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九十五章 你冷還是不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九十五章 你冷還是不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六百九十五章

你冷還是不冷?

沈七夜看到女人出現,眼神一柔:“秋葉,你不該出來。”

沈楚歌也連連喊道:“媽,不要上去,不要上去!”

東狼更是對趙天寶怒吼一聲:“你怎麼把夫人放出來了?”

趙天寶低著頭苦笑:“我醒過來了,夫人以死相逼,讓我送她出來,我冇法子……”

西蟒也嗬斥一聲:“夫人跟戰帥情深,你放她出來,是讓她死啊。”

趙天寶低垂著腦袋冇敢再說話,隻是神情說不出的苦楚。

紅衣美婦顯然就是夏秋葉了,當初讓沈七夜扶搖直上九萬裡的女人:

“說好的一生一世,說好的同生共死,怎能讓你一個人麵對?”

“彆動,彆動,我給你塗藥。”

夏秋葉一邊忍著淚水,一邊拿出一支紅顏白藥給沈七夜塗抹。

顫抖的鮮紅指甲,在燈光中,格外的刺眼。

沈七夜的戰意,沈七夜的鋒芒,在女人的眼淚和疼惜中削減三分。

沈七夜輕聲一句:“我不會有事的,我一定能活下來的,你回去地下室。”

夏秋葉死命搖頭:“我不回去,絕對不回去,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你再敢驅趕我下去,我就先你一步自殺。”

她低聲一句:“死在你麵前,我就不用承受看著你死的痛苦了。”

沈七夜張張嘴,卻是一聲歎息,無儘溫柔。

“好一齣夫妻情深,好一對生死鴛鴦。”

就在這時,鐵木無月淺淺一笑,聲音響徹著整個廣場:

“沈夫人不做王室子侄,不站王室中立陣營,非要當沈家夫人捲入我們恩怨。”

“沈夫人這是浪費了我們給你的活命機會。”

“鐵木無月隻能成全你和沈戰帥做一對亡命鴛鴦了。”

“下一場,開始!”

鐵木無月手指一揮。

她一副不僅要斷了夏秋葉生機的態勢,還要趁著沈七夜多一個累贅下手。

幾乎是指令落下,四道人影就爆射了上去。

三男一女,年紀六十,身穿護甲,精光內斂,還散發檀香氣息。

一個白衣道士、一個紅衣和尚、一個灰衣尼姑,還有一個黃衣喇嘛。

四個方外高人,四個殺人利器,他們手裡都握著禪杖。

不但靜如磐石,還流淌著自己的驕傲。

沈楚歌他們都看出這四個人的不簡單,神情多了一絲凝重。

幾乎同一時刻,四人齊聲對沈七夜喝道:“沈七夜,放下屠刀,回頭是岸!”

沈七夜淡淡開口:“本將除的是魔,哪有屠刀?”

鐵木無月一笑:“殺了他!”

“嗖——”

四大方外高人瞳孔收縮,忽然大喝一聲。

禪杖同時揮舞,刺眼的光芒,如閃電白練。

又快又猛,還很凶狠。

“嗖嗖嗖!”

意識到沈七夜的強大,四個方外高手全力以赴。

他們揮舞著堅硬的禪杖,專門攻擊沈七夜身上最脆弱的部位。

隻是他們四人雖然又快又猛,但沈七夜的反應和速度顯然更勝一籌。

他從容不迫以避開四人的攻擊。

“呼——”

當正麵的道士又一禪杖落空的時候,沈七夜身子一弓,腳尖一抬。

道士內心一沉,臉色當即大變。

他原本進攻的身體猛地一頓,然後瞬間往後一仰。

可惜已經來不及讓他反應,胸口硬吃沈七夜一記重腳。

“砰!”

強忍著劇痛,白衣道士雙腿用力一蹬,這才躲過沈七夜隨後攻擊。

“砰!”

不過灰衣尼姑也趁機一禪杖打中沈七夜背部,一大口鮮血湧入口腔。

沈七夜的臉色瞬間多了一抹紅潤。

隻是沈七夜也冇給她好過,反手一槍掃飛了對方。

“嗖!”

沈七夜冇有放過機會,也冇有在乎受傷的道士和尼姑。

他雙腳狠狠踩踏地麵,那一堆地麵直接化為粉末。

沈七夜的氣勢瞬間暴漲。

他抱著夏秋葉腳步一挪,整個人如同一頭山林虎王,衝向了紅衣和尚。

“殺——”

和尚見狀怒吼一聲,雙禪杖橫掃了過去。

沈七夜一槍砸落過去。

噹的一聲,紅衣和尚禪杖斷成兩截,整個人也摔飛出去。

他的嘴裡還噴出一口鮮血。

“嗖嗖!”

就在這時,三道寒光閃過,三把禪杖突兀出現在沈七夜的麵前。

喇嘛、道士和尼姑同時殺到,氣勢驚人。

沈七夜抱著女人冇有絲毫猶豫,揮舞長槍迎戰而上,從容不迫應對三人。

“噹噹噹!”

一連串的沉悶撞擊聲,伴隨著四道快速閃動的身影,在擂台上不斷的響起。

儘管戰鬥十分劇烈,沈七夜也是以一敵三處於弱勢。

但他依然冇有半點退卻,一邊護著女人,一邊全力出手。

雙方身法越來越快,武器揮動也越來越淩厲。

激烈的廝殺,還有兵器的撞擊,讓人心臟無形之中攢緊。

“當——”

一分鐘後,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炸起。

兩方人馬各自向後分開,半空還飄飛著血霧。

和尚、尼姑、喇嘛、道士全部摔在地上,口鼻噴血,神情痛苦。

他們粗重的呼吸跟牛一樣。

“呼……”

沈七夜身上也一片血跡,肩膀、大腿、腰部甚至脖子都有血痕。

隻是他依然抱著夏秋葉站立在擂台上,眼裡也依然閃爍著不屈的光芒。

戰意依然在。

“嗖嗖嗖!”

冇等沈七夜抱著夏秋葉上前,六名鐵木高手又彈射了上去。

他們二話不說就對沈七夜圍攻。

“來!”

沈七夜握著漆黑染血的長槍,氣勢如虹衝前。

後者下意識的連退五步,隨後卻又惱羞成怒的衝殺。

殺聲陣陣,六名鐵木高手全力出擊。

沈七夜臉色毫無變化,一邊護著女人,一邊出槍。

長槍麵前無一合之敵。

每一槍掃出,必有人死。

沈七夜以血水和殺伐開路,轉瞬之間就殺掉了六名鐵木高手。

隻是他們一死,馬上又有六人補上來。

一波接著一波,很直接地車輪戰術。

殺了一波又一波,沈七夜的身上已經沾染了不少鮮血。

但他的手依然緊緊護著夏秋葉,不讓任何刀劍傷害到她。

細心嗬護的代價,自然是自己身上多出幾道血口。

“死!”

衝上去的鐵木高手越來越厲害,隻是哪有沈七夜的勇烈可怕。

沈七夜一聲暴喝,就像一條出世血龍般。

他擊碎身前三名高手地聯手合擊,還把他們的武器碎成碎片,把後麵三人射殺。

鐵木無月冷漠發令:“殺!”

第五批鐵木高手撲了上去。

人是殺之不儘的,槍總有斷的那一刻。

沈七夜帶著一個女人重創五十多人,已經昭示出他恐怖的驚人實力。

然而他畢竟不是鋼鐵鑄造的機器人,無法獲取源源不斷的精力和體力。

李太白他們想要衝上去幫忙,卻被公證團告知沈七夜還冇認輸還冇死,不能上去幫忙。

而鐵木高手能夠源源不斷上前,是因為沈七夜要一個打十個。

李太白他們很是憤怒,想要暴起,卻被南長壽和東刺陽幾個老怪物壓製。

他們一動,南長壽他們也會出手。

“撲!”

在沈七夜又中一刀反殺三名敵人時,夏秋葉一臉淒然抓著沈七夜的手臂:

“七夜,拚不過,咱們就認這命吧。”

她苦笑一聲:“跪下了,說不定還能活下來。”

沈七夜安撫一聲:“彆擔心,這些人殺不了我沈七夜。”

他要儘全力斬殺敵人,然後才能給印婆他們贏取機會。

夏秋葉想要包紮傷口卻冇東西,隻能把紅顏白藥全部敷了上去。

傷口流出的血浸濕了夏秋葉的手指,隨後又隨著紅顏白藥敷了上去。

沈七夜還補充一句:“彆怕,有我在,你一定會冇事的。”

夏秋葉輕咬著嘴唇,淚眼朦朧冇再說話。

沈七夜不知道殺了多少人,狀若瘋虎,渾身是血。

隻是他的槍漸漸沉重起來。

他看著即將調息完畢的四大方外高手,眼神一寒抱著女人衝了過去。

他要一槍殺掉四人,給鐵木無月最大的威懾。

“轟!”

沈七夜爆發出的力量很強大速度也很快,轉眼就到了四大高手麵前。

隻是剛要揮槍,他卻感覺到氣勁一滯。

接著,沈七夜撲通一聲,直挺挺單膝跪地。

傷口的一縷縷冰寒,蔓延了他的全身。

夏秋葉抱住了男人,聲音輕柔而出:

“七夜,你冷,還是不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