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二十六章 萬人之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二十六章 萬人之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沈畫,沈棋,你們去折些乾的樹枝和樹皮來!”

“沈琴,沈書,你們在來路偷偷放哨,千萬不要現身出去。”

五天後,在沈家堡周旋一番重創兩千多人的葉凡,掐著時間從包圍圈突破出去。

他尋思沈七夜他們應該差不多抵達燕門關了,就帶著袁青衣和沈畫四女撤向了茶馬古道。

為了營造自己還在沈家堡的假象,葉凡不僅在叢林留下不少陷阱,還在山洞埋設炸物炸塌了不少建築物。

鐵木大軍可謂算是慘重。

接著葉凡就帶著五女日夜兼程趕了兩天一夜的路。

途中他還在撤離的茶馬古道佈置了幾十顆繳獲過來的炸雷。

撤出近百公裡後,葉凡才讓五女停下來歇息。

比起重傷的沈七夜一夥人,袁青衣和沈畫她們行走要方便很多。

不過這一番走下來,眾人還是有著不小的疲憊。

葉凡看到黃昏到來,就找了一個有水源的背風處歇息。

在葉凡的指揮之下,沈畫四女迅速去行動。

她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葉凡身份,但已經對葉凡敬佩的五體投地。

在近萬敵人包圍中從容周旋,毒殺和炸死幾千強敵,接著還帶著她們四個累贅遊刃有餘突圍。

這簡直就是無敵戰神。

對葉凡的恭敬和崇拜,讓她們無條件執行命令。

在沈棋和沈畫找來一大堆樹皮的時候,葉凡也從左側林子提著幾隻野兔回來。

袁青衣像是一個妻子一樣笑著迎上去接過野兔:“我還以為繼續吃乾糧呢,今晚開葷?”

葉凡輕笑一聲:“大家辛苦這麼久,怎麼也該吃點好東西了。”

“再說了,一百公裡了,已經算突出包圍圈了。”

“鐵木無月要追上來也冇那麼快。”

“咱們適當放鬆一下,吃飽喝足,睡一晚,明天再全力趕路。”

走了兩天一夜,葉凡感覺可以享受享受一晚。

在無法使用汽車摩托車等交通工具的情況下,鐵木大軍想要追上來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直升機倒是能很快咬上來,但他們五個人稍微一躲,直升機就找不到。

所以葉凡足夠從容。

袁青衣拿著野兔丟入水裡開膛破肚清洗,接著對葉凡嫣然一笑:

“還是不能大意的。”

“鐵木無月這個人太陰險狡猾了,咱們可是吃了好幾次虧。”

“如不是我們足夠強大,估計都已經死在她手裡了。”

“上一次,她讓鐵木高手假扮沈家孕婦和子侄哀嚎引得我們求救……”

“如不是沈畫她們確認不認識對方,咱們估計當場被那幾個假冒家眷炸死。”

她對鐵木無月多少還是忌憚的,這女人心思陰狠,還非常歹毒,防不勝防。

葉凡輕輕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不能掉於輕心。”

“行,吃完這頓飯,咱們繼續趕路,到了燕門關再休整。”

“以咱們現在的速度,再來一個兩天一夜,估計就能到目的地了。”

雖然葉凡張望來路感覺一片平靜毫無敵蹤,但隊伍任何人有不安或者凝重,葉凡都會認真對待。

袁青衣感覺危險還冇過去,葉凡就決定吃完東西繼續趕路。

說話之間,葉凡又讓沈畫和沈棋去樹窟窿找來一些乾的苔蘚。

接著他拿出一顆子彈,拔下彈頭,把苔蘚塞進彈殼,塞得緊緊的。

下一秒,葉凡把拔掉彈頭的子彈裝進槍膛,對著地麵開了一槍。

“砰!”

從槍口噴出來的苔蘚燒著了。

沈畫和沈棋止不住歡呼:“葉少,你好厲害啊。”

葉凡一笑:“小把戲而已。”

他俯身小心地把火吹旺,把樹枝和樹皮一點兒一點兒加上去。

不一會兒,篝火熊熊,燒得很旺。

沈畫和沈棋忙拿來幾塊木頭丟進去,接著從袁青衣手裡拿過野兔用樹枝串起。

她們一臉高興的烤起野兔來,好像小時候出去野炊一樣。

“你們冇烤過野兔嗎?怎麼這麼高興?”

葉凡笑著問出一句:“沈氏家族家大業大,你們應該什麼都玩過啊。”

沈畫聞言眸子黯然一下,隨後笑著迴應:

“冇有,我們從小跟著小姐長大。”

“一起玩耍、一起讀書、一起練武、一起作戰。”

“基本是小姐做什麼,我們就跟著做什麼。”

“小姐一直想要做一個女強人,所以從小到大不是讀書就是習武。”

她補充一句:“哪怕讀大學也是跟著三點一線了,幾乎冇有啥娛樂活動。”

葉凡一笑:“你們小姐還夠拚的啊。”

沈畫輕歎一聲:“小姐一直不願意做花瓶,不願意被鬼麵戰神女兒的名頭庇護一輩子。”

“她一直想要拚出屬於自己的成就,想要向世人證明她也是有能耐的。”

“特彆是鐵木無月崛起後,沈小姐就更加玩命,想要拉近自己跟鐵木無月的距離。”

“她很渴望跟鐵木無月一樣獨擋一麵。”

沈畫流露既生瑜何生亮的無奈:“可惜,一直比不過,這也讓小姐變得更加苦行僧。”

“是啊,鐵木無月這女人太厲害了。”

沈棋也感慨一聲:“雖然她是我們敵人,但不得不說是夏國女子的楷模。”

沈畫撥出一口長氣:“是啊,她的人生就跟開掛一樣。”

葉凡笑著問道:“是嗎?厲害到開掛?”

沈畫重重的點頭,隨後跟葉凡說起鐵木無月的成長史:

“鐵木無月三歲的時候,她就智商過人。”

“先是‘無月讓梨’贏得鐵木刺華注意,接著‘無月砸缸’救小夥伴讓鐵木刺華驚喜。”

“最後更是‘無月稱象’贏得了鐵木刺華大讚。”

“所以她能從八千鐵木孤兒中脫穎而出,成為鐵木刺華的七十二名義子義女之一。”

“在鐵木刺華的器重之下,鐵木無月不僅完成了係統的學業和訓練,還順利成為天下商會的核心。”

“這些年她替鐵木家族執行無數任務,大小幾十戰從未一敗。”

“夏國六大統帥,八大總督投靠天下商會,基本是鐵木無月威逼利誘拿下來的。”

“傳聞夏崑崙遇襲一戰也是她聚集無數高手以及收買身邊人而成。”

“也就是那一戰後,她不僅是鐵木刺華最器重的義女,還獲得跟鐵木金結拜兄妹的資格。”

“這意味著她不再是鐵木刺華隨意撒網的炮灰義女了,而是上得了檯麵的鐵木家族成員了。”

沈畫歎息一聲:“總之,她一路光鮮,一路耀眼。”

葉凡聞言微微訝然,看著沈畫她們一笑:

“這鐵木無月原來是鐵木刺華的義女啊,我還以為是他私生女呢。”

“鐵木無月這麼厲害,鐵木家族真是撿了個寶。”

他微微抬頭:“鐵木刺華再多幾個這樣的義子義女,估計夏國真冇有人能夠對抗。”

沈畫聞言嬌笑一聲,一邊翻著野兔,一邊對葉凡笑道:

“鐵木無月這種天驕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一個個都跟她一樣,鐵木家族早就稱霸世界了。”

“再說了,鐵木刺華從八千孤兒中認義子義女,不過是籠絡人心更好為他賣命而已。”

“這些義子義女也就是大一點的炮灰,站出去名頭好聽一點而已,鐵木刺華對他們冇多少感情的。”

“鐵木刺華認他們義子義女的重心是駕馭他們更好賣命,而不是砸入太多資源培養他們。”

“所以如果不是跟鐵木無月這種早早就耀眼的天才,其餘人是得不到天下商會太多照顧的。”

“這一點,你看她們的存活率就知道。”

“七十二名義子義女,到今天隻剩下三個人了。”

“其餘義子義女都在各種任務中橫死,傳聞被葉堂就殺了十幾個。”

“在鐵木刺華眼裡,自己生的纔是最好的。”

“所以不管鐵木無月打下多少江山,完成多少任務,最後都是鐵木金撿便宜。”

沈畫把知道的東西告訴葉凡:

“不過鐵木無月現在也不錯了,兩人之下,萬人之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