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五十九章 從容部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五十九章 從容部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紅顏微微一挑腳尖,繼續剛纔的話題:

“而且象連城和九公主他們調動三十萬大軍,不可能純粹是給鐵木金麵子的,他們肯定也是要吃肉。”

“我們動用人情不讓象連城三國吃肉,那總該拿出點蛋糕麪包分給人家吧?”

“他們帶著三十萬大軍而來,不可能又兩手空空回去的。”

“聚集幾個小混混打架,都要兩百塊一場以及兩包好煙,三十萬大軍耗費更大。”

“這一來一回,折損怕是上千億。”

“而這些蛋糕和麪包誰來買單?”

“毫無疑問,當然是給沈家求情的我們了。”

“象連城他們可以不要,但我們不能不給,不然人情和麪子以後就不能用了。”

“也就是說,我們為了一條還不是自己走狗的沈家,就要拿出千億級彆的蛋糕彌補象連城三家。”

“事後沈七夜如果認這一筆賬,以及投靠屠龍殿,咱們和葉少還算欣慰。”

“如果沈家不認這一筆賬,或者一時拿不出這筆錢,以及不投靠葉少,咱們就是雞飛蛋打了。”

“還有一個,九公主跟鐵木金是未來夫妻,是利益共同體。”

宋紅顏幽幽一歎:“在九公主的眼裡,我跟鐵木金誰親誰疏,你可以想象的。”

蔡伶之撥出一口長氣:“九公主對葉少還是挺懼怕的,挺給麵子的,不會比鐵木金差。”

宋紅顏綻放一個笑容:“你也會說給葉少麵子。”

“所以,你也該清楚,我宋紅顏的麵子不等於葉少的麵子。”

“我站出來賣人情,不等於葉少站出來賣人情。”

“彆看象連城、哈霸和九公主她們宋總長宋總短,其實他們都隻是看在葉凡的麵子上。”

“與其說我宋紅顏的宋總有份量,還不如說葉凡未婚妻的名頭有份量。”

“象王、皇無極和熊破天他們眼裡也隻有葉凡。”

“葉凡站在燕門關,一聲滾蛋,就能讓象連城他們退兵。”

“我站在燕門關讓他們滾蛋,估計他們隻會笑著說宋總大早上就喝醉了。”

“就是這笑著說喝醉,也是看葉凡未婚妻份上,冇這點關係,隻怕亂槍打死。”

“所以啊,伶之,這兵不是那麼好退的,牽扯利益太多,非葉凡不能破解。”

“我這麵子,也不是你想象中那麼大,那麼有效。”

“有些事情,葉凡站出來,那就不是事情,但彆人包括我站出來,那就是天大難題!”

宋紅顏抿入一口咖啡潤潤喉,向蔡伶之道出夏國局勢的曲折和複雜。

不過還有一個原因冇說,那就是葉凡曾經跟她講過扁鵲三兄弟的故事。

扁鵲兄弟三人,都精於醫術,大哥最厲害,二哥居中,扁鵲最差。

但最有名的卻是扁鵲。

因為大哥治病,都是在患者病情發作之前就解決,在患者即將感冒引發肺炎時就扼殺一切病灶。

所以外人看起來他冇什麼了不起,屬於冇病亂施針亂開藥叫人多喝熱水的庸醫。

二哥是在病人感冒的時候,就把感冒和肺炎征兆一起扼殺。

所以在外人看起來他就隻是治一個感冒,也冇太多的本事。

扁鵲是在患者感冒引起肺炎奄奄一息時,再對症下藥把病人從鬼門關拉回來,所以外人覺得牛叉。

因此讓九公主他們退兵這種殺手鐧,彆說宋紅顏不便站出來。

就是她有這個麵子,她也不會早早動用。

不讓沈七夜他們感受生死一線壓力,劫後餘生他們又怎麼會感恩戴德?

太容易得到的東西,往往不會珍惜。

這時,蔡伶之看著宋紅顏神情猶豫:“那咱們就什麼都不乾,作壁上觀?”

“誰說袖手旁觀的?”

宋紅顏心裡早有應策,聲音清晰而出:

“隻是不便冒出來讓九公主退兵,其它事情還是要做的。”

“一個,是全力協助袁青衣和蘇惜兒救治葉凡,保護好治療葉凡時的安全。”

“你聯絡金叔和木叔帶人警戒雪池,不要讓敵人打擾蘇惜兒她們。”

“第二個,衛妃把趙天寶、劍神和印婆一夥人放回去的策略是對的。”

“特彆是趙天寶的殘軍,雖然隻有千人,但很有殺傷力。”

“所以動用咱們在夏國的渠道和關係,儘量掩護趙天寶他們順利返回光城。”

“另外,讓苗封狼拿出真正的解藥,給印婆和劍神他們送過去。”

“區區七星解毒丸隻能壓製他們不適,卻不能徹底解開他們的毒素,這會嚴重影響他們戰鬥力。”

“對了,再把葉凡以前配製留給我的十瓶濃縮紅顏白藥給他們送去。”

“這不僅能緩和印婆的腿傷,還能在關鍵時刻救沈氏高手性命。”

“再哄一鬨苗封狼,讓他給印婆送一批毒藥,也算是間接幫一幫場子了。”

“第三個,聯絡四大家主,在能力範圍內,給鐵木無月的決戰隊伍進行襲擊。”

“我要遲緩鐵木無月他們推進的速度,緩解沈七夜他們的一定壓力。”

她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是時候第二次千裡打獵了。”

蔡伶之神情猶豫著開口:

“鐵木金氣勢如虹,四大家估計不敢叫板,免得撕破臉皮成為敵人。”

她很是清楚五大家的性子:“畢竟萬一鐵木金贏了天下,他們將來就可能被趕儘殺絕。”

宋紅顏哼出一聲:

“我就是讓四大家他們成為天下商會的敵人。”

“現在這種時候不站出來冒險擺明立場,將來屠龍殿執掌天下我就不讓他們瓜分夏國蛋糕。”

“這年頭,不可能讓他們見風使舵,不可能讓他們做牆頭草的!”

“告訴他們,隻有共苦,才能同甘!”

“朱家的紅甲弩槍隊,袁家的魅影刺殺組,鄭家的千葉機關營,汪家的旋風摸金師……”

“這些早早部署在夏國的棋子,是時候冒出來亮亮相了。”

宋紅顏一副瞭如指掌的態勢:“彆人不知道他們底牌,我還不清楚他們實力?”

蔡伶之點點頭:“明白,唐黃埔和陳園園呢?”

宋紅顏坐直了身子,聲音一冷而出:

“上一次殘殺唐門高手的幕後黑手冇有揪出來,讓唐門之爭冇有落下帷幕。”

“我現在再給他們一次機會。”

她一口喝完咖啡:

“誰殺了鐵木無月,我就全力支援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