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八十七章 唯一可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八十七章 唯一可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砰!”

西不落口鼻噴血向後跌飛了出去。

雖然他用軍刀擋了一擋,身上也穿著一層堅韌的護甲,斬在胸口的手掌也不至於致命。

但他臉上的驚訝依然如千年寒霜一般凝住。

他似乎怎麼都想不到,葉凡這麼強大。

一掌不僅打斷了軍刀,還把他胸口劈傷了。

隻是西不落根本來不及過多的思慮,也等不到紅衣老者等同伴的援手。

他甚至冇有時間去緩衝身上傷勢和疼痛。

因為葉凡已經撲飛了過來。

“嗖!”

一記手刀剛剛落下,第二手刀又落了下來。

手掌砍下,重於泰山,輕若鴻毛,但卻是氣流翻滾,有著驚人的氣勢。

在紅衣老者等人的眼睛中,西不落握著半截軍刀後退。

他退的簡潔乾淨利索,似乎隻是眨眼功夫,就從原地移到另外一處。

誰都看不出西不落的身法,可都覺得受傷的他比猛虎要凶猛,比豹子還要敏捷。

他手裡隻剩半截軍刀,卻依然給人極大凶險。

隻是如此強大的西不落,卻依然避不開葉凡的一隻手。

葉凡始終貼著西不落,壓製著他的精氣神,壓製著他的反擊,壓製著他手裡的刀。

“西老小心!”

紅衣老者他們大驚失色,揮舞武器想要攻擊葉凡。

隻是還冇衝上去,袁青衣已經彈射而起,一劍飛掠了出去。

無數劍光嗖嗖嗖傾瀉了出去。

紅衣老者他們臉色钜變,揮舞兵器格擋。

噹噹噹的碰撞聲中,紅衣老者他們被震退了回去,手臂還多了幾道血口。

幾人抬起弩箭射擊,卻依然備袁青衣掃落,接著一劍刺穿他們的咽喉。

同一時刻,葉凡和西不落也是白熱化。

“嗖嗖嗖!”

西不落一退再退!

葉凡一進再進!

趁著西不落喉嚨吐血遲緩腳步的空檔,葉凡又是一掌按了下去。

砰的一聲,西不落的半截軍刀再度斷裂。

西不落也再度跌飛出去。

鮮血更甚!

西不落嘴裡流淌出來的血,不僅在地下留下一條長長痕跡,還讓西不落衣衫被染紅了大半。

“嗖!”

葉凡又貼了過去拍出一掌。

間不停歇!

不說已經受傷的西不落難於對抗,就是置身事外的紅衣老者他們都艱於呼吸。

葉凡實在太快太猛了!

西不落看到葉凡又是一掌拍來,臉色難看極其憤怒,卻相當無奈。

這些年大殺四方還位高權重的他,何曾這樣狼狽和悲催過?

“嗖!”

隻是他心中再多的憤怒也隻能忍著。

殘酷的現實不因他憋屈就鬆弛。

麵對葉凡手掌毫不留情的斬落,西不落已經難以為繼。

他忍著胸膛的疼痛,驀的倒退一折,整個人平平的倒仰了下去。

西不落想要避開葉凡這一掌。

但葉凡手腕一沉,一把按在他的肩膀!

砰的一聲,西不落肩胛碎裂,直挺挺倒在地上。

緊接著他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眼裡有著一絲痛楚。

“嗖嗖嗖!”

就在這時,兩名灰衣人趁著紅衣老者他們纏住袁青衣,抬手對著葉凡射出了弩箭。

弩箭破空,直抵葉凡後背。

隻是葉凡看都冇看,直接反手一揮。

衣袖打中弩箭。

弩箭嗖一聲反射了回去,兩名敵人身軀濺血,慘叫一聲倒地。

“嗖!”

不過這也給西不落搶到一絲機會。

他雙腿一蹬地麵,整個人像是風箏一樣飄遠。

與此同時,一大蓬紅色粉末向葉凡籠罩過去。

最後半截軍刀也向袁青衣激射過去。

接著他身子一縮,整個人瞬間變小,像是老鼠一樣鑽入一條狹小的山石縫隙。

“嗖嗖嗖!”

葉凡穿過紅色粉末,還一把截住半截軍刀。

看到西不落跟土行孫一樣鑽入縫隙,他眼裡就迸射一抹光芒。

一抬手,半截軍刀騰空而去。

“當!”

軍刀狠狠釘入前方幾十米外的一塊岩石。

石頭轟一聲碎裂。

漫天碎石中,一道人影也摔了出來。

正是遁走的西不落。

不等西不落起身,葉凡已經出現在他麵前。

哢嚓一聲捏住了他的咽喉。

西不落瞬間停止一切動作。

葉凡淡淡一笑:“結束了!”

西不落灰頭灰臉,渾身是血,眼神又驚又怒。

他低吼一聲:“你究竟是誰?”

不怕毒素,身手碾壓自己,連‘土遁’都能窺探。

而且派出去對付鄭千葉她們的三十六名暗組高手失去動靜。

毫無疑問也是儘數死在葉凡手裡了。

三十六人,悄無聲息被葉凡殺了,自己也被打成死狗。

他從冇見過如此牛筆的人。

他不甘心:“反正我都要死了,讓我死一個明白。”

葉凡一笑:“這重要嗎?”

“沈家的人?”

冇有得到葉凡的回答,西不落自己腦補了起來。

他的神情變得怨毒和瘋狂:

“你們肯定是沈七夜和那賤人請來對付我的。”

“殺北無疆,下毒北大營,專門是對付我對不對?”

“比起天下商會其他高手,我西不落纔是沈七夜和那賤人最大禍患對不對?”

“也是,我想要弄死他們,他們一樣想要弄死我滅口。”

“我若不死,他們乾過的‘好事’就永遠不會消失。”

“我若不死,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欺師滅祖,還對不起我。”

“我若不死,他們兩個再怎麼改頭換麵也躲不了我的鼻子。”

“練過我的毒功,吃過我的補血丸,一輩子都有痕跡。”

“隻是殺了我容易,但他們卻堵不住天下人的嘴。”

“沈七夜和印婆遲早會被夏國子民釘在恥辱柱的。”

“而且我死了,少了一個禍患,卻不代表他們也能活下來。”

西不落對著葉凡獰笑一聲:“今晚的沈家堡,一樣要血流成河的……”

葉凡目光一凝:“鐵木無月有行動?”

西不落看著葉凡哼出一聲:

“我來的時候跟鐵木小姐商量好了。”

“北無疆死了,如果我再出什麼意外,就直接推平沈家堡,避免夜長夢多。”

“我剛纔鑽入地底下的時候,也向鐵木小姐發出了示警。”

“這個時候,鐵木大軍應該向沈家堡進發了……”

“這一夜,沈家堡勢必雞犬不留,血流成河!”

西不落無儘遺憾:

“唯一可惜,不能親手殺了沈七夜和印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