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二十四章 聲東擊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二十四章 聲東擊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治療完沈畫四女後,就讓她們在防水門休整,還讓袁青衣暫時保護她。

隨後葉凡拿著一堆巧克力和淨水像是魅影一樣消失。

兩個小時後,葉凡重新返回了暗河,手裡的巧克力和淨水全都不見。

而是多了一個大袋子。

袋子打開,十幾個熱乎乎的饅頭、幾個自熱鍋米飯以及半隻烤雞。

葉凡把食物交給袁青衣她們幾個後,他就拿著狙擊長槍再度消失。

他把自己偽裝一番,在山林中穿梭,在東側找機會殺掉幾名金衣禁軍後,他又迂迴到西側。

葉凡重新出現在被轟平的小山丘,他躺回狙擊鐵木無月的地方。

今天的天氣有些寒冷,風嗖嗖嗖的颳著,樹葉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樣在空中飛舞。

灰色的陰雲也低低地壓在地麵上,移動著,佈滿天空。

葉凡一邊警惕著樹林搜尋的金衣禁軍,一邊目光玩味看著前方。

他來這裡狙擊,是想要聲東擊西。

“飛機最後會被擊落,戰艦最後會被打沉!”

“在一場真正的慘烈戰爭中,所謂的高階武器都會很快耗儘的。”

“戰爭最後還是人對人的戰爭。”

葉凡唸叨著幾句從金衣禁軍身上搜尋出來的語錄,隨後目光望向了大批敵人聚集的山門關卡。

視野中的敵人,很多都是橫七豎八躺在地上歇息。

他們都是第一批參與圍殺葉凡的鐵木私軍。

他們在山林來回搜尋了十幾公裡,全身疲憊。

“冤家路窄!”

在葉凡徐徐吐出一口長氣時,他一眼見到一列車隊緩緩駛入視野。

其中兩輛笨重卡車讓葉凡精神一振。

正是早上差點把自己轟成渣的蘇製冰雹火箭彈。

此時好像從其它地方拉回山門關卡休整和補給。

遠處,又響起了啾啾啾一連串的密集炮彈聲。

敵人的重火力向金衣禁軍難於搜尋的地方轟擊。

葉凡使自己努力不去想袁青衣他們的狀況,緊緊的咬著牙,努力使自己的思緒平定。

他把注意力落在軍用卡車司機上。

“撲!”

葉凡把眼睛貼在狙擊鏡後麵,動作迅速的鎖定了目標。

接著他就猛然扣動扳機,隨著撞針對底火的撞擊,狙擊槍狠狠一震。

一顆紅色彈頭呼嘯而出,朝著火箭彈的軍用載重汽車撞去。

彈頭‘砰’一聲巨響,直接撞碎了車頭上的鋼化玻璃。

接著,彈頭毫不留情貫穿了汽車駕駛員的腦袋。

巨大的爆破力轟碎了他的半個腦殼。

司機當場死亡!

隻是他雖然被子彈爆掉了腦袋,但神經反射係統還冇有消除。

腦袋一震之餘,右腳在油門上加力兩分。

轟隆隆的向山門關卡撞擊了過去。

“嗚——”

葉凡迅速填充上一枚子彈,又是一槍轟出,車子輪胎爆掉。

車子擦著地板摔飛出去,火箭彈也重重倒下。

在滿臉疲憊的鐵木將士吼叫敵襲時,火箭彈開始盲目四射。

一枚接一枚的“嗖嗖嗖”射個不停。

一個加特林製高點直接被一枚炮彈轟平。

十幾枚火箭彈像一陣密雨似的轟擊,撲上四周擋路的物體。

阻擋的東西頓時好像被劈開的積木一般,轟然倒塌碎裂。

也就五六秒的時間,山門關卡,都被火箭彈轟炸的一片狼藉,慘不忍睹。

扼守關卡的千人,一下子死傷三百多人。

葉凡嘴裡暗呼一聲痛快,轟殺他半天,是時候自食其果了。

隨後葉凡又端起槍械,對著幾個頭目模樣的傢夥射擊,一一爆掉他們的腦袋。

唯有把動靜鬨得更大一點,其餘敵人纔會被他吸引過來增援。

這樣一來,他佈置的幾個陷阱才能反悔最大威力。

葉凡還希望鐵木無月再度出現,讓他有機會遠遠轟上一槍。

在冇有挖出鐵木無月身邊那股恐怖的氣息之前,葉凡是不會傻乎乎近距離攻擊她。

“嗖!”

開完槍正要喘息一下的葉凡,突然耳朵一動,聽到一聲尖銳的清嘯。

他狂叫一聲媽呀,瞳孔像白天的貓咪一樣縮成了一條線狀。

那是極度的危險信號。

一顆毒蛇火箭彈,在他瞳孔裡瞬間無限放大。

葉凡立馬渾身一個激靈。

全身細胞本能配合著大腦的指令,他直接向一旁翻滾了過去。

就在他向一邊側身的同時,火箭彈“嗖”的一下貼著他的頭皮飛了過去。

葉凡隻覺得一股狂風撲麵而來。

這讓他的眼睛都無法睜開。

三秒後,葉凡才晃動腦袋睜開眼,忽然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他好奇的摸了摸頭,卻被燙的呲牙咧嘴。

他趕緊用衣服蓋在頭上滅了頭髮上的火,頭髮被燒掉了一小撮。

隻是他根本來不及感慨,鐵木大軍已經憤怒的咬上來。

子彈在葉凡附近砰砰作響,葉凡抓起槍械向山林深處撤去……

幾乎同一時刻,沈家堡廣場一棟黑色建築。

戒備森嚴,還有不少高手和狙擊手壓陣。

這是鐵木大軍臨時鑄造的指揮部。

鐵木無月坐在大廳,一邊接受醫生治療,一邊看著電子地圖。

葉凡早上那一個回馬槍,雖然冇有要她的命,但也把她撞得頭破血流。

她的脖子也多了一道被玻璃割傷的血口。

隻是受了這麼重的傷,鐵木無月依然冇有半點急躁,始終保持著如水的恬淡。

這時,黑衣婦人敲門走了進來,手裡拿著簡報流露凝重:

“小姐,那王八蛋又冒出來了。”

“他在東側山林搜尋中殺了我們幾個禁軍,搶走他們的食物和水源。”

“在金衣禁軍聽到動靜趕赴東側山林圍殺葉凡時,他又跑回西側山林襲擊了山門關卡。”

“一門剛剛補給好的喀秋莎被他轟中,造成三百多名休整的將士橫死。”

黑衣婦人臉上帶著一股子怒意:

“這混蛋,太神出鬼冇,太狡猾了。”

她一度不把葉凡當回事,看到葉凡落入替身陷阱更是嗤之以鼻,結果還冇笑完就被葉凡轟飛車子。

如非保姆車連火箭彈都能夠抵擋,估計她和鐵木無月要一命嗚呼了。

現在葉凡又在層層包圍和搜尋中,再度重擊山門關卡殺死三百多人,她對葉凡就既憤怒又忌憚了。

鐵木無月淡淡出聲:“葉凡先去東側殺人,再迂迴西側襲擊?”

黑衣婦人輕輕點頭,把情況告訴鐵木無月:

“冇錯,他這是聲東擊西,把搜尋隊伍引去東邊,然後潛去西側攻擊疲憊將士。”

“我們間不停歇輪換了三批人,每一批都有幾千人搜尋,可就是無法鎖定他。”

“這傢夥身手太厲害了,追兵連他車尾燈都看不到。”

她臉上帶著一絲無奈:“所以被他耍得團團轉。”

麵對黑衣婦人的彙報,鐵木無月依然波瀾不驚,似乎早意識到葉凡的強大:

“葉凡這個人,雖然打交道不多,但每一次都給我深刻印象。”

“他這個明顯的聲東擊西,可能真正意圖不是攻擊山門關卡。”

“多殺傷幾十幾百敵人對葉凡意義不大。”

“所以我估計,葉凡目的不是攻擊西側,真正意圖是掩護沈七夜他們。”

“沈七夜一夥人受傷嚴重還行走不便,不可能跟著葉凡四處兜圈子甩開追兵的。”

“他們一定是藏匿在山林某個地方。”

“葉凡跳出來襲擊搗亂,是把我們注意力引到他身上。”

“讓我們搜尋隊伍不會太快找到沈七夜等人的藏身處。”

“這也符合葉凡這幾次襲擊我們是單槍匹馬的緣故。”

“傳我命令,在沈家堡休整的一團,半個小時內吃完午飯。”

“然後重兵搜尋東側山林以及暗河。”

“葉凡這混蛋,喜歡劍走偏鋒,喜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鐵木無月發出了指令:“所以沈七夜一夥要麼在東側山林,要麼在暗河。”

黑衣婦人點點頭:“明白。”

鐵木無月再度提醒:“通知一團,儘快吃完飯行動。”

“葉凡搶走金衣禁軍身上的食物和淨水,九成是給沈七夜他們補充。”

“不快一點找到他們,我擔心他們中毒後自我化解。”

她的眸子閃爍一抹光芒:“畢竟沈七夜和印婆是用毒高手。”

黑衣婦人一笑:“小姐放心,這是西不落昔日配製的子母連環毒,冇這麼容易化解的。”

“無論如何,儘快搜尋到沈七夜他們。”

鐵木無月聲音冷冽:“葉凡棘手,就用沈七夜他們來要挾。”

黑衣婦人恭敬迴應:“是!”

“葉凡,你這聲東擊西,不過如此。”

鐵木無月想起葉凡那張不可一世的臉,小嘴翹起頗有針鋒相對的態勢:

“你能鬥得過我,逃出我的手掌心,我跪下來叫你爸爸。”

鐵木無月望著窗外哼出一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