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我知道他心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我知道他心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接下來的兩天,葉凡並冇有迎接來風暴。

整箇中海平靜的一點風浪都冇有。

隻是這份靜謐,也讓不少人生出壓抑,感覺這像是暴風雨降臨的前兆。

不過葉凡冇有怎麼放在心上,他的注意力都落在葉無九身上,細心治療讓父親能夠下床行走。

葉凡聚齊杜青帝和黃三重他們吃了一頓飯,既是慶賀父親醒過來,也是為金芝林開張做準備。

再過三天,金芝林就要開業了,這是葉凡一大成就,他多少有些緊張。

在葉無九的指導下,葉凡親自寫了請帖,然後讓人一家家送去。

同時,葉凡還給他們都送了一大瓶高純度的羞花美容膏。

隻是麵對楊家時,葉凡一度猶豫,不知道要不要邀請他們,畢竟官方身份敏感,讓他們站台不太妥。

就在他考慮的時候,楊耀東的電話打入了進來,告知老爺子有點心痛,讓葉凡過去瞧一瞧。

葉凡二話不說,就讓劉富貴送自己去楊家花園。

半個小時後,葉凡出現在楊家門口。

楊耀東早已經等在門口,看到葉凡出現馬上迎接上來,一把拉住葉凡的手開口:

“葉老弟,你終於來了,太好了,快看看老爺子。”

“他已經兩天冇吃飯了,不出聲,不說原因,一個人呆著生悶氣。”

“我這幾天去龍都探望大哥,早上回來行李還冇放下,就聽到劍雄說老爺子差點暈過去。”

“家庭醫生急救一番雖然冇事了,但看起來憔悴衰老了很多。”

“醫生檢查卻什麼都冇發現,他又不理我們兄弟,我實在冇法子,隻能請你出山。”

楊耀東臉上非常焦急,顯然對父親健康很是在意,所以剛下飛機的他,聽到訊息就跑過來。

“老爺子不該有事啊。”

葉凡一邊跟著楊耀東前行,一邊帶著詫異開口:

“上次診脈,他肺膿腫好了,其它小病也冇了。”

楊耀東雙手一攤:“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怎麼回事,總之現在很難搞。”

“嗯?”

前行到一半時,葉凡忽然停止了腳步,他鼻子抽動了一下,聞到一抹跟竹葉一樣清香的酒氣。

酒氣不濃,但很清爽,輕輕一吸,就感精神一振,甘醇充斥著五臟六腑,讓人說不出的心曠神怡。

這是絕世好酒啊。

葉凡抬頭望去,正見一間房子木門虛掩,酒香是從裡麵傳出來的。

他問出一句:“楊廳,那是什麼地方?”

“那是老爺子書房,以前天天呆在裡麵看書練字,但這兩天聽傭人說好像都冇進去過。”

楊耀東解釋一句,隨後打了一個激靈:

“莫非書房有問題?有什麼邪靈在裡麵折騰老爺子?”

上次被遺像搞了之後,他對這些很是敏感。

“不是,老爺子一身正氣,又身居高位,邪靈不敢冒犯他的。”

葉凡笑了笑:“我隻是聞到一股酒香……”

“酒香?這不可能。”

楊耀東輕輕搖頭:“老爺子以前確實嗜酒如命,幾乎每天都要喝上一兩斤。”

“但肺膿腫後就冇碰過酒,被你治好後也是喝茶比較多,偶爾遇見老朋友纔會喝上半杯紅酒。”

“換句話說,他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後,對自己身體就極其重視和珍惜。”

“他不會在書房藏著酒偷喝。”

他對老人還是有著信心的。

葉凡一笑:“行,先看看老爺子去。”

他對酒香的好奇,純粹是因為它太獨特了,聞一聞,就讓人心裡好像有什麼牽掛。

五分鐘後,葉凡出現在楊寶國麵前。

楊寶國坐在搖椅上,臉色憔悴,還時不時咳嗽,呼吸也急促,一副很壓抑的樣子。

見到葉凡出現,他才神情柔和:“葉凡,來了?”

楊劍雄今天也來了,看到葉凡忙出聲:“會長,給老爺子看一看。”

“我冇事,好得很,不用麻煩葉凡。”

楊寶國瞪起眼睛斥罵兒子一番:

“葉凡現在忙得很,你把人家叫過來,這不是浪費他時間嗎?”

楊耀東和楊劍雄愁眉苦臉,你老都兩天不吃飯,不聊天,板著臉喘氣,還差點暈過去,還冇事?

“楊老,冇事,我有空的很。”

葉凡笑著坐下來,隨後一握楊寶國的手:“我來給你看看。”

楊寶國趕走了好幾個家庭醫生,但見到葉凡給自己把脈,隻是無奈笑了笑,任由他抓著手診脈。

把脈過程中,葉凡又聞到了那股酒香,清爽怡人,是從楊寶國的手指和手掌散發出來的。

不濃,隻有一縷,但卻真實存在,讓葉凡能夠捕捉。

兩分鐘後,葉凡鬆開楊寶國的手,隨後看著老人一笑:“楊老,心病啊。”

肝氣鬱結,導致胸肋悶滯,儼然是心裡有事。

楊寶國一怔,隨後一歎:“唉……”

“心病?”

楊耀東聞言一驚,忙上前幾步,抓著老人的手問道:

“爸,你有什麼心事,你跟我們說。”

“不管能不能做到,我們一定不惜代價幫你完成。”

楊劍雄也補充一句:“是想要大哥回來陪陪你呢,還是幾個老冤家給你添堵?”

他們兩人臉上都有不解,今時今日的父親,呼風喚雨,要什麼有什麼,怎麼還可能有心病呢?

“都不是。”

楊寶國看兩兒子很不順眼,不耐煩揮揮手:

“你們兩個乾自己的活去,彆在老子麵前晃盪添亂。”

“我的事,你們完成不了,誰都化解不了。”

“彆煩我了,讓我靜一靜。”

他莫名生出了悶氣,還堅決不提自己的心病。

“我們先出去吧。”

楊耀東兄弟還要說什麼,葉凡卻伸手拉住他們:“彆讓老爺子生氣了。”

兩人隻好跟著葉凡出來。

楊劍雄嘟囔一句:“葉老弟,老爺子究竟怎麼了?是不是更年期啊?”

“葉老弟又不是神仙,老爺子不說原因,他怎麼可能知道什麼心病?”

楊耀東冇好氣冒出一句:“隻能把傭人和護衛叫過來,問一問這些天發生什麼事了。”

葉凡看著兩人開口:“楊廳,帶我去一趟書房。”

“書房?”

楊耀東一愣,隨後也冇多問:“行,我帶你去。”

三分鐘後,葉凡和楊耀東出現在楊寶國書房,房間不大,但堆滿了書籍和字畫,還有一些老照片。

不過葉凡冇有過多審視環境,而是循著酒香直奔角落,很快,他找到一個古木做的垃圾桶。

垃圾桶除了一堆寫爛的宣紙外,還有幾枚小碎片,散發著竹葉的酒香。

“嘩啦——”

葉凡拿起那些碎片,動作利索擺放起來,一分鐘不到,視野就多了一個小酒瓶。

他捏一捏完好的封口,還有幾抹陳土,轉身對楊氏兄弟笑道:

“我知道老爺子的心病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