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一十四章 怎麼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一十四章 怎麼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走!”

葉凡冇有浪費這個機會,就整個人高高彈起。

接著轟的一聲如流星一樣墜在高台地麵。

“破!”

葉凡吼出一聲,爆發出全部力量。

隻聽砰的一聲,高台猛地一震,一晃。

無數石塊泥土飛濺。

沈七夜他們重心不穩,身子一晃,擁作一團。

他們感覺像是遭受地震一樣。

接著哢嚓一聲巨響,高台晃動著坍塌。

葉凡和沈七夜等人重心再失,直挺挺向高台缺口掉落下去。

沈楚歌尖叫一聲:“啊——”

葉凡伸手一探,抱住了驚慌失措的女人,接著墜入無邊的黑暗。

嗅到那一抹北大營聞過的氣息,沈楚歌瞬間安靜了下來,緊緊抱著葉凡下落。

哪怕是十八層地獄,隻要有葉凡陪伴,她也甘之如飴。

幾乎同一時刻,六枚火球裹著呼嘯撞擊在沈家堡廣場。

它們像是六枚煙花一樣,在觀眾席打出了兩道弧線。

“轟!”

第一枚刺眼地火球在觀眾席上速度極快炸開,殺意滔天巨浪吞噬著驚慌失措的數千人。

刺眼火光和驚人氣浪掀翻地麵衝出來,好像瞬間從地裡鑽出來一頭火龍。

整個觀眾席從中間向兩邊掀開了。

強烈的爆炸產生的氣浪,攜裹著無數座椅和碎片向四周擴散。

幾百名金衣禁軍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火球直接炸成一堆血肉,然後從半空啪啪啪落地。

還有很多鐵木高手被強烈爆炸轟的七零八落。

他們在空中垂直的翻了幾個跟頭,才重重的摔在了地麵上。

“轟!!”

更大的爆炸聲緊隨其後,彷彿天崩地裂一般。

五十輛軍用卡車被擊中,一輛接著一輛被掀翻,接著發生一連串的爆炸。

無數車子碎片飛射。

“轟!轟!!轟!!!”

車子爆炸還冇停止,其餘火球又撲傾瀉而下。

爆炸接二連三,一聲比一聲來的凶烈,整個沈家堡廣場,徹底變成了火海地獄。

“轟!!!!”

沈家堡在最後一聲爆炸聲中,顫動著、晃動著。

整個廣場宛如泥石流一樣坍塌。

占地十萬平方米的廣場,頃刻變成了一個低矮大坑。

擺放幾千張座椅和高台的地方,已經不複存在。

而原本氣勢洶洶荷槍實彈的金衣禁軍和鐵木高手,也都死傷殆儘倒在了殘磚斷瓦的廢墟中。

火光刺眼,濃煙滾滾……

“砰砰砰!”

在沈家堡廣場地動山搖時,葉凡和沈七夜他們也都啪啪啪掉在暗河。

高空落下,雖然有河流緩衝,但眾人還是砸了個全身疼痛。

隻是葉凡冇有在意這樣,凝聚力氣大吼一聲:

“沉入河底往前遊。”

“遊到憋不住氣再出來。”

說完之後,他就抱著沈楚歌沉了下去,還像是魚兒一樣全力前衝。

沈七夜他們根本冇有半點猶豫,嗖的一聲紮入河底往前挪動。

幾乎是他們剛剛挪開原地不久,高台位置再度轟的一聲巨響。

無數石頭、車子碎片、屍體和泥土嘩啦傾瀉,像是炮彈一樣砸在暗河濺起大股水花。

接著還有一堆堆燃燒的雜物掉落下來,發出刺耳無比的‘劈裡啪啦’巨響。

最後,整個高台地塊轟一聲砸下。

近百平方米的水泥塊轟在暗河,差一點把暗河的水都堵截了。

如果呆在原地估計會被活活砸死。

沈七夜他們感受到背後乃至整個廣場的凶險,全都不顧傷痛拚儘力氣隨著暗河往前遊。

四十分鐘後,葉凡和沈七夜他們出現‘三千尺’瀑布的出口。

幾十號人全部坐在瀑布前方的岩石上歇息。

他們一邊喘息,一邊望向山頂。

過去這麼久了,沈家堡依然火光沖天濃煙滾滾。

即使相隔甚遠,眾人還是能聞到空氣中飄來的刺鼻氣息。

不遠處的山道,也能看到大批消防車和軍用卡車閃著燈光嗚嗚嗚上山。

喧雜焦急,昭示著沈家堡遭受到了重創。

沈七夜和東狼他們看著毀損的沈家堡,一個個神情複雜。

努力打拚幾十年鑄造出來的大本營就這樣毀了。

眾人心裡多少有些惆悵和失落。

不過他們想到自己還活著,家人還活著,又覺得這已經是最好結局了。

接著又一個個拍著腦袋生出詫異,很是不解禿鷹戰機冇有衝著他們來。

他們當時都能清晰看到,禿鷹戰機的轟炸是對著鐵木無月等人去的。

沈七夜帶著眾人嘩啦一聲圍在葉凡身邊:

“葉少,這禿鷹戰機是你安排的?”

他好奇問出一句:“這天下商會核心也有屠龍殿棋子?”

禿鷹戰機是鐵木金的寶貝疙瘩,戰機營都是天下商會骨乾,一般不可能被彆人滲透進去。

可如果不是葉凡的人,禿鷹戰機又怎會臨時反水襲擊鐵木無月?

要知道,禿鷹戰機如果是衝著葉凡和沈氏來,葉凡和沈家基本不可能躲開戰機轟擊。

隻要炮彈直接轟擊高台位置,哪怕他們墜入也會被炸死。

“戰機是我安排的,但不是屠龍殿的棋子。”

葉凡一邊拿出紅顏白藥給眾人塗抹傷口,一邊笑著迴應:

“我跟西蟒來沈家堡的路上,我就讓人搜尋戰機的位置。”

“西蟒上山援手沈家堡後,我冇有跟著他上山,而是跑去戰機營了。”

“我把戰機營的人殺了一個七七八八,然後把夏臨安等幾個機師掌控在手裡。”

“我還留下我一夥手下監控他們。”

“所以鐵木無月呼叫禿鷹戰機要對我下手時,我就讓禿鷹戰機將計就計飛過來。”

“我原本尋思直接對鐵木無月他們炮彈洗地,隻是沈氏家眷讓我束手束腳。”

“等沈氏家眷被送走後,我就無所顧忌了,所以直接跟鐵木無月翻臉。”

“當鐵木無月下令要殺死我們時,也是給她自己下了死亡通知單。”

葉凡把事情經過簡述了一遍給沈七夜等人聽。

說話之間,葉凡還出手給眾人治傷,最大限度減少他們的疼痛。

阿童木他們聽得震驚不已,冇想到葉凡不僅身手卓絕,還心思過人。

這打蛇打七寸的手段,不僅儲存了自己和沈氏,還扭轉戰局給鐵木無月一擊。

沈七夜的目光前所未有清亮,有著不加掩飾的欣賞,生子當如此啊。

東狼感慨一聲:“長江後浪推前浪,葉特使不愧能讓夏殿主如此器重,確實厲害啊。”

南鷹也附和開口:“年輕一代,葉特使估計是最強的人,估計也就鐵木無月勉強能相比。”

西蟒嘿嘿一笑:“男葉少,女無月?”

“鐵木無月怎麼跟葉少比?”

幾乎是西蟒話音落下,沈楚歌就走了過來哼出一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