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七十七章 偷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七十七章 偷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嗚——”

黃昏收起最後一抹餘暉時,一輛破損的白色房車也呼嘯衝到北大營。

還冇有等門口幾十名守衛抬起槍口鎖定,白色房車就哢嚓一聲踩停了刹車。

車子劃著一個弧形橫在了門口。

接著冇有車門的房車,砰砰砰丟出了五具紅衣和尚的屍體。

一個個身染鮮血,死的不能再死。

在北氏守衛大吃一驚的時候,車內再度鑽出了一個紅衣和尚。

他捧著怒尊的人頭連滾帶爬衝向大門,嘴裡還悲憤吼叫了起來:

“報!”

“報!”

“怒尊師兄和我們在迴歸途中遭受沈氏高手炮擊!”

“三名天下商會精銳當場炸死!”

“五名師兄遭受千人圍殺寡不敵眾橫死。”

“怒尊師兄也在殺敵三百後被火箭彈轟死!”

“半個身軀炸爛,唯有一顆腦袋完好無損!”

捧著腦袋的紅衣和尚一邊吼叫,一邊衝入了北大營大門。

幾十個北氏守衛聞言大吃一驚,目光齊刷刷望向地上的五具屍體。

他們辨認出五大紅衣和尚後身軀一顫。

這意味著來者冇有撒謊。

再定眼一看,來者手裡捧著的人頭也毫無水分。

正是跟北無疆情同手足的怒尊大師。

當下一個個神情凝重和緊張起來。

誰都冇有想到,夏國第一法王死了,更冇有想到他會死得隻剩下一顆腦袋。

這不僅意味著北無疆和鐵木無月會大怒,還意味著敵人超出他們想象的強大。

看來這北進之路將會前所未有的凶險。

“砰!”

就在他們精神恍惚中,紅衣和尚已經速如流星閃入大門。

聲音再度吼叫了起來:

“怒尊師兄被殺!”

“北大營危險!”

“快帶我去見北無疆大人!”

“我有重要情報彙報!”

“快!快!”

紅衣和尚不顧臉上的血水,青筋凸出連連發出吼叫

幾個聞訊趕赴過來的北氏護衛馬上手指一點:“北無疆大人在議事廳!”

紅衣和尚喝出一聲:“快帶我去,我有重要情報彙報。”

幾個北氏護衛感受得出事關重大,馬上身子一轉開路:“走這邊!”

他們領著紅衣和尚急速向議事廳衝去。

“前鋒告急!”

“北線告急!”

“北大營告急!”

路上十幾道關卡的北氏守衛看到紅衣和尚以及懷裡抱著的怒尊。

特彆是紅衣和尚臉上流露出來的悲憤和緊急,讓他們不僅冇有半點詢問,反而主動打開關卡通行。

十幾道安檢門也隻穿過一道,確認冇有炸物等危險品,就一路綠燈。

暢通無阻!

很快,紅衣和尚抱著人頭來到一處紅色營帳。

還冇等幾個北氏護衛彙報,營帳裡麵已經走出了十幾號人。

核心人物是一個年近六十的高大老者。

他戴著一頂帽子,身穿一襲類似清朝的官服,不怒而威。

高大老者不僅氣勢十足,還給人無儘的詭異。

肌膚雪白如霜,指間尖銳修長,給人半人半鬼的態勢。

他的身邊,除了一眾守衛外,還站著四個服飾不一的男女。

這四個男女也是全身陰森,極其危險,身上綻放的寒意,讓不少守衛本能保持距離。

高大老者顯然已經聽到了喧雜動靜,猜測怕是發生了大事。

當下他喝出一聲:“發生什麼事?”

“北無疆大人!”

不等北氏護衛出聲,紅衣和尚就撲通一聲跪地。

接著他還嗖嗖嗖挪移雙腿來到高大老者麵前。

他捧著怒尊人頭痛哭流涕:

“大事不好,怒尊師兄和五名同門來北大營途中遇襲。”

“怒尊師兄他們被重炮轟死,隻有我一人逃了出來。”

“本來我也該戰死,隻是我聽到沈氏高手秘密,他們今晚要夜襲北大營。”

“沈七夜撤銷東狼北豹四將回救沈家堡的決定,讓他們就地跟天下商會戰隊決戰。”

“而且為了打破天下商會的合圍,沈家還準備聚集主力破掉北大營。”

“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

“今晚北豹、阿童木、劍神李太白和印婆,將會率領殘存的兩千鐵騎,夜襲北大營。”

“為了減少攻打北大營的壓力,他們還在路上伏擊怒尊師兄。”

“我想要血戰至死,但擔心北無疆大人和北大營出事,就裝死逃過一劫跑回來報信。”

“北無疆大人,沈氏高手非常強大和凶殘,你今晚一定要早做準備!”

“這是怒尊師兄的人頭!”

紅衣和尚連珠帶炮把話說完,接著把怒尊腦袋往上一舉。

“什麼?”

“怒尊師兄被殺?”

“他神功護體,地境巔峰,怎麼還可能被殺?”

北無疆聞言身軀一晃,臉上露出難於置信神情,不相信怒尊會死。

接著他上前幾步檢視,發現確實是怒尊。

北無疆心裡一揪,臉上淒然,頗有唇亡齒寒的情緒。

以後再也冇有人跟自己一起切磋武道了,以後再也冇有人跟自己一起拯救失足少女了。

他剛研究出來的‘多人劇本殺’也冇用武之地了。

想到這裡,北無疆顫抖伸手接過怒尊腦袋,聲音帶著一股子悲憤:

“真是怒尊我兄,真是怒尊我兄……”

就在他抱住怒尊腦袋的時候,紅衣和尚猛地抬頭。

接著砰的一聲,他一掌打在北無疆的命根子上方。

“哢嚓!”

一聲巨響,北無疆身軀一顫,接著慘叫一聲:

“啊——”

慘叫之中,他受到巨大沖力震飛,倒射出十幾米,撞翻七八人才倒在地上。

倒地之後,北無疆不僅雙腿之間濺射鮮血,還發出淒厲掃飛了幾個手下。

原本捧著的怒尊人頭也都翻滾在地。

他的臉上有著痛苦和瘋癲。

儼然是命根子受到了重創。

“靠,命根子都有護甲?”

假扮成紅衣和尚的葉凡一愣,很是詫異冇有一掌打死對方。

他知道北無疆這種人肯定穿著護甲,打腹部打心臟都會事倍功半。

所以他很直接重擊對方的命根子。

可是冇想到,那裡也有護甲保護,讓北無疆撿回一條性命。

上次偷襲鐵木清也是功虧一簣,冇想到今天也冇達到效果。

葉凡臉露可惜,北無疆卻劇痛的連連翻滾,還不斷髮出怒罵:

“哇嗚思達雞,闊闊烏密尼!”

他指著葉凡歇斯底裡吼叫:

“古思烏尼闊米,嗚米多斯卡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