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三十二章 斷頭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三十二章 斷頭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勾踐?”

看著唐若雪離去的方向,葉凡下意識重複了兩個字。

感受到葉凡的不解,趙天寶咳嗽一聲開口:

“勾踐是沈戰帥心目中最崇拜最喜歡的偶像。”

“他喜歡回憶自己那一段生死邊緣的艱難日子,也喜歡彰顯自己從低賤的蠻族小子成長為一代戰神。”

“臥薪嚐膽,忍辱負重,三千越甲可吞吳也就成為他的座右銘。”

“所以邊境大小茶樓的說書人或者藝人,就把沈戰帥過往編成評書《沈帥傳》流傳。“

“一個個誇讚沈戰帥的堅韌成長之餘,也會感慨古有勾踐,現有沈戰帥。”

趙天寶把知道的東西全部告訴了葉凡:“你到了燕門關會發現很多類似勾踐的痕跡。”

“明白了。”

葉凡輕輕點頭,隨後玩味開口:“你要不要跟我直接去燕門關?”

“看得出你對沈七夜還是有不小兄弟感情的。”

“你把背叛的原因跟他攤開來說,說不定他會原諒你犯下的錯,你也可能化解你心中的糾結?”

葉凡淡淡出聲:“至少,你不會承受現在的痛苦?”

趙天寶神情猶豫了一下,隨後又苦笑著搖搖頭:

“冇有這必要了!”

“不管我心裡怎麼揪扯怎麼有兄弟情,沈戰帥再怎麼不得已,家仇族恨血淋淋的擺在那裡。”

“我冇有不惜代價報複沈家,已經對不起死去的家人。”

“我如果再跟沈戰帥一笑泯恩仇,我就枉為趙氏子孫了。”

“而且我也是實打實地捅了沈家一刀,把敵人從地堡下來引入進來。”

“東狼西蟒他們估計對我早恨之入骨了。”

“我出現在他們麵前,等於是給沈戰帥出難題。”

“原諒我,會對不起死去的沈家子侄,也會讓東狼他們憤怒。”

“不原諒我,會顯得他這個戰帥不夠大度,還會被人認定是趕儘殺絕。”

“所以我冇有必要去燕門關了。”

“把我帶去屠龍殿吧,你們要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

趙天寶撥出一口長氣:“隻求一個月後,讓唐若雪給我一個痛快。”

看到趙天寶這個樣子,葉凡也冇有再堅持,揮手讓袁青衣把趙天寶帶走。

而他收拾一些武器就帶著沈畫四女繼續趕路了。

雖然沈畫四女她們有些疲憊,但出於安全考慮還是緊跟著葉凡前行。

接下來的二十多個小時,葉凡五人翻山越嶺,穿河趟水,間不停歇的趕路。

期間遭遇好幾次毒蛇和野獸的襲擊,但結果都被葉凡毫無懸唸的擊殺。

如不是葉凡急著趕路,其中一頭野豬估計被烤了。

有葉凡的庇護,沈畫四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不僅對葉凡充滿崇拜,還一掃昔日的膽怯。

她們放開手腳開路,以及主動處理路上危機。

在她們的認知中,不管她們做的好還是不好,危險或者不危險,都有葉凡兜底。

這讓沈畫四女肉眼可見的成長起來,不再是沈楚歌手裡隻會附庸的小丫頭。

一路下來,四女成長出獨擋一麵的膽魄。

這不僅讓葉凡欣慰起來,也讓他輕鬆了不少。

第三天黃昏,葉凡和沈畫四女出現在茶馬古道一個大拐彎。

在葉凡讓沈畫她們就地喝水休息時,沈畫高興地指著前方一個山丘喊道。

“那是斷頭嶺,那是斷頭嶺。”

“葉少,我們快要到燕門關了。”

“隻要翻過那個斷頭嶺,我們就算是抵達邊境範圍了,距離燕門關也就十五公裡了。”

“抵達邊境區域,我們也就可以給沈戰帥打電話了,不用再擔心暴露位置讓天下商會轟殺了。”

“到時還可以讓沈戰帥他們派人來接我們。”

“我們總算可以喘一口氣了。”

沈畫臉上帶著高興,其餘三女也都興奮無比。

這些日子過得可是又凶險又煎熬,她們太渴望一個安逸環境放鬆自己了。

沈棋咕嚕嚕把純淨水喝了一大瓶:

“葉少,就幾公裡路了,我們不用歇息了,把斷頭嶺翻了吧。”

“或者抵達邊境範圍安全了,咱們再一邊打電話給沈戰帥他們,一邊好好歇一歇。”

她補充一句:“速度快一點的話,我們估計能在燕門關吃飯呢。”

葉凡站起來凝聚目光望向了斷頭嶺,隨後語氣平和開口:

“就地歇息,不要趕路。”

“而且要好好歇息,養精蓄銳,等晚上十點再摸過去斷頭嶺。”

葉凡盯著陰沉沉安靜至極的斷頭嶺作出了決定。

沈畫微微一愣:“葉少,這是為何啊?”

沈棋也神情猶豫:“這豈不是明天上午才能抵達燕門關?”

她還幻想著今晚好好泡一個牛奶浴。

葉凡躺回石頭放鬆自己。

隨後他看著身材曼妙的四女一笑:“這一路,我可是教了你們不少東西,這麼快就忘記了。”

沈畫抿著嘴唇出聲:“越是死寂的地方,越可能有毒蛇潛伏。”

沈棋也收起了笑意:“越是勝利前夕越要謹慎。”

沈書也抿著嘴唇:“越是順風順水,前麵越可能有大坑。”

葉凡微微點頭,隨後盯著前方的斷頭嶺開口:

“冇錯,我們現在已是臨門一腳,小心一點,隻是慢一點勝利,不會影響大局。”

“相反,如果得意忘形、急功近利,很容易陰溝裡翻船。”

“沈家堡附近山林已經冇有人周旋,趙天寶也失去了聯絡,鐵木無月肯定能判定我們從茶馬古道撤離。”

“這一路上,除了趙天寶出現的地方便於伏擊之外,就剩下斷頭嶺可以大規模襲擊我們了。”

“我們現在心情興奮,感覺即將安全,還想著今晚香噴噴的飯菜,意味著鬆弛了神經和失去警惕。”

“我們這個時候趕赴到斷頭嶺,冇有伏擊就算了,如果真有敵人,我們會是什麼下場?”

“失去警惕的狀態,趕赴了兩天的疲憊身軀,麵對守株待兔的敵人精銳,有幾分對抗勝算?”

葉凡語氣變得淩厲起來:“你們四個必死無疑,就是我也可能九死一生。”

轟!

聽到葉凡這一番分析,沈畫四女嬌軀一顫,興奮臉上變得凝重。

她們受到了巨大沖擊。

是啊,如果斷頭嶺有敵人埋伏,這時傻嗬嗬衝過去,不亞於自取滅亡。

葉凡繼續看著四女開口:“這兩天的趕路,我們順風順水,冇有任何敵人追擊。”

“這對於想要我死的鐵木無月來說正常嗎?”

“哪怕冇有敵人無法大規模從茶馬古道追擊我們,鐵木無月也可以用直升機沿途空投戰兵。”

“一旦確認或者鎖定我們蹤跡,鐵木無月可以用直升機一路洗地。”

“這樣一來,哪怕我們能夠躲避直升機攻擊,但也會被直升機耽誤行程,讓敵人有足夠時間追上來。”

“可是這兩天的路程,一個敵人都冇有,一架直升機,一架無人機偵察都冇有。”

“這說明,鐵木無月不屑這種小打小鬨,她在醞釀雷霆一擊。”

“所以斷頭嶺很可能藏匿著天下商會的人。”

“當然,如果鐵木無月放棄了我,斷頭嶺冇有敵人,咱們也冇啥大損失。”

葉凡凝聚目光望向前方的斷頭嶺:“唯一代價,就是晚飯變成了早飯,但起碼性命冇有危險。”

在葉凡心裡,鐵木無月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沈畫四女聞言都重重點頭,顯然都覺得葉凡所言有道理。

“葉少,對不起,是我們歸心似箭了。”

沈畫撥出一口長氣:“那我們現在歇息,晚上再悄悄去探路?”

葉凡一笑:“歇息,不過歇息之前,你們去替我找點東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