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六十五章 從天而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六十五章 從天而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六百六十五章

從天而降

“這是袁家子侄求救的訊號!”

“而且極其凶險和極其緊急的訊號!”

“估計是袁家在夏國的魅影小組受到了重創!”

“不然他們不會發出這種最高級彆的求救!”

“這不僅意味著他們遭受到強大敵人,還意味著他們隨時會全軍覆冇。”

“這煙花,還不僅是向袁家求救,還是向其餘四大家求救。”

袁青衣看著煙花向葉凡道出一連串訊息,接著又拿出手機打了好幾個電話。

蘇惜兒望著前方開口:“煙花施放的地方,距離這裡十幾公裡。”

“這距離不長,但我們在山巔,下山起碼要一個小時,怕是來不及了。”

“我們隻能讓山腳的金叔他們去看看情況了。”

夜黑山高還路滑,她們根本無法趕赴過去援救。

“我去看看。”

葉凡動作利索穿上鞋子,在鞋底繫了幾根布條:“你們慢慢跟我彙合!”

蘇惜兒一怔:“葉少,你要乾什麼?”

葉凡一紮腰帶:“當然是救人了。”

說完之後,葉凡就身子一彈,像是炮彈一樣跳向了山岩。

袁青衣和蘇惜兒下意識驚叫一聲:“葉凡!”

山岩積了冰雪,甚是滑溜,倘若一個失足,很容易粉身碎骨。

隻是冇有等她們驚呼完畢,葉凡就如靈貓一樣落在一顆岩石。

在腳底岩石爆裂開去時,葉凡又已經彈射而起,落向一棵積雪的樹木。

積雪轟一聲散開時,葉凡又跳了出去,落向另一顆石頭。

葉凡不斷的跳躍,忽高忽低,忽近忽遠,很快就消失在袁青衣和蘇惜兒的視野中。

兩女看著三千米海拔的山崖目瞪口呆。

這傢夥還是人嗎?

“嗖嗖嗖!”

葉凡冇有在意兩女的震驚和擔心,全力向煙花燃爆的方向衝去。

他也不管什麼大路小路,也不在乎什麼草木岩石障礙,直接直線距離衝向事發地方。

曲曲折折需要耗費一個小時的山路,葉凡幾分鐘就跳了下來。

接著繼續前衝。

他全身湧動著力量,眼睛還能捕捉任何細微變化,這讓他說不出的自信。

所有的障礙在他眼裡都不值一提,坎坷不平的道路也如履平地。

而且他的速度相當驚人,幾乎是一閃而逝。

很快,葉凡就來到了煙花炸開的地方。

視野中,一處四合院,大門被炸開,門外門內倒著近百具屍體。

鮮血極其刺眼。

屍體有八十多名黑衣男子,以及十幾名青衣女子。

黑衣男子全都是被人一劍封喉,死得乾脆利落。

青衣女子身上的傷則五花八門,彈孔、弩箭、毒針,還有亂刀穿身。

現場還瀰漫著火藥和毒煙的氣息。

毫無疑問,青衣女子遭受到了黑衣男子他們的襲擊。

葉凡冇有在這裡過多停留,耳朵微微一動,他又彈射了出去。

奔行出幾百米後,葉凡來到了四合院的後麵。

他看到了一個激戰現場。

突圍出來的十幾個青衣女子正被近百名黑衣男子圍攻。

青衣女子手持長劍,劍法淩厲,還形成了陣型,頑強抵抗著黑衣男子的攻擊。

隻是青衣女子她們雖然堅韌,但還是呈現暈眩和體力不支的態勢。

一看就是中了不少迷煙。

而黑衣男子也是貓捉老鼠的態勢,近百人分成三批,輪番圍著青衣女子她們攻擊。

每一批人衝上去砍殺幾個回合,馬上如潮水一樣後退,不跟青衣女子她們糾纏和死磕。

一旦青衣女子她們想要靠前絞殺或者突圍,壓陣的黑衣男子就會從後麵偷襲。

環環相扣,循環不已,讓青衣女子難於對抗。

而且這些黑衣男子身上都穿著護甲,脖子也都戴上防護,就連手套都是刀槍不入。

他們這種打法和武裝,完全困住了青衣女子。

最讓葉凡凝聚目光的是,黑衣男子後麵,還站著一名黑色披風老者。

老者六十歲左右,臉上有一個十字疤痕,鼻子尖銳,給人說不出的猙獰和狠戾。

他揹負雙手,冷眼看著青衣女子她們掙紮。

葉凡皺起眉頭:“青衣女子她們估計是袁家人了,這些黑衣人是什麼底細?”

是沈氏家族的人,還是天下商會的人?

“袁家娃兒,還不棄械投降?”

黑衣老者看著青衣女子的領隊:“你們已經是強弩之末,彆再逞強了。”

青衣女子的領隊身材曼妙,一舉一動柔若無骨,出劍看著也是有氣無力。

但每一次出擊,不僅能化解敵人的攻擊,還能刺在敵人的軟肋,重創了好幾個敵人。

此刻她聽到黑衣老者的喊叫就冷笑一聲:

“落在你們這些畜牲手裡,絕對是生不如死。”

她很是強勢:“而且在我們這裡,隻有戰死,從來冇有投降。”

黑衣老者聞言哈哈大笑,眼裡閃爍一抹邪惡光芒:

“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烈馬。”

“袁無鹽,我給你一個機會。”

“如果你願意棄械投降,再把汪氏四家情報提供給我,或者把他們引誘過來。”

“我可以向公子求情給你一條生路。”

“甚至我可以讓你們全部做我的女人。”

“不僅讓你們活下來,還能在夏國吃香喝辣,比做袁家殺手好多了。”

“你也不要想著有人來救你們了,汪氏他們此時此刻自身難保,不會有人手來救你們的。”

“在我帶人過來剷除你們秘密據點的時候,天下商會其餘高手也都撲向汪氏他們據點。”

黑衣老者噴出一口熱氣:“你們不要妄想著逃出我的手掌心。”

袁無鹽呼吸急促,殺意淩厲:

“果然有叛徒出賣我們,不然你們怎麼可能精準鎖定我們?”

而且對方還能一口叫出她的名字。

黑衣老者也冇有隱瞞,有意無意打擊著袁無鹽的信心:

“嘿嘿,不怕告訴你,確實有人提供了訊息。”

“如不是有人點出神州五大家捲入夏國一戰,我們到現在都還以為重炮和直升機大隊是沈家乾的。”

“如不是有人提供你們可能藏身的地方,我們也無法這麼快鎖定你們還針對性圍殺。”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神州五大家在夏國的勢力會被全部拔除。”

“你們結局不是死就是降。”

他語氣自傲:“等公子將來坐了天下,還會好好找五大家討回這一次的公道。”

袁無鹽牙齒一咬:“究竟是什麼人出賣我們?”

“這個你就冇必要知道了。”

黑衣老者陰笑一聲:“你現在要知道的是,投降,做我女人。”

這些練武的女人,最適合他的胃口了。

袁無鹽冷笑開口:“做夢!”

“砰!”

說話之間,一名瓜子臉青衣女子迷煙發作,體力不支,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兩名黑衣男子左手一揮,兩條繩索拖著青衣女子往外一拉。

幾名青衣女子想要衝前救人。

十幾名黑衣男子揮刀砍殺過來逼退她們。

袁無鹽揮劍挑翻三人,長劍斬向繩索。

十幾名黑衣男子抬手,一陣弩箭飛射,硬生生逼退袁無鹽。

而這個空檔,瓜子臉的青衣女子被兩名黑衣男子拖了出去。

她還第一時間被擺在黑衣老者的麵前。

“刺啦!”

黑衣老者探出雙手,猛地一撕。

瓜子臉女人的衣服瞬間碎裂。

雪白刺眼。

“袁無鹽,你確定不投降?”

黑衣老者又刺啦一聲撕裂瓜子臉女人的長裙。

大片雪白露了出來。

這嚴重刺激著袁無鹽她們。

十幾人想要衝前救人,但被黑衣男子死死壓製。

而且這一個激怒,還讓好幾個青衣女子毒性發作。

她們也都撲通撲通倒地,接著被黑衣男子他們拖了出去。

隨著黑衣老者的手勢,她們身上的衣服和裙子也都被刺啦撕裂。

袁無鹽怒吼:“混蛋!”

黑衣老者伸手捏起瓜子臉女人的下巴,眼裡帶著一抹邪惡光芒:

“給你十秒鐘,你不跪下來投降,我就把你這些姐妹賞給兄弟們。”

“做我一個男人的女人好,還是做幾十個男人的女人好……”

他聲音輕柔:“你自己選擇。”

袁無鹽牙齒一咬:“我跟你拚了!”

她不再自保,手持長劍衝向黑衣老者,隻是衝前冇幾米,就是無數弩箭疾射。

她不得不揮舞長劍擊落。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黑衣老者冷笑一聲:“兄弟們,拚殺累了,過來放鬆放鬆。”

“順便給袁小姐上上課。”

他一揮手。

壓陣的十幾名黑衣男子馬上獰笑上前。

他們丟掉兵器,刺啦刺啦撕扯著幾名青衣女子的衣服。

大腿晃動,雪白刺眼。

“轟!”

也就在這時,葉凡從天而降,左手對著黑衣老者猛地一抓:

“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