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三十章 我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三十章 我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種子計劃?”

趙天寶微微一怔,眼裡有著一絲茫然:

“我不知道什麼叫種子計劃,但鐵木無月也說過這四個字?”

“這種子計劃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看著葉凡哀求一聲:“反正我都要死了,你就讓我死一個明白吧。”

早已經心死的他,不僅失去了戾氣殺氣,心性也禿廢起來。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也冇有對趙天寶過多隱瞞:

“種子計劃,就是把目標仇人的子侄偽裝一番,然後送到目標陣營讓目標耗費心血培養。”

“等時機成熟了,就揭破‘種子’身份。”

“利用國恨家仇讓他反水,調頭對培養自己長大的仇人捅刀子。”

“因為不可調和的立場和血仇,種子基本冇有選擇捅刀子。”

“當然,這種子計劃,一般都要建立血仇或者國恨基礎上,不然難於奏效。”

“小點的種子計劃,就是你這種滅門餘孽送到沈七夜陣營。”

“大點的種子計劃,就如陽國把正統血脈的子侄,送入神州福利院、孤兒院等地方。”

“接著讓他們通過被領養進入神州各個階層。”

“然後利用資源把這批種子進行扶持,讓他們努力攀爬到神州各個高層。”

“等他們有價值的時候,就點破他們身份,讓他們為陽國利益服務。”

“因為陽國和神州是不可調和的世仇,隻要證明他們確實是陽國人,民族情感就會改變他們立場。”

“哪怕他們糾結養育之恩,也會遭受陽國暴露身份的威脅。”

“一旦暴露他們是陽國人身份,不僅他們要從各個關鍵敏感位置下台,還會變成過街老鼠。”

“所以這種子計劃異常陰險和歹毒。”

秦無忌曾經跟葉凡探討過種子計劃的歹毒之處。

比如陽國人某一天找到南陵市首,證實他是陽國種子,要他聽從陽國人安排輸送神州利益。

南陵市首除了服從陽國人指令外冇有第三個選擇。

不然一旦身份暴露,他不僅要丟掉奮鬥幾十年的高位,還會南陵市民認定外賊亂棍打死。

哪怕他過去幾十年對自己身份一無所知,哪怕他這些年真的清清白白。

但南陵市民絕不會相信他這個陽國人的。

葉凡歎息一聲:“以前我隻知道陽國對神州進行種子計劃,冇想到鐵木家族也玩這一套。”

“好歹毒。”

沈畫四女齊齊驚呼:“天下商會太不是東西了。”

趙天寶聞言也是呆滯很久。

他這個隻會打打殺殺的莽夫,想不到這世間有比刀子和槍械鋒利十倍百倍的算計。

這時,葉凡收住種子計劃的話題,轉而看著趙天寶追問一聲:

“如果你是天下商會扶持的種子,這一招確實歹毒,你背叛也情有可原。”

“但鐵木無月這女人向來狡猾,她說你是種子,是沈七夜的仇人,你就完全相信她了?”

葉凡皺起眉頭:“你就不擔心這是鐵木無月的圈套?滅門之仇那些都是偽造?”

“我也想過,我也質疑過。”

趙天寶似乎難得找到機會傾訴,看著葉凡他們苦笑一聲:

“可是我驗證一番下來,真是實打實的滅門之仇。”

“而且我在沈七夜的功績室裡,也找到了他當年屠殺趙家滿門的一戰。”

“趙家曾是天北行省的隱形大豪,在燕門關邊境富甲一方,也是‘黑金家族’的守陵人。”

“趙氏山莊下麵守護著十三座貨真價實的大汗王陵。”

“沈七夜當初跟象國大戰,因為貪功拉長戰線導致後勤吃力。”

“那年收成不好,經濟蕭條,錢糧捉襟見肘,將士好幾個月冇發兵餉了。”

“而王室在天下商會的施壓之下,以沈七夜自己拉長戰線為由拒絕援助。”

“雖然沈七夜名聲顯赫,但將士吃不飽穿不暖還冇錢養家,抱怨情緒依然埋怨。”

“沈七夜為了不讓軍心渙散,先是扣糧草官貪汙中飽私囊的罪名,借他的腦袋緩解將士情緒。”

“隨後他又找了一個清查間諜的理由要求搜查趙氏山莊。”

“趙家拒絕,沈七夜就以勾結外敵為由血洗了趙氏山莊。”

“接著又以邊軍封閉演戲為由封鎖了附近十公裡,把十三座王陵全部盜取拿得钜額錢財。”

“裡麵的財物搬了三天三夜,讓沈七夜兩年都不用擔心將士錢糧。”

“我的記憶,我的身份,以及沈七夜的功績時間線,全都對得上。”

趙天寶很是痛苦:“所以沈七夜真是我趙家的仇人。”

沈畫聞言大吃一驚:“什麼?沈戰帥真是王陵大盜?”

沈棋幾個也是有著驚訝。

這個傳聞流傳很久,隻是沈七夜從不在意,說是天下商會謠言。

除了不存在十三王陵外,如果他真的是王陵大盜,早就上了國家法庭。

沈七夜如此輕描淡寫,也讓沈畫她們認定是天下商會輿論抹黑戰。

連夏崑崙跟衛妃有一腿都能編造出來的鐵木家族,汙衊沈七夜也很正常。

但現在聽趙天寶這樣一說,好像又真是沈戰帥做的。

趙天寶長歎一聲:“我也不願意相信沈戰帥是這種人。”

“但多方比對,他確實血洗了我全莊盜走了王陵。”

“我不想恨他不想背叛他,可我的立場讓我無法選擇……”

他的臉上有著說不出的掙紮。

接著趙天寶又望向了葉凡吼道:“殺了我吧,這樣可以讓我少一點煎熬。”

雖然他已經認定沈七夜是自己仇家,可多年情感讓他隻能做到背叛和追殺。

鐵木無月想要他不惜代價報複沈家,把沈家棋子全部挖出來殺掉,他怎麼都做不到。

也正是這個做不到,讓他愧疚死去的族人。

左右為難,趙天寶隻能希望自己早死早解脫。

葉凡聞言眼裡掠過一絲光芒,隨後對趙天寶淡淡一笑:

“原本我想要殺你的,但現在我改變注意了。”

“至少在我掌控十萬邊軍之前,你還是有點價值的。”

說完之後,葉凡飛射出銀針,釘入趙天寶身軀,讓他徹底失去掙紮能力。

接著葉凡把趙天寶丟給袁青衣:

“青衣,帶趙天寶去他們乘坐過來的直升機處,殺掉那些守衛。”

“然後你帶趙天寶飛往屠龍殿營地。”

“把他和我拿下的西不落都關押起來。”

“同時讓袁無鹽和鄭千葉她們全部撤入武城武盟。”

葉凡吩咐袁青衣做事:“等我指令再做安排。”

袁青衣下意識出聲:“葉少,你身邊需要我……”

葉凡耳朵微微一動,隨後一笑:“不用擔心,我應付得了。”

袁青衣冇有再說話了,點點頭準備服從。

她向來對葉凡指令無條件執行。

趙天寶驚訝看著葉凡:“你還不殺我?”

葉凡淡淡一笑:“遲早會有這機會的,但現在不急……”

“我急!”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聲音從來路另一端低沉傳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