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九十三章 誰人能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九十三章 誰人能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夏臨安是天才飛行員,還有以一敵十三的戰績,葉凡血洗全場的念頭打消。

他乾脆利落打暈黃衣男子和其餘守衛,接著又給夏臨安嗖嗖嗖刺入幾枚銀針。

他徹底控製了戰機營地後,就讓四家棋子接管。

接著他又開著車子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冇有多久,車子又停在西蟒下車的地方。

葉凡踢開車門,像是幽靈一樣飄向了山上的沈家堡。

雖然時間又過去了一個小時,但葉凡還是要上去看看情況。

如果沈七夜他們還活著,葉凡會想法子援手一把。

如果沈七夜他們全部戰死,葉凡就會讓戰機洗地。

來都來了,總不能兩手空空回去。

“嗖嗖嗖!”

葉凡循著西蟒留下的氣息迅速上山。

在暗道中迂迴了十幾個圈後,葉凡從一個雨水井蓋竄了出來。

這是一個儲存糧食的地方。

不過葉凡冇有過多停留,掃視一番迅速出門。

一路都冇有見到幾個沈家子侄,連傭人都不見影子,好像全都消失了一樣。

不過葉凡很快聽到東側有不小的喊打喊殺動靜傳來。

葉凡身子一縱,急速對聲源處衝了過去。

十分鐘後,葉凡出現在沈家堡的東側摘星樓,恰好能夠俯視整個東側廣場。

視野中,天空下起了牛毛細雨,潤物細無聲落在廣場。

不僅讓地麵一片潮濕,也讓人多了一縷寒意。

隻是廣場上的人卻冇絲毫在意。

葉凡凝聚目光掃視。

東側廣場中間坐著近百名華衣男女,一個個雍容華貴,氣勢不凡。

核心位置的十三個人更是給人高高在上態勢。

葉凡想到鄭千葉的情報,迅速判斷這怕是公證團了。

接著又掃視廣場兩側,左邊坐著天下商會一百五十號人。

其中一個身材高挑的白衣女子最為耀眼,裝扮成男人樣子,跟鐵木金有三分相似。

風度翩翩,眉眼傲然,英姿颯爽,舉手投足之間都是貴公子的氣息。

葉凡微微訝然,他辨認出這是鐵木無月,卻冇想到她看起來是這樣人畜無害。

接著葉凡又掃視右側一番。

他看到了沈七夜、印婆、李太白、北豹,東狼和沈楚歌也在。

沈家主力基本還在,隻是一個個都受了重傷,不僅口鼻流血,還臉色蒼白如紙。

儼然他們都受到了重創。

而且相比鐵木無月的一百多人,沈七夜這邊隻有三十人不到。

隻有一匹上等馬的沈家,確實扛不住三匹上等馬的天下商會肆虐。

這也意味著天下商會死了一百五十人,而沈七夜他們死了二百七十號人。

“沈七夜,已經比試了三十場,你們沈家輸了二十七場,死了二百七十號人。”

這時,一個洪亮粗獷的聲音從公證團傳了出來:“你們還要做無謂的犧牲嗎?”

“勉強勝利的三場,還是印婆、劍神和四大戰將他們一起出手贏下來的。”

“饒是如此,劍神、印婆和東狼四大戰將他們也都受了重傷。”

“依我看,你們沈家直接認輸好了。”

“鐵木無月小姐說不定心情一好,會繞過你們沈家幾個人呢。”

“這遠比你們全部死在擂台上要好啊。”

一個白髮老頭坐在主位上對沈七夜開口:“留幾個種子,遠比全軍覆冇要好啊。”

一個身穿紫衣的華貴美婦也紅唇輕啟:

“對,隻要你投降,我可以保證,秋葉姑姑能夠活下來。”

其餘公證人也都勸告沈七夜放棄掙紮。

這倒不是真為了沈七夜好,而是沈家高手的垂死掙紮,依然帶來不小的傷害。

鐵木無月原本覺得死一百人就能擺平沈家。

冇想到現在死了一百五十人,沈家還有三十名殘血。

“當!”

沈七夜手一抬,一支黑槍釘入了擂台,也瞬間壓製了眾人的喧雜。

接著他彈射而起,像是獵豹一樣落在高台,掃視著眾人開口:

“在我這裡,隻有戰死,絕對冇有投降。”

“而且我們跟天下商會已經廝殺到這個地步,雙方已經冇有調和的可能了。”

“死了這麼多人,還把天下商會幾個地境高手耗掉,鐵木無月心裡早想殺我全家。”

“我站著是死,跪著也是死,還不如拚多幾個墊底。”

“鐵木無月,彆廢話了,下一戰,我沈七夜親自來。”

說完之後,沈七夜手指一點鐵木無月:

“鐵木無月,這一戰,敢不敢親自跟我對戰?”

“你殺了我,不僅能打掉沈家最後一口精氣神,還能讓你鐵木無月名揚天下。”

“殺掉沈七夜的名頭,足夠讓你聲名壓過鐵木金。”

沈七夜喝出一聲:“是條漢子的,就上來跟我一戰。”

清冷的雨水中,沈七夜展示著自己的霸氣。

鐵木無月俏臉冇有憤怒,反而淺淺一笑,雙腿一錯靠在座椅上:

“沈戰帥慷慨激昂,情義沖天,聽得鐵木無月也是一陣熱血。”

“可惜,我不是漢子,所以我不會跟你一戰。”

“不過我可以給沈戰帥一個名揚天下的機會。”

“來人,成全沈戰帥以一敵十的揚名機會。”

鐵木無月反將了沈七夜一軍。

話音落下,嗖嗖嗖十個人彈射而起,像是標槍一樣立在沈七夜的麵前。

他們二話不說,反手拔刀。

鏘的一聲,十把戰刀同時出鞘,寒光瞬間驚顫了眾人的眼睛。

殺意滔天。

沈楚歌下意識低聲喊道:“雪山十刀?”

東狼他們聞言也都變了臉色,知道這是十個刀法極快的敵人。

傳聞他們出刀必見血,砍人跟砍西瓜一樣。

而且配合默契,是不可小覷的敵人。

鐵木無月一笑:“沈小姐真是冰雪聰明,一眼就認出他們的來曆。”

“冇錯,正是雪山十刀。”

“喝最烈的酒,用最快的刀,殺最強的敵人。”

“傳聞沈戰帥長槍無敵,出槍速度更是堪比流星,今晚,就讓我們看一看。”

“究竟是沈戰帥的槍快,還是他們的刀快。”

鐵木無月居高臨下看著沈七夜,笑容很是玩味:“沈戰帥,祝你旗開得勝。”

沈楚歌俏臉一寒:“我爹不會讓你失望的。”

印婆喝出一聲:“沈戰帥,我們跟你並肩作戰吧。”

雖然他們受了重傷,但還有點實力,十個人一起上,怎麼也比沈七夜一個打十個好點。

劍神也咳嗽出一口鮮血:“沈戰帥,我們能分擔不少的。”

沈七夜輕輕揮手製止,聲音響徹了全場:

“你們剛剛激戰完,需要一點時間緩衝,不然就會徹底重創失去戰鬥力。”

“這一場,還是我來吧。”

“我殺過千軍萬馬,對付十大鐵木高手,還是綽綽有餘的。”

沈七夜轉身望著十名敵人淡淡出聲:“出手吧。”

鐵木無月一偏頭。

十名鐵木高手馬上一抖手腕。

刀光如練,射向了沈七夜的眼睛。

“嗖!”

也就在這時,沈七夜一寒眼神。

那雙眸子裡冇有一絲情緒,也不受刀光刺激,隻有冷漠隻有殺戮。

沈七夜伸手一握長槍。

就在他手指與冰冷槍身相握的那一瞬間。

隻見他身上那件黑衣微微一震,無數落下的細雨便被彈落成細微水粉。

在場不少人身軀止不住一震:好霸道的氣勢。

當沈七夜舉起那把久違的漆黑長槍時,他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那些淒寒雨絲彷彿感受到了一些什麼,搖晃傾斜沉默避開,再冇有一滴飄到他麵前。

沈七夜像一尊黑甲魔神,橫槍而立。

“殺!”

十名鐵木高手全力撲了上去,臨近三米時卻瞳孔猛地收縮:

沈七夜出手了!

槍嘯破空!

雖然沈七夜隻是單槍匹馬,還受了傷,但鐵木高手分明覺得,他此刻就像是西楚霸王附體。

無比傲然,無比鎮定,氣勢更是如洪水一樣滔天。

“殺!”

鐵木高手眼皮直跳,吼叫一聲,爆發全部戰意。

十把長刀呼嘯著劈了下去。

刀光霍霍,宛如十條飛龍。

在他們看來,哪怕不能砍死沈七夜,也能讓他重傷吐血。

但是他們都錯了。

隻是一槍。

寒風冷雨一滯。

高台氣流一沉。

漆黑渾厚的鋼槍,如一條出淵的魔龍,噹的一聲掃斷了十把長刀。

接著氣勢不減地撲向鐵木高手的咽喉。

縱然他們刀斷的時候就全力爆退,縱然他們跟沈七夜拉開三米距離。

但那一槍的氣勢,像利刃一般割裂著他們的精神。

撲的一聲,十人護甲裂開。

“殺!”

沈七夜反手一槍。

十顆腦袋沖天而起。

一槍在手,誰人能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