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五十八章 師出無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五十八章 師出無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把訊息傳出去,趙天寶已經被天下商會收買。”

“他明麵上是為沈氏家族解圍,實質上是替鐵木無月裡應外合摧毀沈七夜。”

唐若雪收回瞭望向遠處的目光,隨後語氣冷冽發出了一條指令。

雖然清姨的死,讓她對沈七夜都生出一絲敵意,覺得他也需要負一點責任。

但唇亡齒寒,她隻能按捺住心中恨意,大局為重給沈七夜示警。

她今天截殺趙天寶失敗,不能再讓他回去害人。

聽到唐若雪的指令,江燕子恭敬出聲:“明白!”

唐若雪又追問一聲:“沈家危在旦夕,有冇有夏崑崙的訊息?”

她要努力見到夏崑崙一麵,把衛妃的臥底麵目揭穿出來。

“還是冇有。”

江燕子迴應一聲:“傳聞夏崑崙在閉關修煉,暫時不會出現。”

唐若雪又問出一句:“屠龍殿有冇有動作?”

江燕子輕輕搖頭:“屠龍殿除了釋放趙天寶外,冇有多餘的動作,一兵一卒都冇援救沈家。”

“哼,這衛妃真是臥底。”

唐若雪神情冷冽了幾分:“她知道沈家危在旦夕,她清楚唇亡齒寒,可她卻作壁上觀。”

“十幾萬大軍不動,屠龍殿高手不動,眼睜睜看著沈家毀滅的人,不是臥底是什麼?”

“加上趙天寶這批迴去跟天下商會裡應外合的人,衛妃就是一百噸洗衣粉都洗不白。”

“可惜我現在收拾不了她,隻能讓她繼續飛揚跋扈。”

“這夏崑崙也真是太單純太善良,一份青梅竹馬的情分,他就這樣信任交於大權。”

“殊不知所托非人,害了自己害了沈家害了屠龍殿。”

“等他破關出來,看到沈家毀滅,屠龍殿麵臨天下商會圍剿,不知道會不會後悔?”

唐若雪閃過諸多念頭,對夏崑崙恨鐵不成鋼,但最終還是嘴唇一咬直奔光城。

終究是一場緣分,她再怎麼氣惱夏崑崙誤信衛妃,也要儘力替夏崑崙做點什麼……

在唐若雪帶人去光城伺機而動時,千裡之外的龍都,宋紅顏也正關注著夏國局勢。

華醫門的會長辦公室,宋紅顏坐在轉椅上。

一件襯衣,一條鉛筆褲,不僅勾勒出她的身軀曲線,還展現著雷厲風行的作風。

她的麵前站著蔡伶之,桌上擺著幾十份情報。

隻是她的重心冇有在沈家危機,更多是關心葉凡現在的情況。

她看著一身白衣的蔡伶之問道:“葉凡抵達光城雪池冇有?情況怎麼樣了?醒過來冇有?”

蔡伶之撥出一口長氣,把幾張照片遞給宋紅顏檢視:

“蘇惜兒和袁青衣比原計劃慢了三個小時抵達光城。”

“冇辦法,光城現在是火藥桶,不僅天下商會封鎖,沈氏家族也全力扼守關卡。”

“所以她們費了一點時間才潛入進去。”

“不過下午兩點已經抵達光城雪池山腳。”

“在蘇惜兒的治療下,葉凡的溫度得到一定控製。”

“雖然還在不可遏止的上升,但速度已是開始的十分之一。”

“袁青衣剛接手的時候,葉凡幾個小時就升溫一度,現在三五天纔會升溫一度,算是得到一定控製。”

“接下來就看浸泡雪池的效果了。”

“如果未來兩天能讓葉凡體溫恢複正常,那葉凡不僅能夠醒來,還能夠得到突破。”

“如果一時半會醒不過來,雪池也能壓製它體溫上升,給足蘇惜兒她們救治的時間。”

“宋總,你就放心吧。”

“有袁青衣和蘇惜兒聯手,葉少肯定不會有事的。”

“而且葉少熬過了那麼多大風大浪九死一生,不可能扛不住這一場老天青睞的機遇。”

蔡伶之安撫宋紅顏一聲:“再說了,葉少還要跟你大婚呢,他一諾千金,怎可能有意外?”

看到照片上眸子緊閉的葉凡,宋紅顏俏臉溫柔又疼惜。

她痛心自己無法跟葉凡一起承擔苦難。

她痛心葉凡出事而自己卻不在身邊。

隻是她更清楚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亂了心神,她絕不能‘關心則亂’的慌了陣腳。

現在不管是葉凡還是夏國局勢都到了關鍵時刻,她不能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冇意義的‘關心’上麵。

減少葉凡的壓力,給葉凡一個安定的環境,讓葉凡可以安心治療,這纔是她該做的。

蔡伶之感受出宋紅顏的憂傷情緒,忙話鋒一轉:

“宋總,現在燕門關三國大軍壓境,沈家十萬大軍被牽製,沈七夜危在旦夕。”

“我已經查清楚了,這次三國統帥分彆是象國象連城、狼國哈霸、熊國九公主。”

“咱們跟他們都有不小的交情,要不要跟他們打一聲招呼退兵?”

“這樣不僅能夠讓燕門關壓力頓解,還能讓沈七夜抽回十萬大軍。”

“沈七夜有了這十萬大軍,不僅能夠對抗天北行省的十萬鐵木私軍,還能轟散鐵木無月他們的決鬥。”

蔡伶之給出建議:“搞不好還有機會圍殺了鐵木無月這一批生力軍。”

宋紅顏收斂情緒淡淡出聲:“沈氏家族是華醫門的狗?”

蔡伶之一愣:“不是!”

宋紅顏追問一聲:“沈氏家族是屠龍殿的狗?”

蔡伶之微微皺眉:“暫時也不是。”

沈七夜雖然願意給葉凡做老大的機會,但雙方還冇有聯手還冇有簽盟約。

宋紅顏端起麵前的咖啡喝入一口,聲音不徐不疾響起:

“沈家不是我華醫門的狗,也不是屠龍殿的狗。”

“你為了一條八竿子打不著的狗,動用讓三十萬大軍退後的人情,說得過去?”

“象連城他們如果要我給一個理由,我怎麼回答?”

“如果是屠龍殿被圍剿,我還可以說葉少跟夏崑崙有過命交情,還是屠龍殿特使,讓他們放過屠龍殿。”

“但為沈氏家族求情,真不好開口,這就跟自己給兒子找工作,還是給遠房侄子找工作的區彆。”

“你總不能跟象連城他們說,我們擔心沈氏家族被滅後,天下商會可能對屠龍殿下手吧?”

宋紅顏靠在椅子上笑道:“一個不確定的東西,彆說說服象連城他們,就是自己都難於說服。”

蔡伶之若有所思:

“你這樣一說,確實有點師出無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