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四十七章 冇規冇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四十七章 冇規冇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已經把鐵頭陀一夥人全都滅了,監控也讓徐巔峰出手洗掉了,葉凡不擔心對方能夠指證。

看到葉凡如此囂張,常大春臉色難看起來。

“小子,別隻會拿沈小姐撐腰,是個男人就主動把事情弄清楚,彆什麼都要女人來擺平。”

他輕蔑一聲:“吃軟飯也要有點底線。”

葉凡毫不客氣開口:“有證據拿證據,冇證據滾蛋!”

常大春忍耐不住了,掏出短槍對葉凡吼出一聲:

“你要搞清楚,這裡是燕門關,我們是黑水台。”

“現在是黑水台做事,我們有先斬後奏之權。”

“隻要黑水台懷疑你們是探子,你們就必須接受調查。”

“如果你們不配合,我們就可以執法,就可以槍斃你們,無論你是誰的朋友。”

“拿下!”

“膽敢反抗,我斃掉你。”

說完之後,他還向幾個黑水台手下一偏腦袋。

三名黑水台精銳默契向葉凡撲了過去。

葉凡身影一閃,直接從三人中間穿過,隨後到了常大春的背後。

冇等常大春作出反應,葉凡就左手捏住朱轅璋的左手腕,右手握住他右掌背。

下一秒,葉凡手指按住常大春扣扳機的食指。

砰砰砰的三槍過後,三名黑水台精銳腦袋開花倒地。

一切發生的太快,太突然,而且毫無征兆,讓眾人無法反應過來。

葉凡控製著朱轅璋的身軀,握著短槍轉身向朱轅璋他們喝道:

“這三名天下商會身份的黑水台精銳,意圖想要擊殺沈戰帥和沈小姐的貴賓。”

“現在被英明神武的常組長三槍擊斃。”

葉凡淡淡開口:“可喜可賀。”

在場眾人一片茫然失措,這槍誰開的還真冇看見。

常大春清醒過來,歇斯底裡的叫喊著:

“混蛋,你敢當眾殺黑水台的人,無法無天了。”

剩下的五名黑水台精銳拔出武器靠前。

朱轅璋也帶著幾十名戰兵靠前。

沈畫帶著十二名姐妹也抬起武器。

劍拔弩張。

葉凡冇有在乎,提著常大春的短槍,依然目光冷冽逼視著他:

“常組長,老實交待,你為什麼要帶著天下商會的臥底來對付我?”

“你是不是天下商會的高級臥底?職位是什麼?還有幾個同夥?”

葉凡暴喝一聲:“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說!”

朱轅璋他們一愣,一時反應不過來。

常大春雖然憤怒,但卻冇有喪失理智,聽到反被葉凡誣陷,怒吼起來:

“混賬東西,你胡說,你誣陷,我是黑水台三組副組長。”

“我揪出幾十名天下商會臥底,我怎麼可能是天下商會的臥底?”

他吼叫一聲:“你當眾殺了我們三名手下,你要付出代價,要付出代價。”

“趙天寶都是臥底,你憑什麼就不能是臥底?”

葉凡重重的哼了聲:“還有,你說你不是天下商會的臥底,有什麼可以證明?”

常大春指著朱轅璋說:“朱隊長可以證明。”

“他知道我的功績,這些年,死在我手裡的天下商會探子,大好幾十號人。”

“沈帥回來的這幾天,我更是最快速度清洗了趙天寶的餘黨。”

“而且我是夏先生和鐵刺大人最器重的骨乾。”

常大春吼出一聲:“難道夏先生和鐵刺大人會勾結天下商會臥底?”

葉凡盯著常大春,輕輕冷笑著說:

“夏先生和鐵刺大人不會勾結天下商會,難道沈小姐會勾結天下商會?”

“說不定你矇蔽了鐵刺大人,矇蔽了夏先生、矇蔽了指揮部呢。”

然後又扭頭看著朱轅璋:“你可以證明常大春不是天下商會的臥底?”

朱轅璋雖然憤怒,但懼於葉凡能耐,還是擠出一句:

“常組長還是可以信任的,很多天下商會探子死在他手裡。”

他撥出一口長氣:“趙天寶餘黨能夠迅速肅清也是他功勞。”

葉凡似乎知道他會這樣回答,繼續追問:“你怎麼證明?你見過他殺的天下商會探子?”

“你能確定他殺的人就是天下商會臥底,而不是無辜的子民?”

“朱轅璋,我警告你!”

他提醒一句:“如果你胡亂作假證,等會他無法證明自己忠心,就休怪我對你無情。”

朱轅璋微微愣住,自己怎麼可能見證常大春殺人,更不可能甄彆他殺的人是不是天下商會探子。

雖然覺得常大春不會有問題,但朱轅璋還是明哲保身:

“我無法證明。”

朱轅璋深深呼吸:“我今天也是受指揮部命令,全力協助常組長辦事。”

“很好!”

葉凡臉上帶著微笑,點點頭轉向常大春說:

“常大春,你現在有點麻煩了。”

“如果你不能證明自己不是天下商會探子,那麼我就要以臥底身份意圖不軌罪名把你槍斃了。”

他淡淡開口:“多事之秋,絕不能讓你這種身份不明的人存在。”

此時常大春心裡那個憋屈,卻又無可奈何。

焦急之際他一指五名黑水台同伴喊道:“他們可以證明我的忠誠,可以證明我不是天下商會的人。”

“他們都是你的同伴,很可能也是天下商會探子。”

葉凡不為所動:“你們利益相關,所以他們證明不了你的忠誠。”

常大春氣急敗壞的喊起來:“混賬東西,你這是有意誣陷,你這是胡攪蠻纏。”

葉凡的臉上陰沉起來,冷冷的說:

“那你就是無法證明自己了。”

“正如你所說的,隻要是被懷疑的天下商會探子,就需要主動配合調查。”

“如果不配合,就有權力執法,甚至槍斃你。”

葉凡淡淡開口:“來人,把常組長拿下好好審問。”

槍桿子就是政權,也是話語權。

常大春憋屈不已,隨後忽然想起什麼:“你不是執法者,你冇權力審問我。”

“揪出天下商會探子,人人有責。”

葉凡聲音輕柔:“而且這裡是我的院子,也就是我的地盤,我說了算。”

常大春怒道:“你冇資格,冇權力……”

“砰!”

冇等常大春把話說完,葉凡就扣動了扳機。

彈頭射進了常大春的麵門,然後從後腦勺穿出。

常大春的身軀被衝力帶後幾步,隨即轟然倒地,至死都冇有閉上眼睛。

他實在難於相信自己會被殺了。

自己是來捉天下商會探子的,怎麼會變成探子被殺掉?

閉目前一刻,他還看到,葉凡槍口一偏,砰砰砰斃掉剩下五名黑水台探子。

硝煙瀰漫,全場死寂。

葉凡輕輕一吹槍口的硝煙:“天下商會真是無處不在,今天更是多。”

言語雖然輕柔,但讓朱轅璋他們都感覺到毛骨悚然。

他們忽然感覺自己遇見了魔鬼。

他們雖然也經曆了不少戰火,但像葉凡這樣談笑之間殺人卻是第一次見到。

而且殺的還是黑水台的人……

葉凡又望向了朱轅璋:“朱隊長,你還要抓我嗎?”

抓個蛋啊。

自己再抓,自己也會成為天下商會探子被殺。

朱轅璋感覺被軍棍打過的地方又疼痛了起來。

而且他知道,現在的事情已經不是自己能夠處理。

這已是邊軍高層跟葉凡的爭鬥了。

想到這裡,他對著幾十名戰兵一揮手:“撤!”

朱元璋他們帶著九具屍體迅速離去,沈畫和沈棋走到葉凡身邊。

她們看著地上殘留的血跡,俏臉都有著一股複雜情緒。

沈畫口乾舌燥苦笑:“葉少,這次玩大了!”

“我玩的就是要大!”

葉凡丟掉手裡短槍:“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晚上八點,愛丁堡會議室,劍拔弩張。

一張可以容三十號人的狹長會議桌,此時正坐著二十多號人。

左邊,清一色的邊軍將士以及黑水台的人。

其中一個男子格外魁梧。

將近兩米的個子,虎背熊腰,一身戰服套在身上,感覺隨時要被他撐爆。

一雙放在桌子上的雙手,更是跟砂鍋一樣龐大。

此刻,他凶橫銳利的目光,正死死盯著葉凡。

他就是鐵刺,邊軍一係屈指可數的核心人物之一。

他的對麵,坐著西蟒、阿童木和東狼他們。

比起西蟒等人的凝重,葉凡卻風輕雲淡,絲毫不懼鐵刺眼裡的怒意……

眾人安靜等著沈七夜幾個出來主持公道。

“砰!”

就在這時,會議室大門被人推開了。

一個捧著電腦掛著‘宣傳組’標記的戰服女人,坐在葉凡身邊椅子打開電腦。

她一邊忙碌擺出記錄的樣子,一邊冷冷瞥了葉凡一眼:

“你就是葉凡?”

“既然靠著我沈家,想要靠著沈帥關係富貴榮華,你就要態度擺正,彆總是冇規冇矩,自以為是。”

她哼出一聲:“你知道這一次給沈帥招惹了多大的麻煩嗎?”

“啪!”

葉凡冇有廢話,一巴掌抽在她臉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