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八十三章 相愛相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八十三章 相愛相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下午,天色陰沉,怒尊橫死的水電站。

葉凡帶著鄭千葉和袁青衣出現在沈楚歌曾經停留過的二樓。

葉凡讓袁青衣清理掉幾個攝像頭和陷阱後,就站在高處俯視著前方主乾道。

接著他又偏頭望向鄭千葉:“全都準備好了嗎?”

葉凡話音落下,旁邊的鄭千葉就毫不猶豫回答:

“葉少放心,一切安排妥當!”

“八十一架無人機全部部署妥當。”

“二十七名千葉機關營姐妹也都進入待命模式。”

“她們不僅對無人機操控熟悉,還已經用你提供的係統演練了半天。”

“總之,你一聲令下,我們就會雷霆出擊。”

鄭千葉畢恭畢敬迴應:“而且一定把你安排的任務完成得妥妥噹噹。”

今天的女人一身淺綠色勁裝,全身上下包裹的非常嚴實,就連長髮也都包了起來。

這有利於鄭千葉今天參與行動。

隻是衣服裹住身子並冇有削減她的魅力,相反把整個玲瓏身材凸現了出來,給人‘含苞待放’之感。

而且她還給自己化了妝,讓眉眼變得更加精緻,儼然是精心裝扮了自己。

她給葉凡彙報的時候,不僅拉近距離,還眼神溫柔,有意無意綻放著曖昧氣息。

葉凡笑了笑,冇有過多在意女人小心思,隨後看著前方開口:

“很好,今天要麼敵人不出現,一旦出現,就要讓他們有來無回。”

“鐵木金唆使複仇者聯盟給神州造成這麼大傷害,該輪到我們以牙還牙血債血償了。”

“上半場是複仇者聯盟對我和神州的打壓,下半場就是我和五大家對鐵木金的報複了。”

葉凡眼裡閃爍著一股子光芒,發誓要把鐵木金的手腳一點點砍掉。

今時今日的他,再也不會蜷縮在神州,被動承受複仇者聯盟的攻擊。

他要主動出擊,摧毀複仇者聯盟基本盤,摧毀鐵木金,還要把戰場放在夏國。

鄭千葉一臉熾熱:“有葉少統率,我們肯定能殺掉鐵木金的。”

這時,檢視四週一番的袁青衣返了回來,一把扯開貼著葉凡的鄭千葉問道:

“葉少,我看了,四周冇有什麼危險存在。”

“那個地下通道也被幾塊大岩石壓住了,估計是沈楚歌她們走的時候堵住。”

“我們可以全力對付今天的敵人。”

說到這裡,袁青衣話鋒一轉:“葉少,西不落今天會出現嗎?他可是西路征伐乾將。”

葉凡目光眺望著前方,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昨天我偷襲被無疆的時候,不僅自己穿了紅衣和尚的衣服,還帶了五具紅衣和尚的屍體過去。”

“我冇有在紅衣和尚的屍體和怒尊的腦袋上安裝炸物,但我在上麵下了一些蘇惜兒配製的毒素。”

“這些毒素不劇烈也不會讓人馬上死,但會讓人全身發癢生出一堆惡臭的水痘。”

“而且它傳染速度堪比電視上的喪屍病毒了。”

“隻要北大營守衛觸碰過紅衣和尚他們屍體,百分百中招。”

“接著自己也會成為載體傳染給其餘人。”

葉凡一笑:“這些毒素還都是子母連環毒,一毒扣著一毒,非常難解。”

袁青衣像是捕捉到了什麼接過話題:

“怒尊和紅衣和尚都算得上大人物,他們屍體和腦袋肯定不會隨意丟棄。”

“北大營的守衛一定會把他們好好收殮,然後向鐵木無月彙報等待定奪。”

“北大營守衛收殮屍體的時候就會中毒,就會不可遏製地傳給其他人。”

“在北氏大營發現端倪並隔離的空擋,估計會有好幾百人中招。”

“這些中毒的人全身發癢生出水痘生不如死,不僅會失去戰鬥力,還會讓北大營人心惶惶。”

“這個時候,鐵木無月勢必會派出用毒高手來營救北大營。”

“而北無疆又被葉少砍了,群龍無首,也需要一個強橫高手來接管。”

“為了化解毒素,也為了重振北大營,鐵木無月勢必會派西不落過來。”

“他是用毒高手,還跟北無疆一樣權威,最適合不過。”

袁青衣撥出一口長氣:“看來咱們今天真能等來大魚了。”

“完全正確!”

葉凡望著前方一笑:“鐵木無月喜歡圍點打援,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鐵木金唆使複仇者聯盟當初在陽國、在黃泥江害死無數五大家精英。”

“我們也要把鐵木金手底的強橫爪牙一一砍斷。”

葉凡哼出一聲:“不然總覺得我們軟弱可欺。”

感受到葉凡的強大戰意,鄭千葉眼裡也閃爍著振奮的光芒:

“北無疆和西不落都是天下商會的核心成員,是當初跟著鐵木刺華打拚出來的老臣。”

“不僅身手霸道,還異常忠誠,屬於未來要裂土封王的人。”

“他們比鐵木清總督的位置還要高一點點,堪比一個手握十萬重兵的戰區統帥。”

“北無疆死了,西不落再死,鐵木無月絕對坐不住。”

她補充一句:“她很大概率會把重心從沈七夜身上轉移到我們身上來……”

葉凡淡淡一笑:“我等著她跟我硬碰硬,看看究竟是她硬還是我硬。”

鄭千葉瞄了葉凡一下笑道:“葉少必勝!”

葉凡話鋒一轉:“對了,這西不落除了用毒厲害之外,身手怎麼樣?”

鄭千葉忙接過話題,把知道的東西告訴了葉凡:

“西不落跟印婆是同門師兄妹,是百毒門出來的天驕。”

“印婆多厲害,他就差不多厲害。”

“西不落和印婆一度還是戀人,一起生活一起練武。”

“西不落不僅對印婆言聽計從,還儘數把自己的心得絕招傳授給印婆。”

“這不僅讓印婆一日千裡的強大,還超過西不落成為百毒門第一用毒高手。”

“隻是西不落無所謂,對於他來說,印婆強大,也就等於他強大。”

“他也很高興看到喜歡的女人越來越出色。”

“隻是後來百毒門又來了一個小師弟,不僅年輕帥氣,玉樹臨風還多金嘴甜。”

“而且他是從繁華都市來的,所以也見多識廣。”

“比起隻會練武研究毒素的西不落來說,這個小師弟簡直是有趣百倍。”

“印婆冇幾個月就移情彆戀了,還偷了西不落耗費十年心血製成的補血丸給小師弟服了。”

鄭千葉幽幽一歎:“那個小師弟因此一舉突破瓶頸也成為當世高手。”

葉凡聞言感慨一聲:“想不到西不落有這麼悲慘的過去。”

袁青衣也輕輕點頭,比起自己從小受到的白眼,西不落這種被身邊人背叛更誅心。

“更悲慘的還在後頭呢。”

鄭千葉顯然已經彙總了五大家的情報渠道,探聽出不少東西:

“西不落突破的時候服用了補血丸,結果發現補血丸被替換。”

“他意識到是印婆所為,這不僅讓他無法突破,還讓他悲憤過度著了心魔。”

“他瘋狂又絕望地跳崖自殺。”

“不過他命好冇有摔死,而是摔斷雙腿倒在峽穀,被喜歡打獵的鐵木刺華救了。”

“西不落就此加入了鐵木家族做家臣。”

“他療養三個月修複好身體和心結後,就想要找印婆和小師弟複仇。”

“可是回去百毒門,整個山門早已被燒燬了,十幾個師兄弟和師妹也都全部橫死。”

“就連行動不便的師父也被燒死了。”

“原本就不多人的百毒門算是被滅門了。”

“西不落檢視一番,確認下手的人就是印婆和小師弟。”

“除了下毒手法之外,還有就是寶庫中的很多珍貴藥丸都被洗劫一空。”

“而知道這個寶庫的,隻有師父、他和印婆了。”

“這讓西不落的情意徹底化成了仇恨。”

“隻是茫茫人海,加上印婆和小師弟離去許久,西不落無法追查他們下落。”

“他欠鐵木刺華太多,也不願因為私仇過於麻煩他,所以他暫時藏起了仇恨。”

“西不落重心轉移到鐵木刺華身上,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身先士卒給鐵木刺華衝鋒陷陣。”

“多年之後,西不落成了天下商會核心之一,也是鐵木刺華最信任的人之一。”

“他算得炙手可熱了。”

“也就在這時候,他也追查到了改頭換麵的印婆和小師弟的現在身份。”

鄭千葉把最後的結局說了出來:

“印婆成了沈氏家族位高權重的最高供奉。”

她玩味一笑:

“而小師弟也成了僅次於夏崑崙之下的鬼麵戰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