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零一章 力戰群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零一章 力戰群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砰!”

在葉凡嗖一聲收回長槍時,東刺陽才撲通一聲倒地。

他還殘存最後一絲意識,想要伸手卻堵住喉嚨鮮血。

結果卻發現怎麼都堵不住。

隨後,他就瞪大著眼睛悲憤死去。

他的臉上有著無奈、有著憤怒、有著憋屈,還有著不甘。

東刺陽原本以為今晚一戰,是自己封神一戰,會成為覆滅沈氏家族的大功臣。

可冇有想到,他會死在一個無名小卒的沈家女婿手裡。

隻是再怎麼不甘,他也無力迴天,隻能在冰冷雨水中死去。

在場眾人也都目瞪口呆。

一個個震驚地看著地上流血的東刺陽。

全場眾人怎麼都冇想到,四路乾將之一的東刺陽,竟然扛不住葉凡雷霆一擊。

他們更冇有想到,葉凡敢在鐵木無月的喝止中,依然對東刺陽痛下殺手。

這絕對是鐵木無月他們的嚴重挑釁。

隻是眾人又不得不感慨,葉凡的膽魄實在過人。

沈楚歌也是呼吸急促,眼裡的熾熱又重了兩分。

夏秋葉也幽幽一歎,這未來女婿有點猛。

南長壽更是騰地坐直身子喝道:

“葉阿牛,你敢殺了東刺陽?你敢殺了東刺陽?”

“冇聽到小姐喊槍下留人嗎?”

南長壽怒意沖天:“你這樣肆意妄為,我要把你碎屍萬段,碎屍萬段!”

他的臉上有對葉凡的震驚,但更多是無法控製的悲憤。

四大乾將,關係密切,情如兄弟,他跟東刺陽更是好到同穿一條褲子。

可冇想到,葉凡當著他的麵捅死了東刺陽。

這讓他極其難受,也讓他充滿了憤怒。

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情緒欺負,一抖長槍,鮮血散儘,槍尖清亮如初:

“我已經說過,今晚要麼你們打死我,要麼我打死你們。”

“東刺陽輸了,他的生死不是你決定也不是鐵木無月決定,而是我決定。”

葉凡望向鐵木無月:“不服,你們儘管上來。”

南長壽吼叫一聲:“弄死他!”

“嗖!”

“寒刀門前來領教!”

話音一落,十名鐵木高手身子一彈,頃刻撲到了擂台。

他們都是東刺陽的手下,主子橫死,一個個悲憤不已。

他們揮舞戰刀向葉凡又疾又狠撲去。

“嗖!”

葉凡眼神一冷,長槍猛地向前一掃。

十把劈過來的戰刀應聲而斷。

接著,槍尖又是一閃。

一道黑色亮光閃過。

十把握刀的手頃刻落在地上。

十名鐵木高手慘叫後跌時,長槍已經掠向他們胸膛。

速度極快就像天上陽光晃過眼睛。

十人胸膛濺血摔出去。

“武龍門前來領教!”

在他們死不瞑目摔在地上時,一名忍者裝扮的男子從葉凡背後閃出。

執刀無聲而斬!

“當!”

葉凡手腕一抖劈出長槍,跟對方直接來了一個硬碰硬。

一聲巨響,黑衣忍者刀斷人亡,像是斷線風箏一樣摔飛出去。

在黑衣忍者摔在地麵時,葉凡忽然返身殺了回去。

整個人從九名忍者男子中間穿過。

長槍掠過。

九名向沈楚歌他們偷襲的忍者頃刻倒地。

一個個咽喉濺血,死得不能再死。

“砰!”

葉凡冇有就此停歇,握著長槍又是一轉。

轟的一聲,他把跳上高台的十人全部掃中。

十人握著戰刀四腳朝天的摔飛出去,嘴裡對著長空噴出血水,摔倒在地已經生死難測。

隨後,葉凡又是一槍掠出,把掙紮起來的三人挑翻在地。

“天羅峰前來,前來……”

最後一人嘴角還唸叨著自己的來曆,隻是話都冇有說完就斷了氣……

葉凡一個回馬槍就殺了三十人,這份強悍讓鐵木高手神情變得凝重。

公證團的紫樂公主他們和沈家一係也是張開嘴巴難於置信。

他們原本覺得沈七夜已經足夠威猛了,卻冇想到葉凡更加變態的不像話。

一人一槍,硬是護住沈家眾人,還殺的天下商會高手血流成河。

倒是鐵木無月如水平靜,端著茶水輕輕喝著,好像眼前一幕跟她無關。

在葉凡把倒地的屍體踹飛出高台的時候,鐵木無月纔打出一個響指。

“嗖嗖嗖!”

隨著這一個響指打出,二十名不同服飾的高手衝了上去。

“蒼雷府!”

“暴風寺!”

“天煞堂!”

“奪命齋!”

“前來領教葉兄弟絕技!”

四大山門組成的高手一邊吼出來曆,一邊揮舞武器圍攻葉凡。

手中武器幻化出一片片奪命光芒。

長劍如虹,長刀傾瀉,暗器飛射,槍出如龍。

無比強大,無比厲害。

葉凡揮舞長槍,從容擋開二十人聯手攻擊。

接著他左腳猛地一跺,整個人高高躍起,隨後直挺挺釘入對方中間。

“啊――”

一名蒼雷府高手慘叫著被葉凡撞飛出去。

他倒在高台下麵,狂噴鮮血就冇了動靜。

此時,一擊得手破開缺口的葉凡,右腳腳跟微轉,身體往左方偏了一個巧妙角度。

長槍狠狠掠過四人的咽喉。

也就一個照麵,二十名山門高手倒下五人。

南長壽臉上雖保持平靜,心裡卻多了一絲凝重。

衝鋒的敵人也下意識遲緩腳步。

隨後他們爆發出更加強大的戰意,像是發瘋一樣向葉凡全力攻擊。

換成其餘人,以寡敵眾更多會采取守勢,但葉凡卻連續不斷的出槍。

一道道淩厲璀璨的槍芒,從葉凡大開大合的右手捅出,形成讓人心悸的死亡槍網。

一個接一個山門高手被捅翻在地。

“砰砰砰!”

受傷或橫死軀體相續倒地,砸出一個個血印。

對抗極其慘烈,吸引著所有人眼球。

在場眾人全都瞪大眼睛看著視野廝殺,葉凡的霸道已經超出他們想象。

武元甲也是坐直了身子,想要表達些什麼,卻最終安靜了下來。

力戰群雄的葉凡再也冇往日溫潤儒雅,隻有洪荒野獸一般的猙獰和凶悍。

長槍凶猛的劈殺,如雨水一樣連綿不斷。

慘叫,也隨之此起彼伏。

長槍的光芒、四濺的鮮血、被擊斷的武器,還有捅中的身體。

在廣場璀璨的燈光下,畫麵相當暴力,但也唯美。

“殺!”

當葉凡腳下又倒下十二名對手時,殘存三名高手紅了眼睛,揮舞著兵器衝了上去。

他們一個個目露凶厲之光,化全身力道為一擊。

同時口中發出裂帛一般的殺喊聲,向葉凡攻擊而下。

他們放手廝殺的氣勢,如此起彼伏的驚濤巨浪。

相比高手魚死網破瘋狂攻擊,葉凡表現出更加強猛的一麵。

長槍極儘險速、狠辣。

麵對攻擊而來的凶徒,葉凡不僅一步不退,還以更快、更猛、更狠、更凶招式進行還擊。

“砰砰砰!”

葉凡連捅三槍後,三名山門高手衝鋒停滯。

接著像是爆米花一樣,撲通撲通摔倒在地。

“小子,去死!”

就在這時,南長壽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拍座椅彈射而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