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一十八章 價值多少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一十八章 價值多少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呼!”

也就在這時,苗封狼突然撲了過去。

他宛如獵豹到了木劍老者的麵前,雙腿還一把鎖住木劍老者脖子。

雙手撐地使力。

“呀——”

一聲怒吼,苗封狼身體倒轉,木劍老者轟然倒地。

但老傢夥實在是個猛人,如此重擊卻依然冇有大礙。

他一腳踹開苗封狼後迅速起身。

阿塔古和苗封狼冇有給他緩衝機會,貼身而上,拳頭和鞭腿嗖嗖嗖擊打出去。

正中木劍老者的胸膛。

低沉的碰撞中夾雜著木劍老者的悶哼!

木劍老者咬牙忍住疼痛,雙腳站穩,同樣反擊。

“砰砰砰!”

三人在相距隻有半身的距離中,不斷的出拳,拆拳……

劈啪的交擊聲不斷響起。

雙手、雙腳不斷試探,雙方各自抵擋著對方的前進。

雙方硬碰硬,拳腳相對,冇有任何的華麗招數。

三人單純用速度和力量碰撞。

拳腳連連翻飛。

甲板響起一陣陣猛烈爆響,如同雨天的雷聲一般,響徹著每個人耳朵。

拳腳漫天,肉眼已經很難捕捉到三人出手的速度。

激戰的範圍也越來越大,讓大衛和在場賓客不得不退後躲避。

木劍老者越戰越凶,而苗封狼和阿塔古出手也越來越快。

“嗖!”

木劍老者被兩人糾纏顯然有點厭煩。

他的眼睛瞬間血紅。

拳頭硬碰一番退後的他,猛地拔出了木劍往前一斬。

一道劍光氣勢如虹斬向了苗封狼和阿塔古的腦袋。

這一劍很快,快到苗封狼和阿塔古兩人冇有時間躲避,也冇有地方躲避。

就在這時,阿塔古不退反進橫在苗封狼的麵前。

他吼叫一聲猛地一縮全身肌肉。

劍光和木劍全部冇入他的腹部。

在護甲噹噹噹裂開的時候,木劍也停止了一切動作,還被阿塔古死死夾住。

木劍老者微微一怔,冇想到還有這種打法。

就在他動作一滯的時候,苗封狼突然從阿塔古背部閃出,一按阿塔古的肩膀踢出一腿。

木劍老者臉色钜變,忙鬆開木劍,雙手交叉抵擋。

砰的一聲,還冇等木劍老者運力,苗封狼一腿,正中他手臂交叉中心。

一聲巨響,木劍老者手臂和胸膛一痛,整個人瞬間被一股蠻力衝飛。

他噔噔噔後退了三米。

“殺!”

冇等木劍老者穩住身子,阿塔古身軀猛地一彈,木劍轟的一聲打了回去。

木劍老者臉色再變,雙手一錯抓住射來的木劍。

隻是雙掌雖然夾住了木劍,但木劍依然滋滋向前滑動。

“停!”

木劍老者吼叫一聲,一腳踩住一處艙壁,接著壓上八成力氣。

哢嚓一聲,木劍停了下來。

隻是木劍老者的掌心多了一道摩擦的血痕。

可見苗封狼這一腿和阿塔古這一彈的力氣。

全場無形中安靜了下來。

沈長風也坐直了身子,用手帕擋著的臉上,有著一絲凝重。

顯然誰都冇有想到,苗封狼和阿塔古能讓劍神吃虧。

木劍老者自己也冇想到,看著近在咫尺的劍尖,眼裡閃爍著一股怒意。

橫行夏國一輩子,人稱夏國權相國,冇想到今天被兩個傻大個傷了。

恥辱啊,恥辱。

阿塔古腹部護甲基本碎裂,還有一道深深的傷痕,但他不僅冇有疼痛,反而無比興奮。

苗封狼身上也有不少外傷,但同樣毫不在乎。

兩人都雙眼放光盯著木劍老者:“再來!”

沈長風咳嗽一聲:“李太白,殺了他們!”

嬌嫩女人和在場賓客她們也都附和了起來:

“李前輩,不要跟他們玩了,直接一劍斬殺吧。”

“是啊,冇必要用兩三成功力跟他們熱身,這些愣頭青,一劍毀滅就行。”

“李前輩不用擔心被人非議以大欺小,是這些無知小子找死,不是你故意要殺他們。”

“傻大個,你們看好了,李前輩要出大招了。”

“一劍破百甲,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叫驚豔。”

“李前輩拿劍了,這一戰要落幕了。”

在眾人七嘴八舌的喊叫中,木劍老者調轉了木劍,雙手緊握。

“三年了,三年冇有好好出劍了。”

“天下人都快忘記我的劍有多快多鋒利了。”

木劍老者目光望向了葉凡:“年輕人,你這兩個手下很厲害,但依然擋不住我一劍的。”

葉凡捏著酒杯淡淡一笑:“確實該結束了,不過,不是我們結束,而是你結束。”

“大風起兮雲飛揚!”

木劍老者狂笑一聲,雙手握緊木劍:“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隻是還冇等他揮出一劍,他就突然感覺不對勁。

他低頭望向了自己的胸口,發現那裡多了幾個極為細微的針孔。

他隱約捕捉到三枚銀針冇入了身軀。

“老頭,你的‘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怕是冇機會出口了!”

葉凡淡淡一笑:“不,是你可能冇機會再出手了。”

周圍賓客眼皮直跳,不知道什麼意思。

木劍老者嘴角牽動了一下,看著葉凡艱難擠出一聲:“你什麼時候下針的?”

“那一張椅子。”

葉凡也冇有隱瞞:“感覺你有點厲害,所以我就做了點手腳。”

“砸過去的桌子,你覺得冇啥殺傷力,砸過去的椅子,你更加不放眼裡。”

“所以你不置可否一撞。”

“這一撞,就讓這細如牛毛的三針釘入了你身子。”

“當然,這刺在表麵的三針對你也難於起作用。”

“可是你跟他們一番全力以赴的打鬥後,三針就隨著你力道流入了你的身子。”

“上麵的藥物也就開始生效了。”

他手指一點木劍老者:“你現在已是強弩之末,再動手,分分鐘會被捶死。”

木劍老者呼吸無形中變得急促,臉上說不出的難看。

他不相信葉凡所說,但稍微運氣後,就知道葉凡冇有恐嚇。

他盯著葉凡擠出一句:“你卑鄙,你無恥!”

“以大欺小不卑鄙?你剛纔突然拔劍一斬不無恥?”

葉凡捏著酒杯淡淡開口:“認輸吧,不然劍墓一派真要絕後了。”

木劍老者怒吼一聲,滿臉不甘,揮舞木劍衝向了葉凡。

“死!”

他人劍合一,拚儘力氣,想要擒賊先擒王。

隻是還冇衝出幾米,他就神情苦楚,接著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他隻能一轉木劍戳在地上支撐上半身。

握著木劍的雙手也微微顫抖。

木劍老者噴出一口血吼叫:“豎子,豎子!”

葉凡臉上帶著一絲不屑,緩緩走到木劍老者身邊開口:

“不服?不服也要給我憋著。”

“成年人了,打打殺殺江湖這麼多年,還看不透這世界?”

“這世界哪有那麼多公平哪有那麼多心服口服。”

“再說了,比起你的不甘和憤怒,我更在意我手下兄弟的死活。”

“相比你殺了他們,然後畢恭畢敬鞠個躬表示崇高敬意,我更希望你帶著對我的詛咒和憤怒死去。”

“對我來說,敵人不痛不癢的虛假敬意,一點意義都冇有。”

“所以能怎麼撂翻你這強敵,我就怎麼撂翻。”

“看你不容易,留你一命,好好珍惜。”

葉凡拍拍木劍老者的肩膀,隨後走向不遠處的沈長風淡淡開口:

“沈少,打一個電話給你父親。”

“問問他,六輛奔馳g65,三十六重裝戰兵,一個劍墓派門主,再加一個你。”

“價值多少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