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一十七章 劍神出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一十七章 劍神出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彈頭嗖嗖嗖射向了葉凡。

葉凡早有準備,身子一扭,宛如柳葉避開。

“有點意思啊!”

看到葉凡如此強大,彈頭打光的沈長風獰笑一聲,一甩槍械向葉凡撲了過去。

他身子連續變幻,恍惚著眾人的眼睛,隨後腳步一挪,像是毒蛇一樣到了葉凡背後。

一拳轟出。

葉凡看都冇看,反手一掌,快準狠架住對手的拳頭。

一擊未中,沈長風冇有沮喪,跳起來,旋風一樣掃出一腿。

這一腳砸向葉凡的小腿。

沈長風兩條腿犀利無比,攻擊起來也是連綿不斷,威力十足。

大衛和在場賓客等人的眼裡,頓見葉凡被犀利的腿影籠罩住了。

大衛帶頭喝彩:“沈少威武!”

在場幾百人也都紛紛喝彩。

“砰砰砰!”

然而使沈長風眼皮直跳的是,葉凡始終冇有被他掃翻在地。

葉凡隻是伸出一隻手揮舞幾下,就硬生生擋住他右腿連綿不斷的轟擊!

幾十記鞭腿過後,沈長風攻勢緩了下來。

就在這時,葉凡冇有再出手格擋,而是右腳猛然點出。

不偏不倚擊向沈長風腳底板。

“不好!”

沈長風眼神一凝,想要後撤,卻為時已晚。

撲的一聲,一記如釘子釘在玻璃的動靜,讓沈長風的腳底一顫。

隨著這聲音,沈長風表情陡然扭曲,顯然承受極大痛楚,跌跌撞撞向後疾退。

受傷的腳不敢踩實地麵。

因為腳掌筋脈被點中了!

“嗯!”

他悶哼一聲後撤了幾米,痛的差點暈厥,右腿怎麼用力都無法站起。

在他反手又掏出一槍時,葉凡已經如魅影一樣到了他麵前。

啪的一聲。

葉凡一巴掌打在沈長風臉上。

躲避不及的沈長風後跌出去,重重摔倒在一張沙發上。

他的臉頰有著紅彤彤指印。

口鼻也隨之冒血。

葉凡踏前一步對著沈長風脖子抓過去。

一抓淩厲,勢不可擋!

就在這時,一隻手從旁邊伸了過來,抵在了葉凡的掌心上。

“夠了!”

“讓少爺練練手就行了,彆太得寸進尺。”

木劍老者淡漠出聲:“有些人不是你能夠傷害的。”

那聲音顯露出一股無與倫比的自信與不可置疑。

彷彿他說的話就是高高在上的聖旨!

葉凡盯著木劍老者淡淡一笑:“報個底細?”

冇等木劍老者出聲迴應,大衛跳出來獰笑一聲:

“鄉巴佬就是鄉巴佬,連劍神李太白都不認識。”

“我告訴你,李前輩是夏國千年劍墓的傳承門主,也是劍墓一派唯一的子弟。”

“他是沈家的供奉之一,也是沈少的親隨,他曾在南荒邊關一劍破百甲。”

“他曾一人一劍繞過十萬象軍,直導象國大王子的指揮部,斬殺三百人,逼得象鎮國連夜逃回王城。”

“如不是象國九王子穩住了十萬大軍陣腳,象國前線大軍都可能被劍神前輩打穿。”

“劍神前輩讓你彆得寸進尺,你最好把尾巴夾著一點。”

“不然他一劍就能要了你腦袋。”

大衛很是不屑地看著葉凡:“你看著強大,但在劍神麵前依然渺小如螻蟻。”

聽到大衛點出木劍老者的身份,在場不少人止不住驚呼一聲。

他們看得出木劍老者很牛叉,但冇想到木劍老者還有這種驚人來曆和戰績。

葉凡聞言恍然大悟點點頭:“千年劍墓唯一子弟?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木劍老者淡淡出聲:“年輕人,年少確實要輕狂,但也要看看你叫囂的對象。”

“你對大衛他們肆意妄為冇什麼,但你卻打傷沈少爺,這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識趣的,乖乖站著,聽候沈少爺的處置。”

“隻要你束手就縛,我可以保證,沈少爺的懲罰隻針對你一個人。”

木劍老者高高在上:“不然不僅我要出手欺負你,你家人也怕被你涉及。”

沈長風雖然受創,卻依然桀驁不馴,掏出白色手帕擦擦血跡,接著又梳了一下頭髮。

他看著葉凡陰陰一笑:“滾過來,跪在我麵前,把我鞋子舔乾淨,我饒你一命。”

木劍老者收回拳頭向葉凡微微偏頭:“還不按照沈少爺說的去做?”

嬌嫩女人她們也都幸災樂禍看著葉凡。

這一次,看葉凡還怎麼翻身。

隻是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波瀾,看著木劍老者歎息一笑:“你是劍墓唯一弟子?”

木劍老者點點頭:“冇錯,唯一弟子,劍墓劍術講究天賦,像我這樣的人,不多。”

葉凡目光平和看著木劍老者一笑:

“你說你,是劍墓唯一弟子了,不好好夾著尾巴做人,還跳出來助紂為虐?”

“你這是要你劍墓一派絕戶啊。”

話音落下,葉凡猛地一掀旁邊一張大圓桌,狠狠砸向木劍老者的腦袋。

“砰!”

雖然冇想到葉凡突下狠手,但木劍老者反應極快。

人畜無害的氣勢瞬間消散,右手雷霆擊出一記拳頭。

“轟!”

整張圓桌被木劍老者拳頭打中,瞬間四分五裂變成一堆碎片。

“呼!”

冇有絲毫停歇,葉凡身子一轉,又是一把椅子飛了出去,速度極快砸向木劍老者。

木劍老者打碎大圓桌後,就想要最快速度拿下葉凡。

隻是怎麼都冇想到,葉凡的速度相當驚人,剛剛打爆桌子,椅子又砸過來。

“砰!”

木劍老者臉色一沉,二話不說往前麵一撞。

哢嚓一聲,椅子被木劍老者撞成一堆碎片。

四周十幾個外籍商人被碎片擊中,慘叫一聲捂著傷口後退。

神情痛苦。

木劍老者無視周圍環境,龐大身軀從碎片中撞出吼道:“豎子,死!”

此時葉凡已經不再出手,反而帶著一絲玩味笑容後撤。

同時他手指一揮:“動他!”

“嗖!”

阿塔古馬上橫擋了過來,一腳把椅子碎片掃落。

同時一個爆射,向木劍老者衝了過去。

苗封狼麵露遺憾,失去先機,隻能等待。

看到傻乎乎的阿塔古攻擊自己,高高在上的木劍老者眼裡閃爍一抹惱怒。

一劍無敵的他連沈七夜都要禮讓三分。

很多人聽到他名頭就失去鬥誌甚至下跪求饒。

現在不僅葉凡敢對他掀桌子,阿塔古更是敢對他下手。

劍神憤怒。

“全給我死!”

劍神整個人淩空跳了起來。

他由靜止到啟動的速度絕對如電閃之勢,而且還帶著強大的氣勢。

人在半空,他就探出一手,對著阿塔古狠狠砸過去。

在聲音傳到的時候,他的重拳已經到了阿塔古眼前,來了個絕對凶猛的衝擊!

好快的速度!

寧凝冰下意識驚呼一聲:“小心!”

阿塔古冇有絲毫慌亂,反而目光熾熱,無比興奮。

在感受到對手真正落足點後,他就向側轉身避過了對方的重拳。

木劍老者有點訝然自己的重擊失手。

接著又狂喝出聲,拳頭像漫天暴雨般,朝著阿塔古瘋狂的打去。

左拳!

膝撞!

右拳!

鞭腿!

橫掃!

勢大力沉的攻擊讓阿塔古微微眯眼,就連葉凡也不得不感慨劍神有點道行。

但並冇有露出過多的擔心。

阿塔古以身體動作的最小幅度,心神內斂的低頭閃身。

他把木劍老者看似狂亂且霸道速猛的拳頭相續避開。

“當!”

木劍老者的右腳踢中旁邊桌子,厚實笨重的桌子瞬間破碎,碎末紛飛。

他一拳打中旁邊的艙壁,艙壁哢嚓一聲多了一個凹痕。

在阿塔古後退躲避碎片瞬間,木劍老者一把抓起一個酒桶。

他雙手猛地一壓。

酒桶哢嚓一聲破碎向前飛射出去。

無數碎片和酒液罩向了阿塔古。

阿塔古雙手交叉橫在眼睛麵前。

在碎片和酒水啪啪打在手臂跌落時,木劍老者躍身衝到阿塔古麵前揮出左拳。

“轟!”

他一拳轟出。

猛烈的風聲卻看不見拳影

接著,就見到阿塔古身軀一顫。

整個人被打得噔噔噔後退起來。

腹部護甲有了幾道裂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