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七百章 不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七百章 不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七百章

不留

“殺!”

四人一落擂台,腳下發勁,縱身一彈。

斷了禪杖的他們,直接緊握右拳,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全力向葉凡轟出。

身前的空氣紛紛被炸裂,啪啪脆響不斷,聲勢恐怖.

那感覺彷彿前麵就是一座銅牆,也要被轟出一個窟窿!

沈楚歌下意識尖叫:“小心!”

葉凡卻揹負雙手,燈光之下,身如長槍,傲然而立。

“砰!”

紅衣和尚四人砂鍋大的拳頭幾乎同一時間打中葉凡。

砰砰砰!一連串的巨響,在葉凡胸膛和背部響起,還掀起了氣流。

“破!”

葉凡眼皮子都冇抬,隻是喝出一聲,身軀猛地一挺。

聲如悶雷,整座擂台嗡的一聲,一沉。

“轟!”

在眾人的驚訝眼神中,紅衣和尚四人的拳頭,像是牆灰一樣爆開。

四股血花同時迸射了出來。

冇等紅衣和尚四人發出慘叫,反震回去的力量,氣勢不減傾瀉。

巨大的蠻力不僅震碎了他們拳頭,還跟鞭子一樣抽在他們身上。

“砰砰砰!”

一連串的巨響中,紅衣和尚四人慘叫一聲,旋風一樣跌出高台。

肋骨斷裂,心臟震碎。

四人七竅流血,一命嗚呼。

“四個太少了。”

葉凡一拍衣衫,伸手一擺:“我要一個打十個!”

全場死寂。

全場震驚。

不僅天下商會精銳不受控製站起,就連阿童木等沈家人也都瞪大眼睛。

他們剛纔都看到紅衣和尚四人的厲害。

就是沈七夜連連出手,他們也隻是受傷,並冇有徹底失去戰鬥力。

沈七夜巔峰的時候,估計也要好幾招才能殺掉四人。

可冇有想到,葉凡站著給四人打,承受他們一拳轟擊毫髮無損不算,還把力量反震回去殺了他們。

這也太妖孽,這也太變態了吧?

原本眾人眼中戲謔的無知小子,現在無形給了他們一股巨大壓力。

全場眾人全都難於置信看著屹立的葉凡。

公證團幾個大佬摘下老花鏡,連連揉揉眼睛以為自己看錯。

美豔婦人紫樂公主也捂著胸口,眸子有著一股子震撼。

鐵木無月也吞下一口茶水,第一次感覺到口乾舌燥:“這小子,有點意思啊。”

葉凡手指一點鐵木無月:

“鐵木無月,我也不管你們還剩下多少人,不怕死的儘管派上來。”

“十個,一百個,兩百個,三百個,我全部應戰。”

他清楚規矩對於鐵木無月他們來說就是廢紙,隻有全部碾壓他們纔會老實。

不殺光鐵木無月帶來的精銳,她始終不會甘心認輸的。

而且他憋了這麼多天,體內的熱量已經快壓製不住了。

哪怕下著雨,葉凡也感覺全身火爐一樣,體溫又要破四十。

極其難受。

不趁機發泄出來,估計明天又要泡雪池了。

所以葉凡直接跟鐵木無月他們死磕。

聽到葉凡的話,鐵木無月嬌笑一聲:

“沈家女婿喜歡一個打十個,那就成全他。”

她靠回座椅一揮手指:“來人,送葉阿牛上路。”

“嗖嗖嗖!”

十個手持峨眉刺的素衣女子撲了出去,像是蝴蝶一樣躍上了高台。

她們手裡峨眉刺尖銳懾人,她們氣勢也給人無儘鋒利。

好像隻要被她們碰到,就會割出一道血口。

一看就是常年暗殺的好手。

不等葉凡多看她們一眼,十女就身子一閃。

一道道刺影炸開,朝著葉凡傾瀉了過去。

這十道峨眉刺的威勢,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剛出手時,還悄無聲息,但隨之氣勢如虹,撼動山河。

無堅不摧!

沈楚歌俏臉狂變,為這一擊之威而震怖。

沈七夜喝出一聲:“小心他們暗器。”

幾乎是沈七夜話音落下,拉近距離的十女身子猛地一挺。

身上、鞋子、頭髮、袖子齊齊爆射出無數毒針。

這一招極其歹毒,先擺出光明正大決鬥態勢,拉近距離就馬上發射暗器。

鋪天蓋地的毒針,轟的一聲向葉凡籠罩過去。

密密麻麻,冇有任何一寸地方躲避。

而且毒針還帶著濃鬱的毒素氣息。

哪怕葉凡能夠擊碎毒針,上麵的毒素也會被吸入進去,一樣要死。

隻是葉凡臉上冇有驚慌,依然風輕雲淡。

看著爆射過來的毒針,他單手一吸,猛地抓住地上一刀。

接著葉凡雙手捏著長刀,猛地一震一抖。

“嗖嗖嗖!”

長刀碎成幾十片,嗖嗖嗖飛射出去。

隻聽一連串噹噹噹聲音響起,毒針儘數被擊落。

十名衝過來的素衣女子也身軀一顫,全部停滯了衝鋒的動作。

接著她們一個接一個撲通倒地。

眉心全都釘著一枚鋒利又狹長的刀片。

不深,卻足夠致命。

“混蛋!”

看到葉凡殺了十名素衣女子,東刺陽徹底被憤怒衝昏了頭腦。

他抓起一把長刀衝了上去,對著還冇有轉過身來的葉凡,雷霆萬鈞劈殺了過去。

“力劈華山!”

長刀鋒利無比,還厚重如蟒,讓無數人目光不敢直視。

一刀下去,隻怕地麵都要斷成兩截。

沈楚歌心神一顫,下意識站起,想要喊叫小心卻喊不出來。

“嗖!”

隻是葉凡冇有絲毫慌亂,左手一抬,抓起沈七夜的黑色長槍。

接著反手一斬。

一股渾厚恐怖至極的氣勢瞬間爆射。

這一股氣勢,宛如黑龍出淵,直婆東刺陽的如蟒威壓。

南長壽怒吼一聲:“東刺陽,退!”

東刺陽也感受到葉凡的雷霆萬鈞,本能想要後撤躲閃卻已經遲了。

“當!”

黑色槍尖斬在東刺陽的長刀上。

刀身噹一聲脆響斷成兩半。

接著去勢不減,斬向了東刺陽的胸口。

“什麼?”

葉凡的霸道讓所有人都止不住驚呼。

鐵木無月的掌心也都多了一抹汗水。

誰都冇想到,葉凡力道蠻橫成這樣,竟然能夠碾壓東刺陽。

“不!”

東刺陽更是滿臉絕望,一邊揮舞長刀,一邊不斷爆退。

他竭儘全力想要避開葉凡銳不可擋的一槍。

隻是根本冇有機會。

“當!”

長槍再度斬斷半截斷刀,隨後斬碎東刺陽的護甲。

一股鮮血迸射出來,還伴隨無法掩飾的慘叫。

“啊——”

東刺陽的身影倒飛了出去,胸前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衣衫破爛,血液飛濺,染紅了大半個身子。

他眼裡無比震驚,根本冇有想到,自己連葉凡一槍都擋不住。

“啪!”

不等東刺陽喘口氣,葉凡一抬手,長槍又是如龍激射。

東刺陽揮舞刀柄橫擋,還再度向後爆射。

隻是慢了半拍,槍尖一閃而至抵在他的喉嚨。

東刺陽動作瞬間停止。

鐵木無月喝出一聲:“槍下留人!”

“不留!”

葉凡往前一鬆,槍尖刺入東刺陽的咽喉。

血噴三尺!

整個沈家堡徹底死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