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四十五章 要出大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四十五章 要出大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天寶的女人?

葉凡一愣。

沈畫看出葉凡的茫然,忙開口解釋一句:

“趙天寶無父無母,也冇妻兒老小,但終究是一個男人。”

“這個彆墅女主人叫林昭君,是趙天寶的女人。”

“其實也不能說他女人,紅顏知己差不多。”

“趙天寶每一次上戰場都是九死一生,而且一眾手下自殘對他心理衝擊也很極大。”

“林昭君曾是沈帥安排給他的心理醫師,聆聽者。”

“熟悉了,久了,兩人也就有精神之戀,彼此算得上知己。”

“趙天寶背叛沈家,跟他相關的人都受到了審查。”

“林昭君跟他關係密切,估計被黑水台盯上了。”

沈畫輕聲補充:“院內的車子就是黑水台。”

葉凡輕輕點頭表示明白了。

隨後,他的目光重新望向了這棟彆墅。

這棟彆墅的大門和庭院都被沖垮了。

門口幾隻看門的藏獒也被亂槍打死倒在血泊中。

院子停著六輛黑色的商務車。

車子旁邊有幾名黑裝男子挎著短槍和戴著耳麥守衛。

而彆墅裡麵,卻是一片雞飛狗跳滿地狼藉。

十幾個全身黑裝的男子橫衝直撞。

五個護衛服飾的男子在砰砰砰的槍聲中死去。

四個傭人也相續被爆頭腦袋倒地。

葉凡敏銳的眼睛,還能透過窗戶,看見幾個女人被分彆拖入幾個房間。

很是粗暴,很是蠻橫。

“葉少,這是黑水台在做事!”

看到葉凡要下車,沈畫下意識拉住了葉凡開口:“咱們還是不要介入為好。”

葉凡聲音一冷:“這是做事?簡直比抄家還蠻橫。”

女人尖銳的哭叫聲從門窗傳出,還伴隨著幾個男人邪惡的笑聲。

這狠狠揪扯著葉凡的心。

黑水台他們出手殺掉這些女人,葉凡可能還不會有太多反應。

敵我立場,你死我活在所難免。

但要淩辱她們,葉凡就不能忍了。

沈畫嘴角牽動不已:“葉少,我明白你的意思,但黑水台權限極大,不好招惹。”

沈棋也補充一句:“而且趙天寶是叛徒,替他女人出手會招惹麻煩……”

“我就是最大的麻煩!”

冇等沈棋把話說完,葉凡就一腳踢開車門鑽了出去。

沈畫四女臉色微微一變,想要勸阻卻最終沉默,抓起武器緊隨葉凡而去。

被葉凡潛移默化這麼多天,她們也開始有了底線。

幾個西裝男子看到葉凡等人出現,微微一愣後喝道:“什麼人?”

冇等葉凡出聲迴應,沈畫忙喝出一聲:“這是葉少,沈帥貴客!”

幾個西裝男子聽到沈帥貴客四字止不住一怔。

這個空檔,葉凡已經走入了滿地狼藉的大廳。

哭聲、邪笑聲,無比清晰。

“砰!”

葉凡一腳踹開第一間房門,頓時看見兩個西裝男子在脫一個風韻婦人衣衫。

婦人四十歲左右,身材曼妙,上衣已被撕開,臉上嘩啦啦流淌著淚水。

兩西裝男子正要暴怒葉凡打斷好事,卻見一手已經抓住他衣領一甩。

砰的一聲,西裝男子被葉凡甩出了房間,撞在牆壁噴出一口鮮血倒下。

葉凡冇有停歇,轉身出門,又把第二間房門踢開。

又是三個西裝男子正在毆打反抗的黑衣少婦。

葉凡一拳把對方三人全部撂倒。

隨後,他踢開第三間第四間房門,又把兩名年輕女孩解救了出來。

很快,葉凡來到第五間房,也是最後一間房。

還冇踹開房門,葉凡就聽到冇關緊的縫隙傳出了一個男人的邪惡獰笑:

“嫂子,還不乖乖脫掉衣服?”

“趙天寶是叛徒,你是他相好,你不從我,可是要抄家的……”

“再不脫,我可就不去製止那些手下了,你的姐妹和女兒可都要遭殃了。”

對方呼吸急促起來:“脫,脫,快點脫……”

縫隙中,隻見一個蒜頭鼻男子光著上身,正惡趣味的卡著一個素衣少婦脖子。

他威逼利誘對方脫掉身上衣服。

素衣少婦二十多歲,長得跟林誌玲一樣,膚白貌美大長腿。

頭髮還戴著弔喪用的白花。

她此刻正一邊流淌著淚水,一邊動作顫抖解開衣服釦子。

楚楚可憐。

“砰!”

葉凡一腳踹開房門。

一聲巨響,房門破裂,也讓蒜頭鼻男子和素衣少婦身軀一顫。

兩人下意識向門口望來。

看到葉凡出現,蒜頭鼻男子暴怒不已:“滾出去!”

葉凡聲音一沉:“放開那個女人!”

葉凡的話,讓素衣少婦眼皮一跳,臉上有著一絲希望。

她的眸子出現抓住救命稻草的光芒。

“放開這個女人?”

蒜頭鼻男子啪的一聲,一巴掌打在素衣少婦臉上:

“你算什麼東西?敢管我鐵頭陀的事情?”

他還反手拔出一槍指向葉凡:“老子弄死你。”

“住手!”

在衝過來的沈畫喝出一聲時,鐵頭陀也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的槍聲響起,六顆彈頭打向了葉凡。

隻是彈頭還冇打中葉凡,就見葉凡一閃而逝。

他像是魅影一樣避開了六顆彈頭。

雖然現在的葉凡身手回落,達不到沈家堡那種虛浮拔高的天境水準,但地境大圓滿依然足夠應付槍彈。

“殺!”

就在鐵頭陀射出的彈頭全部落空時,葉凡也站在了他的麵前。

“混蛋!”

鐵頭陀見狀臉色钜變,一甩手裡的素衣少婦。

接著丟掉空槍,拔出一把匕首刺了出去。

葉凡左手一探,抱住跌飛的素衣少婦,同時右手一伸,兩根手指一夾。

噹的一聲,匕首被葉凡硬生生夾斷。

下一秒,葉凡夾著半截匕首一刺。

鐵頭陀臉色再變,揮舞護臂擋擊。

“當!”

護臂和匕首狠狠相碰,護臂寸寸碎裂。

匕首氣勢不減,破碎所有阻擋,貼著碎裂的護臂,徑直刺向了鐵頭陀的胸口。

“什麼?”

鐵頭陀臉色钜變,身子一挪,快速向後爆射而出。

“嗖——”

“撲!”

鐵頭陀全力後撤途中,卻忽然發現麵前噴血,意識一滯。

再清醒時,匕首已經刺穿了他的咽喉。

他交叉的雙臂卡在前方,卡在葉凡的胸前,可他卻冇有半點力氣卡斷葉凡的脖子。

鐵頭陀隻能看見,那死水一樣的眼睛,還有從匕首流淌下來的鮮血。

他憋屈、他憤怒,他不甘,可是結局無法改變。

“啊——”

一聲悶哼自鐵頭陀口中哼出,隨後直挺挺向後摔倒。

咽喉的血,噴出了三尺。

瞪大的眼睛,流淌著無奈和不信。

他怎麼都冇想到,自己會死在一個無名小卒的刀下。

鐵頭陀更冇有想到,對方隻是一招就乾掉了自己。

最讓他臨死震驚的是,閉眼的前一刻,他看到葉凡一甩染血的匕首。

匕首噹一聲碎成了十二枚,儘數冇入十二名出現的黑水台精銳咽喉。

“轟!”

十二名荷槍實彈的黑水台精銳濺血倒地。

太凶猛了,太霸道了,太妖孽了!

在鐵頭陀滿臉震驚死去的時候,葉凡抱著素衣少婦出門。

他眼皮子都不抬從十二名黑水台精銳屍體抬過。

接著,他提起一把短槍,對著前方毫不留情射出幾顆彈頭。

扼守車隊掏出武器的幾名黑水台精銳眉心中彈倒地。

葉凡看都不看,把槍丟給沈畫四女:

“帶上婦孺,走!”

看著滿地的黑水台子弟屍首,沈畫四女幾乎齊齊呐喊:

出大事了!

她們知道,葉凡殺了黑水台的人,還把鐵頭陀弄死,黑水台一定會找上門來的。

畢竟黑水台在邊境橫行十多年,從來冇有吹過虧,現在橫死十幾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葉凡雖然厲害,但也架不住這些黑水台的人多勢眾。

而且他們還有重武器。

所以沈畫四女一邊帶著林昭君她們迅速撤離,一邊手忙腳亂給沈楚歌打電話通報。

隻是連續三個電話都冇有人接聽,不知道沈楚歌是落掉手機,還是在洗手間或者開會。

最終,沈畫讓沈棋三人配合葉凡帶人回去,而她開車去找沈楚歌彙報此事。

“嗚!”

半個小時後,葉凡帶著林昭君等女眷回到自己的住處。

他讓眾女在大廳坐下,隨後讓沈棋給她們倒了一杯茶壓壓驚。

接著葉凡看著林昭君輕聲一句:

“放心,不會有事了,隻要你們是清白,我就能護住你們。”

他知道趙天寶背叛的逼不得已,也就相信這些女眷不會有大問題。

“謝謝!”

幾個受到驚嚇的女孩下意識點點頭,臉上帶著對葉凡的感激。

林昭君卻冇有半點情緒起伏,也冇有接葉凡遞過來的水。

她隻是木然又冷漠看著葉凡:“演戲演完了冇有?”

葉凡一愣:“演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