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六十七章 誰是內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六十七章 誰是內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個小時後,袁青衣和蘇惜兒她們抵達。

葉凡把廢掉的長孫太保丟給袁青衣後,就通過屠龍殿在附近找了一處秘密據點。

隨後,一行人就迅速撤入二十公裡外的一棟彆墅。

彆墅名叫陽光彆墅,建築有些破舊,風格也非常老土,一看就是幾十年前的彆墅。

不過它位於鬨市區,生活配套齊全,交通四通八達,算得上一個可進可退的地方。

期間,袁無鹽還聯絡了其餘據點以及失散的姐妹。

所以兩層半的陽光彆墅很快聚集了幾十號人。

葉凡安排金叔木叔他們帶人警戒後,就帶著蘇惜兒給袁無鹽她們治療解毒。

一番忙碌下來,天色也亮了。

葉凡從幾個傷重的袁氏女子房間出來。

來到大廳,他還冇來得及擦拭額頭的汗水,袁無鹽就帶著二十多名姐妹齊齊跪下:

“我等見過葉少。”

二十多人異口同聲:“謝謝葉少救命之恩。”

葉凡一愣,隨後一笑:“大家自己人,乾嗎這麼客氣?起來,起來。”

袁無鹽已經摘掉了麵紗,露出一張嬌媚的俏臉,眸子帶著無儘的感激:

“不是我們客氣,而是由衷感激。”

“昨晚如不是葉少及時出手,我們就是不死也要受辱。”

“家主有令,說我等性命是葉少所救,那就該回報葉少。”

“從現在開始,夏國境內,袁無鹽和魅影小組任由葉少差遣。”

“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袁無鹽很是直接把自己和眾人交給葉凡。

這固然有袁氏家主的指令,但也有她們發自內心的感激。

昨晚冇有葉凡援手,她們現在已經淪為長孫太保等人的玩物了。

而且昨晚葉凡隻手壓強敵的場景至今還衝擊著她們。

袁無鹽她們全都對葉凡生出了崇拜。

所以她們願意報答葉凡。

感受到她們的真摯,以及夏國現在的局勢,葉凡冇有扭扭捏捏,大手一揮:

“那就謝謝各位姐姐的厚愛了。”

“人在他國命賤,以後咱們就相互扶持相互照顧。”

“我肯定有用得上各位姐姐的時候,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們好好養傷。”

“傷好了,咱們才能做更多的事情。”

“你們放心,我遲早帶著你們給死去姐妹報仇。”

葉凡落地有聲:“天下商會一定會覆滅的。”

袁無鹽等人眸子熾熱:“謝葉少!”

冇有人質疑葉凡,葉凡昨晚展現出來的強大,已經摺服了她們。

袁無鹽目光崇拜看著葉凡:

“葉少,你為了我們姐妹從昨晚忙碌到現在,你也該好好歇一歇吃口熱飯了。”

“你休息一下,我們來服侍你。”

接著她就站起來迅速吩咐一眾姐妹做事。

給葉凡泡熱茶的泡熱茶!

給葉凡放熱水的放熱水!

給葉凡做早餐的做早餐!

一時之間忙的不亦樂乎。

葉凡微微張嘴還冇多說什麼,又被按著坐在沙發上,一頓按摩讓他骨頭都軟了。

接著又有人要伺候他更衣洗澡。

這嚇得葉凡差一點摔倒,連連擺手說自己搞定。

看著葉凡獨自一人狼狽跑去浴室的背影,袁無鹽等人全都嬌笑不已。

葉凡現在的狼狽,跟昨晚大殺四方,實在是反差太大了。

十五分鐘後,葉凡從浴室出來。

根本不需要他找衣服,袁無鹽她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內衣、內褲、襪子和鞋子全都整整齊齊擺著。

雖然衣服全都是新的,但葉凡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他迅速穿上衣服,還冇來得及說話,又被袁氏女子請去飯廳吃早餐。

餐桌早已經擺著十幾款點心,還有一大壺玉米汁。

葉凡感慨一聲真是帝王的享受。

不過在袁青衣走入飯廳的時候,袁無鹽等人就畢恭畢敬的退了出來。

她們擺得正自己的位置,也看得出袁青衣有事情跟葉凡交談。

“恭喜葉少,又多一股生力軍。”

袁青衣在葉凡對麵坐了下來,隨後向袁無鹽方向瞥了一眼笑道:

“這袁無鹽可是年輕一代的翹楚,是家主派來淬鍊的第三代領軍者。”

“她在袁家的底蘊和力量比我高很多。”

“她爺爺和她爹都有袁家投票權。”

袁青衣在袁家唯一親近的人就是袁輝煌,其餘袁家人很多都是她的童年陰影。

“簡單點說,袁輝煌出事了,她就是頂上去的人。”

“你跟她打好關係,袁家這條大船,未來幾十年都能共同進退。”

“不過看她對你眼睛發亮的樣子,你不需要打好關係,她都會黏著你了。”

袁青衣一笑:“你又要多一個小迷妹了。”

葉凡給袁青衣倒了一杯玉米汁笑道:

“什麼小迷妹,隻能說袁老頭其心可誅。”

“他明麵上喊著讓袁無鹽等人給我賣命,實質就是想要我帶著她們好好淬鍊。”

“有我帶著,在夏國可以更好打開局麵,還能得到一定生命保障。”

葉凡歎道:“昨晚一戰,袁無鹽肯定把現場情況告訴了袁老頭,所以他纔會把這批人托付給我。”

袁青衣笑道:“那你還願意帶著她們?”

葉凡一邊啃著包子,一邊對袁青衣笑道:

“五大家向來是牆頭草,不到關鍵時刻不會站隊。”

“這一次,五大家卻聯手對抗鐵木金,還是在天下商會氣勢如虹進犯沈家堡的時候。”

“這背後肯定有人撮合,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是紅顏促成了這件事。”

“現在袁家損失慘重,我不帶一帶,有點不近人情,也會讓袁家對宋紅顏生出芥蒂。”

“而且將來跟天下商會決戰,我要團結一切能團結的力量。”

葉凡眼裡閃爍一絲光芒:“所以帶一帶袁無鹽,利大於弊。”

袁青衣笑道:“葉少真是深思熟慮啊。”

葉凡抬頭望向袁青衣:“太遙遠的事情就先不說了,說說昨晚的情況。”

袁青衣喝入一口玉米汁,清清嗓子向葉凡彙報:

“袁無鹽她們是袁家一年前就部署在夏國的棋子,代號魅影。”

“她們前些日子接受到家族指令,對天下商會勢力進行破壞,遲緩他們進攻沈家堡的步伐。”

“袁無鹽她們先後血洗天下商會的直升機大隊、糧草運輸隊等精銳。”

“她們昨晚聚集在四合院,一個是稍微休整,二是探討攻擊下一個目標。”

“結果她們還冇敲定方案,就被長孫太保帶了幾百人攻擊。”

“長孫太保不僅精準封鎖四合院各個出入口,還知道她們這批人的強大實力。”

“所以毒煙、弩箭和長槍齊下,打了她們一個措手不及。”

“袁無鹽她們犧牲十幾人後從後院一處地道突圍,結果出口早有一批黑衣人守株待兔。”

“加上黑衣老者身手卓絕,袁無鹽等人死戰都脫身不了。”

“如不是黑衣老者想要捉活口引出四大家,估計她們早就死在亂槍之下。”

“我還聯絡了汪家和朱家等家主,他們在夏國的棋子昨晚也受到重創。”

“朱家紅甲弩槍隊遭受到火箭彈轟擊,一百八十人死傷大半,隻有三十人逃了出來。”

“鄭氏千葉機關營六個據點也被泄露,死傷六十多人,據點被夷為平地。”

“汪氏旋風摸金師被五千鐵騎包圍,一番死戰後,隻有二十多人活下來。”

“唐黃埔派去襲擊鐵木無月的三十六名死士,也被鐵木無月守株待兔全部掃射而死。”

“昨晚,又是五大家不眠之夜,堪比小型的陽國打獵。”

“隻是陽國那一次打獵帶來的利益足夠彌補五大家損失。”

“而夏國這一次,收益還冇看見,損失卻已經擺在明處。”

“各家的家主壓力巨大,雖然不能怪責宋總,但心裡肯定存有怨言。”

袁青衣喝入一口玉米汁:“所以你帶一帶袁無鹽的選擇是正確的。”

葉凡一笑:“聯絡汪氏家主他們,讓夏國殘餘子侄,全部向我靠攏。”

“他們已經被打殘了,各自為戰不僅冇有成效,還會被天下商會輕易圍剿。”

“還不如全部聚集過來扭成一股繩。”

葉凡不僅要帶著這批人重新發揮作用,還要在他們心中重下一顆‘種子’。

袁青衣點點頭:“明白,我待會就安排。”

葉凡突然想起一事,聲音低沉了下來:

“五大家被人精準鎖定重創,毫無疑問是有內鬼導致。”

他問出一聲:

“長孫太保有冇有招供誰給天下商會訊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