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三十七章 黃金主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三十七章 黃金主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嘟嘟嘟!”

電話響起了三下,隨後被人接通。

電話另端傳來了一個渾厚威嚴的聲音:

“這裡是沈氏指揮部!邊軍哪部分聯絡指揮部?”

顯然知道這個號碼的隻能是沈氏邊軍。

“我是屠龍殿特使葉凡葉阿牛。”

葉凡聲音不輕不重開口:“替我轉接沈戰帥!”

“葉少?葉少?”

幾乎是葉凡話音剛剛落下,電話另端就響起了一陣急促腳步聲。

好像有人狂奔過來,接著電話另端換了一個人接聽,帶著粗重呼吸和驚喜:

“你是葉少?”

“葉少,我是沈七夜,我是沈七夜。”

“太好了,葉少,你還活著,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你再不來訊息,我估計要帶上十萬大軍殺回沈家堡去了。”

“葉少,你現在在哪裡?你告訴我位置,我馬上讓西蟒率大軍接你。”

“我絕不讓鐵木無月他們再傷害你。”

電話另端傳來了沈七夜欣喜若狂的聲音,讓相隔幾米的沈畫她們都能聽得到。

朱元璋撥出一口長氣,目光多了一絲複雜

“謝謝沈戰帥!”

葉凡綻放一個微笑:“我現在就在斷頭嶺。”

“我還跟沈氏清道夫戰隊在一起呢,你這個指揮部電話就是朱轅璋隊長提供給我的。”

“我今晚襲擊了斷頭嶺埋伏的鐵木雄一營。”

“我感覺你想要瞭解斷頭嶺情況,以及擔心我的安全,就給你打個電話讓你放心。”

“我現在就跟朱隊長他們回去,估計半個小時內咱們就能見麵了。”

葉凡笑著把要說的話說完,同時不引人注意收起了左手的匕首。

“斷頭嶺?鐵木雄?清道夫戰隊?朱隊長?”

沈七夜一愣,隨後大吃一驚:“葉少,你在斷頭嶺?那我們剛纔炮火……”

葉凡笑著打斷了沈七夜的話頭,望著朱轅璋他們溫和開口:

“沈戰帥,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不怪你們,不怪朱隊長他們,隻是一個巧合。”

“我們是突襲鐵木雄他們的,也冇有跟沈氏打招呼攻擊時間,你們根本不知道我們在陣地。”

“這一輪炮轟,純屬一個意外,怪不得誰。”

“所以沈戰帥冇必要自責和愧疚。”

“我本來想要朱隊長聯絡你們的,無奈朱隊長說直升機通訊設備受到乾擾,無法聯絡上你。”

他望向不遠處的朱轅璋笑道:“我隻好用鐵木雄手裡的衛星電話打你指揮部了。”

沈七夜恍然大悟葉凡用這個私人號碼打來,隨後笑著接過話題:

“斷頭嶺是薛無蹤的地盤,也是刺入燕門關腹地的一把刀,為了鉗製我,一直小動作不斷。”

“而且斷頭嶺處於三省邊界,磁場有點混亂,所有通訊經常時好時壞。”

沈七夜解釋一句:“薛無蹤自己戰隊的直升機在那邊都摔過兩架。”

“明白了。”

葉凡輕輕點頭,隨後話鋒一轉:

“行了,我打這個電話就是給你報個平安,讓你不用擔心我們。”

“這裡不是久留之地,等我到了燕門關再好好說。”

“半個小時後見。”

葉凡笑著出聲:“對了,順便給我弄頓宵夜,我兩天冇好好吃飯了。”

“好,好,好!”

沈七夜笑聲很是洪亮:“我一定備好酒菜給葉少接風。”

“對了,葉少,能不能讓朱隊長接一下電話?”

他補充一句:“我想要跟他說幾句話。”

“好,我把電話給他!”

葉凡上前幾步把衛星電話給朱轅璋。

朱轅璋畢恭畢敬接過電話。

他放在耳邊聆聽,不斷點頭,不斷說明白。

片刻後,他把衛星電話還給葉凡,笑著側手:“葉少,沈戰帥讓我直接送你們去帥營。”

葉凡笑著拿回衛星電話,隨後摟著朱轅璋一起鑽入二號直升機:

“行,一起去,順便我給你解釋一下,免得沈戰帥斥責你。”

“對了,我再給屠龍殿打個電話,說我被你們接應到了,免得夏殿主擔心。”

葉凡又給屠龍殿打去了電話……

朱轅璋滿臉笑容跟葉凡坐在一起,隻是攢緊的左手卻青筋凸出:

“護駕!”

三分鐘後,一號二號三號直升機騰空,呼嘯著向燕門關開了過去。

它們飛走一分鐘後,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靜默的四號和五號直升機也騰空。

它們跟著葉凡和朱轅璋他們返回,一名扛著‘毒刺’的清道夫隊員收起了武器……

十分鐘後,五架直升機抵達燕門關,其中四架直升機返回了營地。

二號直升機則飛到了一處寬闊無比的操場上。

直升機停好,艙門打開,葉凡和沈畫她們鑽了出來。

操場前方,早已經等待了幾十號人。

沈七夜和南鷹等沈家堡見過的七八張熟悉麵孔,以及一大批身穿戰服的陌生戰官。

沈畫四女認出這些人,一個個都高興起來。

如不是沈七夜常年的威嚴威懾,她們估計都要跳起來歡呼了。

看到葉凡和沈畫等人現身,沈七夜哈哈大笑著迎接了上來:

“葉少,晚上好,又見麵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殺出鐵木無月的包圍圈,一定會活著來見我們。”

“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我們不僅活著從沈家堡出來,還活著在這裡相見。”

“真是讓人激動啊。”

沈七夜一拐一拐不顧傷痛走了上來,跟葉凡來了一個重重擁抱表達著自己感情。

葉凡也笑著拍打沈七夜後背:“說好了都活著,肯定不能死啊。”

“哈哈哈,葉少就是豪氣就是霸道。”

沈七夜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目光炯炯看著葉凡開口:

“雖然鐵木無月全力封鎖沈家堡訊息,但我知道她在葉少手裡肯定會吃大虧。”

“事實也如此啊,葉少撤離路上,還能順手把鐵木雄幾百人先鋒營端了。”

“可見鐵木無月在葉少手裡一點便宜都討不到。”

“鐵木無月叱吒夏國這麼多年,這一次在葉少手裡吃足苦頭,你真是她天生的剋星啊。”

沈七夜顯然已經收到斷頭嶺的情報,語氣有著無儘的感慨和讚許。

阿童木和南鷹他們也都臉上帶著高興,為葉凡,為自己,為眾人再度相聚。

經曆沈家堡生死,最終在燕門關再聚,著實讓人有著劫後餘生的恍惚。

“我算不上鐵木無月的剋星,不然我早就把她殺了。”

葉凡一笑:“隻能說周旋這麼久還能活著來到這裡,純粹運氣好一點……”

葉凡臉上有著一絲遺憾,一次狙殺,一次下毒,結果都被鐵木無月逃過去了。

這女人不僅心思如發,還運氣一流,但凡她橫死沈家堡,現在壓力至少減一半。

也不知道,這女人現在在乾嗎?

下一波要怎麼攻擊自己?

葉凡對鐵木無月這個女人,既想殺死,但又有興趣。

“葉少就是謙虛!”

此時,沈七夜笑聲很是洪亮,隨後向一棟白色堡壘一側手:

“葉少,這裡風大,濕氣重,咱們進去愛丁堡再聊。”

“我還讓人給你們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接風宴。”

沈七夜邀請著葉凡進去:“請,請。”

“好!”

葉凡一笑,就帶著沈畫等人一起前行。

沈七夜和南鷹他們一邊陪著葉凡前行,一邊給他介紹著四周建築。

前行途中,兩側的不少衛兵,以及人群中的不少戰官,全都探究看著葉凡。

這些冇有參加沈家堡一戰的另批沈氏嫡係,對葉凡這個陌生麵孔受到隆重歡迎有著不解。

很快,葉凡就跟著沈七夜來到一個金碧輝煌的大廳。

大廳擺著三張十二人座的大圓桌。

桌上擺著六瓶白酒,以及香噴噴的烤羔羊,烤乳豬和一堆青菜、佐料。

香氣四溢,肉質金黃,在這半夜讓人有著說不出的食慾。

“葉少,這裡條件艱苦,東西搞不了太精緻,隻能大碗喝酒,大塊吃肉。”

沈七夜向葉凡側手:“希望葉少不要嫌棄。”

葉凡一笑:“這比起我一路啃的乾糧好一百倍。”

“哈哈哈,葉少就是痛快。”

沈七夜大笑一聲,又扭頭對一眾跟隨開口:“各位兄弟也入座。”

“謝沈帥!”

朱轅璋等二十多名邊軍骨乾恭敬迴應。

隨後他們就向兩側的圓桌走了過去,各自選了一個位置站著等待。

沈畫四女知道尊卑,站在角落冇有入桌。

沈七夜拉著葉凡帶著南鷹和阿童木他們向主桌走去。

主桌十張椅子,中間一張是鑲有金箔、刻著‘帥’字、極其耀眼的黃金位置。

帥位!

“葉少,請上座!”

沈七夜向葉凡一側黃金主位。

冇等葉凡說話,葉凡就感覺二十多雙眼睛‘齊刷刷’望過來。

銳利如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