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七十二章 他是叛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七十二章 他是叛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六百七十二章

他是叛徒

這!

這怎麼可能?

阿童木和怒尊和尚等人目光齊刷刷望向掙紮起來的葉凡。

緩緩站起來的葉凡,搖搖欲墜,卻如長槍刺天,驚詫著眾人的眼球。

一個個臉上都有著不加掩飾的震驚。

誰都冇有想到,被怒尊和尚十成功力連打了兩掌的葉凡,竟然還冇有死去。

不管葉凡現在全身多少鮮血,五臟六腑是不是被震傷,骨骼是不是被震碎,他終究還活著。

再怎麼狼狽,葉凡也有著一口氣。

阿童木最先反應過來吼道:“葉兄弟活著,葉兄弟活著!”

近百鬼麵鐵騎也都歡呼起來,臉上前所未有的開心。

很多人臉上還流淌出欣喜的淚水。

葉凡的活著,不僅讓他們有了一條生路,還讓他們感受到失而複得的珍貴。

六名紅衣和尚又一臉不解看著怒尊。

怒尊也是口乾舌燥,搖晃了幾下腦袋,不想相信,可血淋淋的事實擺在麵前。

葉凡真的活著。

這不科學。

怒尊看著自己的右掌第一次生出了質疑。

這隻打死幾百高手的手,怎麼打不死一個無名小卒?

難道葉凡這小子在扮豬吃虎?

可這半死不活的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扮豬吃虎。

而且敢在自己這個即將地境大圓滿高手麵前扮豬吃虎,這小子實力起碼是地境大圓滿或者天境。

可這個年紀,不該有這種實力和境界啊。

他怒尊算得上天賦過人的武道天才,也是足足三十年才突入地境。

然後耗費二十年纔到現在的地境巔峰。

而且這還是靠鐵木金每月價值過億的人蔘靈芝,珍稀蛇肉補氣補血之下才成。

葉凡這個年紀就比他強,怒尊是不願意承認的。

“肯定是練的功出岔子了!”

怒尊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隨後望著葉凡冷笑:“小子,命夠硬啊。”

冇等葉凡出聲迴應,唐若雪就對怒尊哼出一聲:

“怒尊,算你識相。”

她停下攙扶葉凡的手:“不然他死了,你現在也死了。”

不少旁觀者聽到唐若雪這一句話,全都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他們算是明白葉凡為什麼能夠活下來了。

原來是怒尊是懼怕唐若雪死磕,關鍵時刻對葉凡手下留情了。

為了掩飾他放過葉凡的心思,怒尊還故意打第四掌,讓人覺得他真想要葉凡死。

六個紅衣和尚也都微微點頭。

雖然不解怒尊為何懼怕唐若雪放過葉凡,但也都知道並非怒尊打不死葉凡。

這個理由,比起怒尊打不死葉凡,讓他們心裡好受一點。

“哼!”

怒尊嘴角牽動不已,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選擇閉嘴。

雖然唐若雪這一番話讓他有些難堪,但多少還是維護了他深不可測的高手態勢。

他總不能糾正,自己已經全力而為,結果就是冇打死葉凡,還喪失了三成功力?

葉凡也冇有糾纏這些東西,隻是目光玩味看著怒尊:

“怒尊,你說過三掌放人。”

“我現在都受你四掌了,你可以讓阿童木他們離開了。”

他輕輕一笑:“你這樣一尊大神該不會出爾反爾吧?”

唐若雪聲音一冷:“怒尊,你敢言而無信,休怪我不給天下商會麵子了。”

說完之後,她猛地一揮手。

四支傭兵隊伍嘩啦一聲散開,手裡也閃出了各種武器。

背後還有幾挺加特林和火箭彈呈現,爆發出強大戰意鎖定怒尊等人。

臥龍和狙擊手更是蓄勢待發。

怒尊目光淩厲掃視全場一番。

他先是看看隨時準備死戰的阿童木一夥人,又看看虎視眈眈的四支傭兵隊伍。

再看看同樣地境實力的臥龍,以及四周探頭探腦的看客。

他心中一陣怒意,恨不得帶著師弟們不管不顧大戰一場,把這些人全部殺光。

隻是想到自己缺失的三成功力,怒尊又不得不收斂殺意。

三成功力冇丟失,怒尊又六成勝利的把握。

現在,五五分都夠嗆。

想到這裡,他一聲唱諾收起了凶相,重新恢複了和善的樣子。

隻是眉間又多少有些不甘。

“嗖嗖嗖!”

就在這時,街道兩端又開來了幾十輛黑色戰車。

街頭,是一百多名荷槍實彈的天下商會子弟。

他們穿著防彈衣戴著鋼盔向怒尊七個人靠攏。

怒尊和尚一喜。

“嗖嗖嗖!”

隻是冇等怒尊和尚下令一戰,街尾也轟隆隆出現十幾輛裝甲車。

接著一個身穿獵豹服飾的中年男子彈射而起。

他幾個起落就站在阿童木等人麵前。

他手指一點怒尊和尚:“怒尊,要動我兄弟,先從我北豹屍體上踩過去。”

北豹來了!

怒尊和尚眼睛微微一眯,徹底收斂放手一戰的念頭。

北豹是古泰拳的修煉者,跟現役泰拳不同,古泰拳,是純粹的從戰場上留傳下來的搏擊術。

凶狠毒辣,拳拳殺招,保留了最原汁原味的殺戮技術。

跟這樣的人纏鬥,隻能直接碾壓,絕不能給對方傷到,不然非死即殘。

而且對方開來了裝甲車,危險係數變大。

想到這裡,怒尊哼出一聲:

“我怒尊一生行事,從來一諾千金。”

“三掌不死,自然給阿童木他們活路。”

“隻是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麵的。”

怒尊對著葉凡和阿童木等人丟下幾句話,隨後身子一展帶著天下商會精銳離開。

葉凡冇有阻擋,隻是看著他們背影,露出一絲玩味。

看到怒尊一夥人走了,北豹他們也冇有下令攔截。

他們身上也都是血跡斑斑,顯然也都經受過不少襲擊。

阿童木上前幾步跟北豹低語了幾聲。

北豹望向了葉凡。

目光從銳利、探究、變成感慨、欣賞和讚許。

接著北豹帶著阿童木走了上來,對著葉凡問出一聲:

“葉兄弟,傷勢怎麼樣?”

“要不要我叫人送你去醫院?”

雖然因為唐若雪威懾怒尊讓他手下留情,但依然不可小覷怒尊的力量。

阿童木也連連點頭:“對,對,我送你去沈家醫院。”

“謝謝北豹和阿童木兄弟。”

葉凡咳嗽一聲,吐出一口血水:

“我確實受傷了,但冇有大礙,扛得住。”

“我練了一種功,能夠很好消化這些傷勢。”

“我找一個角落好好自我治療一番就冇事。”

“你們不用擔心我,沈家現在危在旦夕,你們重心更該在沈家堡上麵。”

葉凡勸告兩人一番:“所以你們不用管我,先去做自己的事情。”

北豹見狀豎起了大拇指,看著葉凡感慨一聲:

“葉兄弟明知不敵還站出來扛怒尊三掌,積攢天大人情也不求回報。”

“這份情義,這份人品,北豹服了。”

“葉兄弟,再次謝謝你對阿童木等兄弟援手。”

他落地有聲:“這一次,如果我們活下來了,一定請葉兄弟好好喝酒。”

阿童木也附和一聲:“這次如果不死,他日葉兄弟有需要,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葉凡一笑:“好,我等著跟你們喝酒,沈家堡一戰,希望你們旗開得勝。”

“一定會的。”

北豹笑道:“葉兄弟,情況危急,我們要趕赴沈家豹,就此彆過。”

阿童木也一拍葉凡肩膀:“等我們喝酒。”

葉凡拍拍兩人:“一路平安!”

北豹和阿童木笑著跟葉凡揮揮手,隨後就向裝甲車走了過去。

在北豹要鑽入車裡時,唐若雪站在葉凡身邊喊道:

“趙天寶是叛徒!”

“他如不死,你們必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