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八十六章 危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八十六章 危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危險!

袁青衣俏臉一變,身子猛地向前一撲。

隻是那蓄謀已久的一掌又怎會落空?

在袁青衣一撲的時候,赤紅手掌也突然暴漲一截,砰的一聲打中袁青衣後背。

儘管袁青衣已經提前飛撲避開了大部分力量,而且她後背也有刀槍不入的護甲。

但這一擊,依然讓袁青衣身軀一顫,像是斷線風箏一樣飛起。

她感覺那不像是一掌,而更像是一列火車撞擊過來。

等袁青衣飛出十幾米一扭腰身落地的時候,一口鮮血從她嘴裡吐了出來。

不大,不濃,卻始終是見紅了。

不過袁青衣卻冇有半點悲呼和慌亂,右手一抖展出長劍護身。

劍光如毒蛇一樣綻放。

衝過去的紅衣老者幾人臉色钜變,身子一縱向後暴退。

隻是速度雖快,腹部卻是一涼。

低頭一看,衣服已經被割破,如不是護甲保護,隻怕已經開膛破肚。

他們不由震驚袁青衣的強大。

袁青衣卻冇有在意他們,隻是望向偷襲自己的人。

正是那個紅衣老者的忠心護衛,瘦小男子。

“怪不得能殺掉北無疆,還敢設局來殺我,確實不同凡響。”

瘦小男子看著袁青衣淡淡一笑:

“能夠避開我偷襲的人,你算得上第一個。”

說話之間,不僅紅衣老者他們散開堵住袁青衣的退路,周圍又冒出了幾十個黑衣人湧向山林邊緣。

這些黑衣人手裡一個個拿著狙擊槍,揹著一把弩弓和一把武士刀。

他們腳步匆匆,卻落地無聲,宛如一群幽靈一樣。

瘦小男子對著擦肩而過的他們發出指令:

“他們應該藏在水電站和附近山林。”

“把他們全部給我殺了。”

“但要小心他們的狙擊手和無人機。”

“其中兩三個人還非常棘手,不確定的地方,冇把握的敵人,可以先用毒。”

瘦小男子漫不經心叮囑這些黑衣人一番。

顯然這些人是要摸出去乾掉葉凡和鄭千葉他們。

黑衣男子他們恭敬點頭,接著身子一縱,如潮水一樣消失無影無蹤。

隨後,山林再度閃現人影,十幾個灰衣男女現身,又把袁青衣圍住一圈。

一個個臉上紅潤,帶著幾分急促,顯然是急匆匆趕赴了過來。

看到瘦小男子的態勢以及紅衣老者等人的恭敬神情,袁青衣俏臉微微一冷:

“紅衣老頭不是西不落!”

她喝出一聲:“你纔是真正的西不落?”

“有點眼勁啊。”

“冇錯,我纔是真正的西不落。”

瘦小男子也冇有過多遮掩,一摸臉上的模擬麪皮和假髮,露出跟紅衣老者相似的五官。

“女娃,你很強大也很有眼勁,可惜不該跟天下商會作對。”

“站在天下商會的對立場,註定你不會有好下場。”

“怎樣,招出你的來曆底細以及同伴名單,我給你一個痛快?”

西不落人畜無害一笑:“不然你怕是要生不如死好幾天。”

袁青衣冇有理會對方威脅,隻是擠出一句:

“你是怎麼知道我們設伏的?”

看西不落今天這架勢,又替身,又山林埋伏,似乎早有準備。

西不落冇有急匆匆出手,饒有興趣看著袁青衣開口:

“其實我不知道你們埋伏,隻是我這個人比較怕死。”

“我被最親近的人害過,所以我對這世界充滿了惡意揣測。”

“我也很抗拒針對自己的變故,特彆是順風順水時生出意外,我極其厭惡。”

“我在西路殺得好好的,突然要來北大營接管和解毒,我心裡有些難受。”

“心裡難受了,我就容易胡思亂想。”

“敵人能夠殺掉北無疆,還能夠傳染難解的毒素,說明這敵人非常強大。”

“他也有足夠實力殺掉北無疆一樣殺掉我。”

他聲音平和而出:“如果我不小心,我就可能步北無疆的後塵。”

袁青衣微微驚訝,有點意外西不落的謹慎小心,還以為他在西線殺瘋了,殺得目中無人了。

山林外麵若隱若現傳來幾記慘叫,西不落冇有半點在意,相信那批黑衣人能夠解決鄭千葉他們。

他隻是繼續望著被團團包圍住的袁青衣:

“所以我昨晚一夜冇睡,反覆推演自己的危險存在。”

“可是幾百公裡的路程,太多容易冒出危險的地方了。”

“最終我作出決定,讓替身偽裝成我,我來做護衛,同時把隊伍分出一明一暗前行。”

“而且我叮囑了暗組的成員,一旦明麵隊伍遭受襲擊,他們千萬不要衝過來營救。”

“因為我有足夠的實力自保。”

“他們要做的就是聽從我指令,從另一條路進入我臨時選擇的地點埋伏。”

“這樣不僅可以保證我的安全,還可以設伏拿下幕後凶手。”

“所以剛遭受你們無人機襲擊的時候,我就打開手機檢視地形。”

“最終決定撤入這個山林埋伏。”

“接著我就一邊讓暗組的人趕赴這裡,一邊在現場跟你們周旋,順便檢視你們底蘊。”

“當然,逃入這裡,我依然冇有恢複身份。”

“因為殺掉北無疆的絕世高手,肯定躲在暗中壓陣,等待機會給我致命一擊。”

“所以我就繼續簇擁紅衣老者前行。”

“結果如我所料,你這條大魚冒了出來,還給予紅衣老頭雷霆一擊。”

“看得出來,你的實力已是地境,不然不可能避開我剛纔偷襲。”

“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你就是刺殺北無疆的那批女娃之一。”

西不落顯然把袁青衣跟沈楚歌當成同一夥人了。

袁青衣撥出一口長氣:“不愧是西不落,確實不同凡響。”

“無人機冇有把你炸死,剛纔一擊也冇殺掉你們,反而讓你偷襲了我。”

“看來我們的確輕敵了,以為你跟北無疆一樣容易對付。”

袁青衣感慨一聲:“如果我們再高估你一點,估計就能把你當場炸死了。”

她有些遺憾除了無人機和狙擊槍之外,冇有去黑市弄幾挺火箭筒過來。

不過想到無人機和狙擊槍的標記,袁青衣又明白不能畫蛇添足。

西不落一笑:“你還算錯了一點。”

袁青衣抬頭問道:“算錯什麼?”

西不落綻放一個和藹笑容,聲音說不出的溫和:

“我跟你說這麼多,不是我想要跟你炫耀,而是想要拖延一點時間。”

“讓你背後中的‘海棠朵朵’可以發作起來。”

“剛纔一掌,雖然被你避開我九成功力,你身上還有護甲,但依然中了我的毒。”

“你是地境高手,哪怕受了點傷,依然無比強大。”

“如果我剛纔跟你火急火燎拚殺,我能殺你,但也會被魚死網破的你重創。”

“甚至還可能給你跑掉。”

“那樣一來,我就前功儘棄了。”

“所以我就跟你嘮嘮嗑,緩解你的戒備心和死誌,讓你中毒深一點。”

“這樣我待會出手殺你的時候代價就小一點。”

西不落語氣很是平和,但字眼卻帶著一股子凶險。

笑裡捅刀,不外如此。

與此同時,紅衣老者等十幾個手下也都嚴陣以待。

西不落看著袁青衣追問一聲:

“怎樣,痛快招供,換一個痛快死法,還是被我廢掉慢慢承受毒素髮作而死?”

“我告訴你,我的海棠朵朵真冇幾個人能夠承受。”

“西蟒也算沈家一代人物了,中了我的海棠朵朵,一樣快撐不住要自殺了。”

說話之間,西不落還戴上一雙銀色手套,接著抓過一把鋒利的軍刀。

袁青衣看著西不落一笑:“你說我低估了你,其實你也低估了我們。”

“你在拖延時間緩解我的毒素髮作。”

袁青衣笑容明媚:“我同樣在拖延時間等待你的人橫死。”

西不落臉色微變:“什麼意思?”

“轟!”

幾乎同一時刻,一棵樹木忽然爆裂。

無數碎片像是雨點般向西不落等人傾瀉。

危險!

西不落臉色钜變,軍刀猛地一轉,掃掉一篷木片。

隨後他身如電閃向後撤離。

他快,比他更快的卻是葉凡,比電閃更犀利的是一隻手掌。

一隻白皙光滑,卻給人鋒利氣勢的手掌!

葉凡瞬間閃到西不落的麵前!

一記手刀斬了下去。

“嗖!”

西不落抬起手中軍刀,擋這無可匹敵一掌!

橫擋、刀斷;後退、濺血!

葉凡隻是一掌,就把西不落連人帶刀斬翻在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