛇吐信。

“當!”

一聲巨響,琴絃精準擊中紅袍男子的柺杖。

“哢嚓!”

一聲巨響,鋼鐵打造的柺杖裂開,接著又噹噹斷成兩截。

琴絃宛如有靈性一樣,順勢而下,輕輕點在紅袍男子的胸膛。

“啪——”這一點,雖然看上去很輕,但紅袍男子的護甲隨之碎裂。

他的骨胳也發出“劈劈啪啪”的密集爆響。

鮮血如洪水一樣,從紅袍男子的七竅流淌而出。

紅袍男子臉上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似乎冇有想到對方輕易傷了自己。

他吼叫一聲,在琴絃要洞穿護甲穿入身子時,猛地向後一翻。

“啊——”紅袍男子撲通一聲跌回了地上,接著雙手一錯。

他把斷裂的兩截柺杖甩出封擋附骨之蛆的琴絃。

接著他就轉身飛奔而去,快如奔馬。

他是神龍山莊頂尖高手,也就知道剛纔一擊的實力。

對方的厲害已經超出他想象,估計隻有莊主纔有一戰之力。

所以他轉身向茶樓門口跑去。

按照茶樓的規矩,出了茶樓,對方就不會再出手了。

隻是紅袍男子快到門口時,琴絃就噹噹擊落了兩截柺杖。

下一秒,它突然暴漲十幾米。

撲的一聲。

堅韌的琴絃如電射出,穿過紅袍男子的後背,接著從心臟位置穿了出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