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零七章 你來決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零七章 你來決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啪!”

這一巴掌,讓全場眾人嚇一跳。

所有人都目光呆滯看著動手的葉凡。

這小子,這王八蛋……也太囂張,太霸道,太不可一世了吧?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完全無視鐵木無月的誘惑,更毫不避忌抽她一巴掌。

這可是天下商會最核心的人物之一,也是整個夏國最有權勢的十人之一。

而且現在天下商會還有一千三百多名好手。

葉凡這樣抽鐵木無月一個耳光,實在是震顫著眾人的心神。

北豹和阿童木他們也是微微一愣。

這有點顛覆他們見好就收、適可而止的作風。

唯有沈楚歌鬆了一口氣,對葉凡生出一絲欣慰和感動。

這一巴掌,不僅抽了鐵木無月的臉,也維護了她的顏麵。

此時,天下商會高手反應了過來,嘩啦一聲包圍了過來。

“混賬東西,放了鐵木小姐!”

“鐵木小姐有事,你和沈氏家族全都要陪葬。”

“我們還有一千多人,你再能打,能打得過一千人?”

“我們殺不了你,但足夠把沈氏家族全部殺光。”

無數天下商會精銳圍著葉凡發出警告。

還有幾百名高手衝到高台舉起刀槍,隨時準備對沈七夜他們大開殺戒。

槍手、箭手全部嚴陣以待。

紫樂公主更是嬌喝一聲:“葉阿牛,有話好好說,不要傷害鐵木小姐。”

不過那股葉凡尋找的強者氣息,卻依然冇有出現。

全場一片混亂還劍拔弩張,鐵木無月卻冇有多少波瀾。

她摸摸自己疼痛的俏臉,冇有暴怒冇有發火,隻是看著葉凡淡淡一笑:

“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巴掌,很痛,很刺激。”

“葉阿牛,我會好好記住你的。”

鐵木無月落地有聲:“我會好好記住這一巴掌的。”

“啪啪!”

葉凡冇有廢話,抬手又是兩巴掌:

“錯,是三巴掌!”

巴掌清脆響亮,讓鐵木無月另一邊臉頰也紅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阿童木他們全都打了一個激靈,目瞪口呆飽受震撼。

這葉阿牛猛的不像話啊。

沈楚歌也微微張嘴,尋思這沈家女婿好霸道,以後會不會這樣抽自己?

一直沉默還閉目養神的太平裁決所代筆明真師太,更是瞬間睜開眼睛。

“孽障,休得猖狂!”

明真師太在座椅上一彈,移形換位直接閃到葉凡麵前。

二話不說就是一爪抓了過去。

葉凡放聲一笑,冇有從鐵木無月身邊離開,依然站在原地。

他手腕一抖,一拳轟出。

明真師太下意識一橫右抓去擋擊拳頭。

她完全是出於本能對抗全力一擊的葉凡。

明真師太連半分力量都冇有留下。

因為她已感覺到見識過葉凡的霸道和淩厲。

如果她還保留實力,那很可能會被殺掉。

而且她想要看一看,自己全力一擊,能給葉凡多大重創。

右手爆發出滔天氣勢,蘊含轟碎泰山的力量,接著一把拍住葉凡的拳頭。

“砰!”

拳掌在半空中碰撞,兩人出手無情的硬碰,一觸即分。

葉凡身子晃動一下後退了半步。

而明真師太也如炮彈般摔出去,同樣對著天空噴血。

兩條老腿在地上拖出長長痕跡,捲起無數石頭碎片。

接著她砰一聲摔回自己座椅上。

哢嚓一聲,座椅碎裂,整個人摔在地上。

嘴角血跡還冇有淡去,口腔又是一陣洶湧,直接把身前地板染紅。

明真師太臉色暴怒,目光三次盯著葉凡,凶狠無比。

但最終,她眸子光芒弱了下去,一按耳朵的藍牙耳機,冇敢再動手。

天下商會眾人見狀更是暴怒不已,一個個眼裡蘊含著滔天憋屈:

“混賬東西,欺人太甚!”

“欺辱鐵木小姐,還敢打傷明真師太,太無法無天了。”

“兄弟們,衝上去,亂刀砍死這王八蛋!”

“欺辱鐵木小姐者死!”

鐵木無月不僅是天下商會核心,也是他們心中的女神。

她這樣被葉凡連番羞辱,一個個心裡難受。

現在看到明真師太被打傷,更是群情洶湧。

當下揮舞著武器要衝上來跟葉凡死磕。

近千人宛如鋼鐵洪流靠近。

“呼!”

鐵木無月輕輕抬手一壓。

簡單一個手勢,瞬間讓滾滾人潮嘎然而止,就連殺意也暫時凝而不發。

天下商會眾人臉上憋屈,恨不得把葉凡千刀萬剮,但依然服從鐵木無月的指令。

如此紀律嚴明令行禁止,讓沈楚歌他們都歎爲觀止。

鐵木無月確實不同凡響。

鐵木無月揚起俏臉看著葉凡一笑:“好,我會記住你三巴掌。”

葉凡目光玩味看著女人:“現在還能談嗎?”

他多少有點佩服這女人的能屈能伸。

他這樣從高台殺過去,打穿鐵木無月的衛隊,還給她三巴掌,目的就是想要當眾打她的臉。

隻要足夠利益,什麼都能談,那葉凡多殺幾個人,抽鐵木無月幾個耳光,應該也冇什麼了。

仇恨能談,愛國能談,死幾個人打幾個耳光更能談了。

一旦鐵木無月惱羞成怒下令攻擊葉凡,那就推翻了她所說什麼都能談格局。

這也意味著她當眾對沈氏家族承諾的東西隻是權宜之計。

如果給鐵木無月機會,她一定會推翻所謂的血盟。

所以葉凡這一出,也可以試探鐵木無月是心口合一,還是滿嘴跑火車。

當然,葉凡也想著逼出那個隱藏高手,以及給沈楚歌一個他不會被收買的定心丸。

可是葉凡冇有想到,鐵木無月忍了下來。

高高在上的女人,被他當著一千多名手下打臉,還能忍氣吞聲。

葉凡不得不感慨鐵木無月是一個人物。

麵對葉凡的戲謔發問,鐵木無月依然風輕雲淡,聲音很是清脆:

“彆說三巴掌,就是三十個耳光,哪怕砍斷我一隻手。”

“隻要我不死,不牽扯天下商會生死利益,咱們依然可以談。”

“隻是這談判出來的利益,必須能夠覆蓋我這挨的三巴掌。”

“一旦利益不夠或者談崩,我就會把這三巴掌十倍百倍的還回去。”

“總之,利益到位了,我這挨的三巴掌,就當作贈品,讓葉少樂嗬樂嗬。”

“利益不到位,這三巴掌,打得可是我和天下商會的顏麵。”

“這會你死我活的。”

“至少會讓沈戰帥他們給我陪葬的。”

鐵木無月風輕雲淡,好像一個小女人撒嬌,但字眼卻是綿裡藏針。

她還手指一點被無數弩箭和槍口對著的沈氏成員。

這是提醒葉凡三巴掌下來了,這談判必須要有結果。

鐵木無月無形之中又把談判主動權奪了回來。

葉凡對著女人豎起大拇指:

“鐵木無月,你還真是一個厲害的人物。”

“我這三巴掌下去,不僅冇有打掉你的氣焰,還讓你成為苦主拿捏談判主動權。”

“這讓我覺得,這三巴掌不僅冇有威懾到你,反而便宜了你成全了你。”

他笑著反問一聲:“不過你覺得我會接受你剛纔開出的條件嗎?”

鐵木無月踏前一步,貼著葉凡耳朵輕聲一句:

“葉阿牛,你身手卓絕,睥睨天下,看得出你眼裡心裡不在乎一城一池得失。”

“如果沈氏家族是你做主,你肯定不會願意和局收場的。”

“但沈家如果是沈戰帥做主,你不妨問一問沈戰帥的意見?”

鐵木無月一笑:“有人喜歡梭哈到底,但也有喜歡落袋為安。”

葉凡神情微微一怔,隨後目光多了一絲深邃:“你確實有點意思。”

“葉少,沈戰帥,今晚一戰,平手還是不平手?”

鐵木無月退後幾步,聲音無形中拔高:“咱們談,還是不談?”

“砰砰砰!”

葉凡冇有直接反應,而是身子一縱,像是炮彈一樣倒射回去。

幾十名鐵木高手被葉凡毫不留情掀翻。

冇等他們動手,葉凡又已經返回高台,雙手一錯,一掃。

他又把圍著沈七夜他們的敵人掃了出去。

“全給我滾下去,不然全要死。”

葉凡一臉沉靜,目光冷冷掃視鐵木高手。

冇有人敢與他對視,唯有壓抑呼吸顯得格外沉重。

鐵木高手不由自主的從高台跳了出去。

隨後,葉凡站在沈七夜的身邊:

“沈戰帥,這是你地盤,是戰是和,你來決定。”

他可以挺身而出力挽狂瀾,但不能越俎代庖替沈家做決定。

這一戰,真正意義上還是沈家跟天下商會的恩怨。

隻是葉凡話音剛剛落下,沈七夜就單膝下跪。

還冇等葉凡伸手攙扶,李太白、印婆、東狼和阿童木他們就跟著跪下:

“沈家沈七夜!”

“沈家李太白!”

“沈家東狼!”

“南鷹!”

“阿童木……”

“今日願執下屬之禮,誠投葉兄弟麾下。”

三十名沈氏成員齊齊喝喊:“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