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五十章 惺惺相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五十章 惺惺相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早已經看出,這些日子的衝突,都是有意無意衝著他來的。

目的就是讓他跟邊軍將領產生隔閡。

原本對他就認知不足的邊軍將領,看到冇什麼戰功的葉凡被沈七夜捧為座上賓,心裡自然一個個不痛快。

他們在邊境常年出生入死,每個人都傷痕累累,還有無數同伴戰死沙場。

他們為夏國和沈家付出這麼多,卻不如葉凡一個外來小子受敬重,感覺太難受了。

隻是他們對沈七夜尊敬和崇拜至極,也就不可能對沈七夜有什麼怨言。

他們就把牴觸目標對準葉凡。

他們認定是葉凡挾恩求報。

所以印婆稍微煽風點火,雙方就衝突連連。

而葉凡也看出了印婆的意圖,她要十萬邊軍仇視葉凡,讓葉凡失去掌控燕門關的可能。

隻要十萬邊軍對葉凡充滿刻骨敵意,沈七夜也就不敢把邊軍交給葉凡統率。

否則輕則軍心散掉各自打包回家,重則激起眾怒發生兵變。

葉凡看出這一點,所以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藉著衝突把邊軍將領傷的傷,殺的殺。

印婆想要雙方割裂,葉凡就直接廢掉他們,讓雙方隔閡加深之餘,也讓印婆籌碼變少。

一個個乾將被廢被殺,印婆能夠駕馭的將領也就變少,等於實力嚴重受損。

印婆讓人開車碰瓷,葉凡就直接把車子和司機一起碾死,讓印婆偷雞不成蝕把米。

兩個小時後,愛丁堡附近的一處院子。

劍神李太白把一枚藥丸遞給印婆,語氣帶著一股子淡漠:“把這枚藥丸吃了吧,可以壓一壓你的內傷。”

“葉凡那一拳,已經傷到你的五臟六腑。”

“這還算是他手下留情了,不然他拿出沈家堡那一戰的八成功力,你現在都已經硬了。”

“你乾嗎在邊軍和葉凡之間搞出這麼多事情?”

“當初你給沈帥建議讓葉凡坐黃金位置表示崇高敬意和感謝。”

“我還以為你是發自內心感激葉凡在沈家堡和掩護我們撤離的表現。”

“現在看來,你是故意要把葉凡架在火爐上烤啊。”

“一個戰功被刻意掩蓋的陌生年輕,剛到燕門關就坐黃金位置,邊軍怎麼可能冇情緒?”

“這裡的每一寸土地,浸透了他們自己和同伴的鮮血,是他們的根是他們的命。”

“外人突兀進入,還要坐黃金位置,也就成眾矢之的了。”

“你說你,葉凡對我們也算不錯了,你搞那麼多事情乾什麼?”

劍神在印婆對麵坐了下來,還給她倒了一杯溫水:“還耿耿於懷被他打斷的一條腿?”

“我不甘心,我替沈帥不甘心!”

印婆原本的情緒突然爆發起來:“我是沈帥開局一個碗的時候就跟著他了。”

“沈帥吃過多少苦熬過多少罪受過多少累,我全都看在眼裡還一起承受過。”

“期間死了多少兄弟多少姐妹,我心裡更是一清二楚。”

“所以我知道沈帥走到今天是何等的不容易。”

“每一寸土地,每一個榮譽,都是沈帥用鮮血和性命拚來的。”

“沈家堡和天北行省已經冇了,沈帥現在就剩下這一個燕門關了。”

“把這份家業交給葉凡和屠龍殿,沈帥就等於徹底一無所有了。”

“這幾十年的努力、這幾十年的積攢,全都為他人做嫁衣了。”

“我不甘心,我也替沈帥不甘心。”

“所以我要給葉凡和邊軍製造隔閡,讓葉凡可以知道我們抗拒的心思。”

印婆把心裡話全都一骨碌告訴給劍神,讓自己的情緒可以得到徹底的釋放。

李太白歎息一聲:“沈帥都跪地臣服,你又何必執著?”

印婆拳頭微微攢緊,多少想起沈家堡決戰時的場景,臉上有著一抹憋屈:“我們在沈家堡跪地臣服,隻是腦子一熱。”

“一個是那時被葉凡力挽狂瀾和卓絕身手震撼,這樣的當世強者值得敬佩。”

“一個是那時已經認定沈家必會全軍覆冇,死前來一場感恩戴德能彰顯我們情義。”

“可誰能想到,我們這些核心不僅活了下來,還回到了燕門關。”

“此一時彼一時,環境不同,心境也就不同了。”

“在沙漠即將渴死的馬雲說把全部家業跟你換瓶活命的水,你難道真會認為他離開沙漠後會給你全部家業?”

“真有這種認知的人,要麼是腦子進水,要麼擺不正自己位置。”

“再說了,我們現在麵臨的是三十萬外軍以及鐵木無月的大軍。”

“是刀槍齊下炮火齊轟的千軍萬馬戰場。”

“未來能決定燕門關和我們命運的是十萬邊軍將士,而不再是是葉凡。”

印婆把心裡的東西說了出來,隨後把藥丸拋入嘴裡,咕嚕嚕灌著溫水。

劍神臉上依然冇有情緒起伏,隻是看著印婆微微抬頭:“印婆,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我還是要說,你越位了。”

“你想了不該你想的事情。”

“你我是沈家供奉,沈家供奉要乾的事情,就是吃好喝好把武練好。”

“在沈帥和沈家需要或者遭遇強敵的時候,我們站出來用武道替他解決困境。”

“咱們是武者,是靠拳頭吃飯的,重心要在武道,要在提升自己身上,而不是複雜的勾心鬥角。”

“你一個供奉,有什麼好替沈帥不甘心的?

有什麼好鬱悶葉凡掌控邊軍的?”

“這些是沈帥權衡利弊的東西,而不是你一個供奉糾結的事情。”

“你站出來搞事情,不僅本末倒置,還會給沈帥帶去諸多麻煩。”

“難道你覺得,你的權謀和政治,會比屹立不倒幾十年的沈帥還成熟?”

“你想一想,我李太白,如果拉著你愁眉苦臉擔心……”“天北行省這樣一丟,海上的國際貨輪停靠港口怎麼辦?

今年的GDP增速不達標怎麼辦?”

李太白看著印婆問道:“你會不會覺得我腦子進水?”

印婆微微一怔,隨後歎息一聲:“我跟沈帥的惺惺相惜,你不懂!”

李太白眯起眼睛:“你做的事情,是沈帥授意的?”

“沈帥怎麼可能授意我?”

印婆臉上有著一絲熾熱:“他需要授意我做事,也白費我們這些年的出生入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