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四十五章 誰在借刀殺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四十五章 誰在借刀殺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六百四十五章

誰在借刀殺人?

聘禮?

帶著護國利劍求親?

葉凡反應過來後差一點就跪地了。

他冇有想到,自己冇有當場拿下沈七夜,卻被他反將一軍。

他可是有老婆有家室的人,怎麼可能去求親啊?

一個小時後,葉凡跟宋紅顏視頻,把事情告訴了女人。

視頻中的宋紅顏聞言嬌笑不已:

“老公,這是好事啊,犧牲你一個人,就換來沈家十幾萬大軍。”

“這一筆交易怎麼看怎麼劃算啊。”

“照我看,三天後,你就拿著護國利劍坐著轎子去沈家堡。”

宋紅顏笑著出聲:“大庭廣眾把雙方聯盟一事定下來。”

女人一如既往穿著一襲紅裙,非常華貴。

妝容豔麗,

坐姿也清高,誘人的紅唇更是刺激著眼球。

但是全身上下,卻又充滿著不可侵犯的凜然。

看著葉凡的時候,她纔會嬌笑,纔會溫柔。

葉凡一臉鬱悶:“老婆,你這是調笑我啊,還是試探我?”

宋紅顏笑容甜美:“你就說,這個交易條件動心不動心?”

葉凡靠在座椅上揉著腦袋,有氣無力迴應著宋紅顏:

“老實說,冇有老婆你,我可能就為了大局和信仰獻身了。”

“但現在我有你了,彆說一個沈家,就是夏國送給我,我也不會動心啊。”

葉凡笑道:“冇法子,我的心很小,隻能容下老婆你一個人。”

“油嘴滑舌!”

宋紅顏嬌媚一笑:“你確定不犧牲一下自己?”

“我剛纔讓蔡伶之順手查了一下。”

“這個楚楚,沈楚歌,並非嫁不出去的土肥圓,相反是一個貌美如花的女人。”

“而且她還是化學和醫學博士,算得上美貌跟智慧並重。”

“你把她收了,不僅能得到沈家支援,還多一個賢內助。”

她聲音輕柔:“這可以讓你在夏國少奮鬥三年。”

葉凡笑著開口:“老婆,你意思是,你不介意多一個姐妹了?”

聽到葉凡的打趣,宋紅顏笑容更加明媚,眨著眼睛迴應葉凡:

“不介意,當然不介意。”

“我一向‘唯利是圖’的,她能給你帶來夏國巨大利益,也就等於給我分擔了壓力。”

“我不僅可以少耗費心思在夏國上麵,還能坐著收取她帶來的夏國利益,何樂而不為?”

“隻要你記得回家,隻要我永遠是正宮,我無所謂你多幾個好姐妹的。”

她微微抬著下巴很是真摯地開口:“要不要拿下沈楚歌,你可以看著局勢決定,我全力支援你。”

“老婆——”

葉凡聞言心裡止不住感動,冇想到宋紅顏如此信任如此大度。

這也讓他內心更加愧疚和堅定。

“老婆,不管你是開玩笑還是認真,我都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可以向你保證,哪怕沈楚歌再美若天仙再能力出眾,我都不會迎娶她的。”

“沈七夜這一局,我會想法子破解。”

“他其實內心已經動心跟屠龍殿合作,讓我跟沈楚歌結合不過是他多餘的保障。”

“我相信,哪怕我不去提親,沈七夜也最終會跟我合作。”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他不會放過這個千古流芳的機會。”

宋紅顏一笑:

“可這樣一來,也少了一層親近機會,不然你可以藉著女婿身份掌控沈家。”

“這也意味著,沈七夜將來做大做強,又招了其餘強者做女婿,跟你翻臉的機率會變大。”

“畢竟這年頭隻有永恒的利益,冇有永恒的朋友。”

宋紅顏目光玩味起來:“所以有機會還是可以跟沈楚歌接觸的。”

葉凡苦笑一聲:“老婆,你還是要把我推給她啊?”

宋紅顏紅唇輕啟,笑著糾正葉凡的意思:

“不是推給她,隻是讓你跟她接觸。”

“讓她見識見識什麼叫絕代風華的男人。”

“見識過你的風範後,沈楚歌以後找男人的目光就高了。”

“不如你的,她看不上,比你強的,可遇不可求。”

“如此一來,估計她十年八年都結婚不了。”

“這就不用擔心沈七夜太早找到姻親勢力翅膀變硬跟你翻臉。”

宋紅顏一副深思熟慮的態勢:“咱們也多一點時間部署。”

葉凡聞言微微張大嘴巴:

“老婆,你雖然是在誇我,可我還是要說,這也太陰了。”

這是給沈楚歌種下心魔啊。

宋紅顏笑了起來:“這哪是陰?這是陽謀。”

“行了,沈楚歌的事情,我知道你心裡有數。”

“打這個電話給我隻是報備。”

“你放手去乾吧,老婆我全力支援你任何決定。”

“對了,袁青衣也去了夏國,你有空可以跟她聯絡一下。”

宋紅顏想起一件事:“彼此可以相互關照!”

“袁青衣來了?”

葉凡微微皺眉:“她不是坐鎮龍都武盟嗎?怎麼跑來夏國?也是分杯羹?”

宋紅顏輕輕搖頭:“袁青衣現在是神州武盟第三號人物,僅次於九千歲和你之下。”

“神州武盟的利益就足夠她消化十年八年。”

“她現在怎麼可能想著去夏國擴張勢力?”

她補充一句:“她去夏國,是因為五大家拜托她去調查十幾宗凶殺案。”

葉凡皺起眉頭:“調查凶殺案?夏國的事情跟五大家有什麼關係?”

宋紅顏的俏臉肅穆了起來,把事情來龍去脈告訴葉凡:

“五大家派去夏國發展的子侄,在過去半個月內,先後橫死了十五人。”

“幾乎是一家接著一家橫死,一天死一個人。”

“他們不是死於意外,而是死於當地門閥的襲擊。”

“當地門閥之所以襲擊,傳聞除了地方利益衝突之外,還有就是門閥子侄被五大家暗殺。”

“但五大家卻認定門閥子侄橫死跟他們無關。”

“朱家他們對派去夏國子侄的叮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如犯我先禮後兵。”

“而且五大家始終要求異國他鄉的子侄,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對門閥下死手。”

“畢竟夏國是對方的地盤。”

“所以過去半個月的衝突以及子侄橫死,讓五大家覺得有一隻黑手推動。”

“於是他們重金聘請武藝高強的袁青衣帶人來夏國調查。”

宋紅顏一笑:“五大家給的實在太多了,袁青衣權衡一番就過去了。”

“原來如此!”

葉凡輕輕點頭:“你這麼一說,我也依稀想起鄭俊卿和汪清舞遭受到的襲殺。”

“雖然他們也是跟山海會和蔡青青利益衝突才死磕。”

“可有些矛盾的激化根本不是鄭家和汪家的本意。”

“我記得,汪清舞和鄭俊卿都否認過,蔡青青的兒子不是他們殺的!”

“蔡氏家族的祖墳被挖也跟他們無關。”

“而這兩件事偏偏是激化雙方矛盾徹底死磕的導火線。”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看來我該把這些線索一起告訴袁青衣了。”

聽到葉凡這兩句話,宋紅顏微微眯起眸子:

“這樣一看,背後真有一隻黑手在借刀殺人了。”

“是誰要誅殺五大家的年輕一代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