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四十四章 權限極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四十四章 權限極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正如印婆說的,太遲了。

在望北茶樓評書人傳出沈七夜力挽狂瀾擊敗鐵木高手時,整個燕門關也同時爆出沈家堡一戰。

評書人、正規媒體、不正經媒體、八卦以及自媒體,全都向民眾灌輸著沈七夜的無敵形象。

沈七夜斬殺黃金甲和四大山門高手等監控畫麵,也剪取成一段一段流傳了出去。

沈七夜一槍擊殺黃金甲等鐵木高手的畫麵,讓看到視頻的將士和子民全都熱血沸騰。

這也無形中讓人深信沈家堡一戰是沈七夜力挽狂瀾。

無數人高喊“沈帥無敵”。

激發將士熱血凝聚子民人心後,邊軍宣傳組再度放出一個訊息。

鐵木無月惱怒輸了沈家堡一戰,也為了抹黑沈戰帥,下令讓天下商會動用劇組重演沈家堡決戰場景。

她會用一個陌生人替代沈戰帥大殺四方,以此汙衊沈帥搶占功勞,以及削弱沈帥無敵戰神的形象。

繼而達到瓦解沈氏將士軍心的目的。

所以邊軍宣傳組讓大家千萬不要輕易上當。

麵對外麵傳來的流言,大家隻要想一想:

東刺陽三路乾將死了,神龍四殘死了,三百鐵木高手死了……

而放眼夏國,能夠殺死他們的人,大家該相信征戰多年的沈戰帥無敵,還是一個無名小卒無敵?

在這種強勢洗腦以及媒體狂轟濫炸之下,沈七夜在燕門關的聲望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

不僅十萬邊軍將士戰意滔天,燕門關子民也都重振信心,紛紛放棄離開燕門關的念頭。

不少年輕人還打了雞血一樣加入邊軍。

燕門關附近幾個搖擺不定的武裝勢力也都向沈七夜效忠。

三天不到,邊軍又多了三萬新鮮血夜。

在沈七夜成為無數人仰望的存在時,葉凡正在燕門關四處瞎逛。

他似乎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功勞被搶。

倒是沈楚歌非常愧疚,連續三天不敢來見葉凡,隻是讓沈畫四個陪著葉凡亂轉。

“葉少,小姐讓我們跟你說一聲對不起。”

這天早上,在葉凡拿到一份宣傳沈七夜救下沈畫四女的報紙時,沈畫情緒低落地對葉凡開口:

“她和沈戰帥想要阻止印婆的錯誤宣傳,可是印婆已經讓宣傳組把決戰一事傳了出去。”

“邊軍宣傳組狂轟濫炸,不僅讓十萬將士知道了此事,還讓八成燕門關子民看到了視頻。”

“這個時候如果把這些宣傳收回來,不僅會損害沈戰帥的聲望,還會潰散將士和子民的人心。”

“一旦大家對沈帥失望,鐵木無月運作其它謠言,就很容易被人相信。”

“這會嚴重影響戰局。”

“所以沈戰帥和沈小姐他們隻能一錯到底,熬過這一次的劫難再來修正這個宣傳了。”

“隻是無論如何都好,這都是搶占了你的功勞委屈了你,小姐心裡非常痛苦和愧疚。”

沈畫看著葉凡苦笑一聲:“她緩衝幾天,再親自過來向你道歉。”

葉凡聞言輕笑開口:“告訴楚歌,不用痛苦和愧疚,這又不是她的錯。”

“再說了,現在是人心渙散的關鍵時刻,沈家堡的功勞,落在沈帥頭上比我更有價值。”

“畢竟我是一個新人,沈帥是一個老將,軍心人心都希望沈帥無敵。”

“大局為重,我懂。”

“所以讓楚歌不用糾結此事了,我不會怪責她的,也不會糾纏這件事情。”

葉凡臉上風輕雲淡,一點都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這也讓知情者的沈畫四女更是不好意思。

沈畫神情猶豫著擠出一句:

“葉少,這功勞給沈帥確實價值更大,可印婆不擔心破裂雙方感情嗎?”

她咬著嘴唇開口:“無論怎樣,印婆這樣做,都會讓你委屈啊。”

葉凡揹負雙手對沈畫一笑:“你信我一個人能擊退關外三十萬敵軍嗎?”

沈畫四女微微一怔。

想要點頭,覺得太荒唐。

想要搖頭,又擔心傷害葉凡自尊心。

葉凡揮手讓沈棋把吉普車開過來,接著向沈畫幾個輕笑一聲:

“你看,跟我出生入死一個星期的你們都不相信我有這能耐。”

“印婆他們又怎會覺得我能擊退三十萬大軍?”

“我以一敵百可以,以一敵千也可以,但硬撼三十萬槍炮齊全的敵軍,不會有人相信。”

“在印婆他們的眼裡,要擊退三十萬敵軍以及鐵木大軍,最終要靠的還是十萬邊軍。”

“而不是光棍司令的我。”

“印婆他們不相信我能擊退大軍,也就意味著我價值不大了。”

葉凡一針見血笑道:“價值不大了,感情被傷害又有什麼所謂?”

沈畫四女身軀一顫,微微呆愣,隨後齊齊歎息。

她們知道,葉凡說的是事實。

不管你曾經多大功績多麼輝煌,隻要你現在和未來冇有價值,就會被人輕視。

“好了,彆想太多了,我們繼續去逛逛吧。”

葉凡笑著鑽入沈棋開來的吉普車開口:

“燕門關很快就要大戰了,趁著現在炮火冇來,咱們好好欣賞風土人情。”

“不然一旦開戰,很多地方都會變成廢墟,到時想要欣賞都冇機會。”

“走,前幾天逛了東區和南區,今天去北區逛一逛。”

葉凡招呼著沈畫她們上車。

沈畫她們被葉凡樂觀笑容感染,散去了心中的壓抑,笑著跳上了車子。

“嗚——”

吉普車被沈棋一腳踩下,很快向北邊大街駛了過去。

燕門關關卡不少,但吉普車是沈楚歌的,所以一路暢行無阻。

接下來的半天,葉凡把北區好好逛了一番。

這裡算是富人區,所以不僅聚集了很多國際品牌店,還有很多富貴人家的奢華彆墅。

這裡的清幽環境秒殺其餘區域,安保力量也是高達一個營駐守。

葉凡名義上是欣賞風土人情,實質上是檢視燕門關全貌。

這樣將來出現變故,他就能更好地把控全域性。

所以一路下來,他儘數把北區的優點缺點銘記了下來。

五人逛了大半天,還在肯德基叫了兩個全家桶。

“嗚——”

葉凡正帶著四女悠哉吃著東西的時候,隻聽對麵彩票店門口突然衝來幾輛黑色商務車。

接著商務車嘩啦一聲打開,鑽出十幾名全身黑色服飾的人。

他們如旋風一樣衝進彩票店,接著就是一陣砰砰砰槍聲響起。

冇等葉凡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又見彩票店二樓跳下兩個渾身是血的男子。

他們奪路狂奔。

隻是剛剛衝出十幾米,就見附近又閃出五名黑衣男子,拿著武器對他們射擊。

一陣密集槍聲中,兩名染血男子倒在地上。

“砰砰砰!”

幾個黑衣人上前,對著他們腦袋補上幾槍。

隨後,彩票店裡湧出那批衝入的黑衣人,他們手裡拖著一箇中槍的女人。

嘩啦一聲,他們抓著女人迅速鑽入車裡離開彩票店。

緊接著,幾個警探和清潔工出現,清洗著彩票店的痕跡。

葉凡見狀微微一怔:“這些是什麼人?怎麼那麼囂張當街殺人?”

“他們是邊軍旗下的黑水台,就是反間隊伍,專門抓敵探的。”

沈畫壓低聲音告知葉凡:“他們權限極大,小姐都要敬讓三分。”

沈棋也附和一聲:“他們是夏參長執掌,夏參長是邊軍這邊的高層,僅次於沈帥和印婆位置。”

“他在邊境幾十年了,從死人堆裡背出過沈帥,還跟沈夫人有點遠親關係。”

“他對沈帥極其忠誠。”

“沈帥這次能夠安心帶東狼他們回沈家堡決戰,就是相信夏參長能夠牢牢把控好燕門關。”

“事實也如此,沈家堡決戰的這些日子,夏參長不僅揪出百名鐵木探子,還從容周旋三十萬敵軍。”

“他能力卓絕,又在邊境沉澱多年,還非常有威望,沈帥對他也是絕對信任和袒護。”

她補充一句:“所以夏參長權限極大,黑水台坐擁便宜行事和先斬後奏權。”

葉凡點點頭:“原來如此!”

他喝入一口可樂,微微抬頭,感覺這戰區還真是複雜。

吃完肯德基後,葉凡又帶著四女轉悠。

一路上,他先後三次遇見黑水台行動,所過之處都是雞飛狗跳,血流成河。

他們還時不時檢視路上車子和行人的證件。

就連葉凡他們所在的車子,也被對方攔截了兩次。

沈畫搬出沈楚歌的名頭也不怎麼好使。

唯有搬出沈七夜,黑水台也禮貌了一點。

臨近下午,葉凡親自開車正要穿過香榭大街回去,卻突然耳朵微微一動。

“嗚——”

葉凡一轉方向盤,猛踩油門,車子如瘋牛一樣竄出。

十幾秒後,葉凡一踩刹車,嘎的一聲橫在尾端三十六號彆墅門口。

沈畫下意識喊道:“這是趙天寶女人的彆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