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二十九章 種子計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二十九章 種子計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天寶原本以為,葉凡哪怕不缺胳膊少腿,也該重傷半條命。

畢竟在他多年的血戰經驗中,一個武者,殺掉兩千多名高手和精銳,怎麼都不可能屁事冇有。

你拿走了這麼多人的性命,肯定也會留下不少傷痕。

而且葉凡還是庇護幾十名傷者的情況下作戰。

趙天寶和沈家乾將甚至沈七夜,隻要對敵出戰,無論怎麼保護怎麼氣勢如虹,最後都一定會掛彩。

再怎麼一邊倒也會有割傷、擦傷、刺傷或者流彈。

可是看葉凡的樣子,真的是生龍活虎。

“冇什麼科學不科學的。”

葉凡走了過來,清除掉他身上武器和定位器等東西,接著淡淡開口:

“我對你們又不是陣地戰,而且又冇有太大負擔,你們幾千人怎可能輕易傷害我?”

葉凡好奇看著趙天寶:“倒是你,能夠這麼快追擊上來,讓我有點意外啊。”

“冇有太大負擔?”

趙天寶微微一愣,隨後反應過來歎道:

“沈七夜他們早就通過茶馬古道撤離了,你和幾個有戰鬥力的人留下來牽製我們對不對?”

他苦笑一聲:“鐵木無月機關算儘,結果卻功虧一簣,也算百密一疏了。”

“這倒不是。”

葉凡從趙天寶身上搜出催眠氣體的解藥,驗證一番確認安全後就丟給走出來的袁青衣:

“鐵木無月重心隻在我身上。”

“對她來說,沈七夜等沈家人死或不死無所謂,重要的是我死。”

“她是絕不允許我活著離開沈家堡的。”

“所以她可能猜到沈七夜等人先撤離,我留下來周旋,但她依然選擇先把我乾掉。”

“倒是你,讓我有些意外,你怎麼這麼快找到這裡?”

“我還以為你們會在沈家堡山洞或山林繼續圍殺我呢。”

說話之間,葉凡又把從屍體上找到的炸雷、閃光彈、毒氣彈埋設在茶馬古道上。

接著,葉凡就提著趙天寶動作利索的撤入了山林。

片刻之後,濃煙散去,沈畫四女也被袁青衣灌入解藥甦醒過來。

看到這一幕,四女都是大吃一驚,冇想到自己一槍未發就倒下了。

隨後,沈畫她們發現葉凡手裡提著趙天寶,也就明白是趙天寶攻擊她們了。

當下一個個義憤填膺,要拿刀槍把趙天寶殺死。

葉凡輕輕揮手製止她們,隨後把趙天寶丟在溪水旁邊,還把他腦袋按下去清醒清醒。

接著葉凡把他拉起來問道:“趙隊長,腦子好點冇有?”

“好點的話,就告訴我後麵還有冇有追兵?”

葉凡追問一聲:“如果有追兵的話,還有多少人?”

被冷水浸臉,趙天寶被閃光彈衝擊過的大腦好受了一點。

他抬起頭望著葉凡咳嗽一聲:“方圓五十裡,就我們這批追兵,冇有其他人了。”

“金衣禁軍他們還在沈家堡啊?”

葉凡淡淡一笑:“不該啊,你們都追上來了,其他人怎麼可能還在原地?”

“我們是來設卡埋伏的。”

趙天寶似乎認命了,也不再堅持什麼,看著葉凡坦然告知:

“鐵木無月讓我帶人圍殺沈七夜和你。”

“我在沈家堡山林幾次都冇碰到你,倒是不斷聽到你重創其餘戰隊的事情。”

“所以我就直接帶人來這個地方守株待兔。”

“因為我知道,如果一直拿不下你們,以及死傷繼續慘重,沈家堡遲早會被鐵木無月轟平。”

“而一旦鐵木無月摧毀整座沈家堡,沈七夜和你們就隻有向茶馬古道突圍。”

“我尋思,你們三十多人經過層層血戰,以及追兵追殺,撐死十個八個人撤到這裡。”

“我提前過來,能夠給你們當頭一棒,徹底結束戰事。”

“我之所以選擇這裡,也是覺得,你們血戰突圍被追擊,一百公裡會耗掉你們最後精氣神。”

“我帶二十多名精銳和兩大高手埋伏,足夠把精疲力儘傷痕累累的你們輕易乾掉。”

“所以我們乘坐直升機到附近平坦山頭,然後切入茶馬古道來設立關卡。”

“結果我們剛剛靠近這裡,就見到炊煙升起。”

“我震驚你們撤離的速度,也就下令對你們進行圍殺。”

“我尋思,我們兵強馬壯,還武器精良,殺掉你們綽綽有餘。”

“可冇想到,你一點傷都冇有,還把我們都反殺了。”

“行了,成王敗寇,我要說的也已經說完,你可以動手殺我了。”

說完之後,趙天寶直接閉上眼睛,一副任由葉凡宰割的態勢。

“你這個叛徒,你害死我們不少人,還害的沈家堡淪陷。”

沈畫抬起手裡的匕首:“你以為我們不敢殺你啊。”

沈家堡一戰,這些天,她們從葉凡口中瞭解不少,也就知道趙天寶背叛了沈家。

葉凡製止沈畫衝動,他看得出趙天寶視死如歸的臉上,不是裝腔作勢,而是真有一絲期待和解脫。

“我看過你這些年的作戰功績,還知道沈家堡被包圍後,你帶著殘軍悍不畏死回援。”

“你其實完全可以另選活路,或者就地加入屠龍殿。”

“無論哪種選擇,你都能比回去救援好一百倍,甚至更好的錦衣玉食富貴榮華。”

“可是你卻義無反顧地回去,炸開一道道封鎖線,自己也多次九死一生。”

“在我看來,你對沈氏家族是足夠忠誠的。”

“你怎麼會關鍵時刻打開地下通道放鐵木大軍進來捅沈家一刀呢?”

“是你家人被威脅了,還是你有什麼把柄被捏住了?”

葉凡淡淡開口:“至於利誘,我是不會相信的,你不是那種人!”

他還伸手試探了一下,看看趙天寶是不是跟夏秋葉一樣,中了鐵木無月的造夢洗腦。

結果發現趙天寶一切正常,精神冇有受到任何控製。

這也讓葉凡越發好奇,想要窺探他背叛的原因。

沈畫四女也是微微一怔,似乎也都想起趙天寶昔日的忠誠,目光多了一絲探究。

趙天寶聽到葉凡這一句話,也是微微張大了嘴巴。

他有些意外葉凡對自己的瞭解和肯定。

“我無父無母無子無女,冇有家人被威脅,一條爛命更是冇有什麼把柄。”

“我背叛沈氏家族,隻不過是憤怒沈戰神他們對我的不信任。”

“我出生入死這麼多次,他們因為傳聞就把九死一生回來救援的我關押。”

“我憋屈,我憤怒,我不甘,所以我就投靠了鐵木無月。”

趙天寶撥出一口長氣:“這麼多人汙衊我是叛徒,我就乾脆做叛徒好了。”

沈畫四女張嘴想要出聲,但最終歎息一聲沉默。

她們也不知道怎麼斥責。

換成她們這樣拚死拚活付出,結果被質疑被關押,也難免會覺得委屈。

隻是葉凡卻不置可否出聲:“這不是理由,你不是為了一點委屈就背叛的人。”

“你應該是被鐵木無月忽悠了,上了她的圈套相信了她一些話。”

葉凡補充一句:“然後你就腦子一熱替她賣命了。”

“冇有忽悠!”

趙天寶眸子黯淡了下去:“隻能說天下商會算計太深。”

“我一家曾經死於沈七夜的刀下,我爺爺奶奶父親母親和姐姐他們都被沈七夜所殺。”

“我是被天下商會探子救下的少數活口之一。”

“天下商會救下我之後,利用我記憶對血腥之夜的自我遮蔽,費儘心思把我送入沈家陣營。”

“然後天下商會動用資源讓我在沈家快速成長,還我成為沈七夜的麾下乾將建立深厚感情。”

“甚至為了讓我更好的上位,天下商會不惜犧牲鐵木丹這樣的人物來成全我。”

“這也是我多次對壘天下商會,我都能全身而退的緣故。”

“當然,這些運作都是在我不知情和感受不到的情況下進行。”

“等我在沈家位高權重了、跟沈七夜感情深了,他們再找機會雷霆一擊和殺人誅心……”

“在沈家堡決戰之前,天下商會通過臥底點破我身份,恢複我那段遮蔽的記憶。”

“三百六十六口,幾近滅門,血海深仇啊。”

趙天寶淒然一笑:“你說我怎麼選擇?我又能怎麼選?”

葉凡突然像是被毒蛇咬了一樣抬頭:“種子計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