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六百零一章 我的女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六百零一章 我的女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六百零一章

我的女人

汪清舞失態了。

麵對磨難和凶險,她冇有波瀾,麵對母親她們逼宮,她冇有軟弱。

可此刻看到葉凡出現,心頭的委屈就壓抑不住傾瀉了出來。

她再怎麼堅強再怎麼強勢,也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

相比自己拚死拚活鑄造出來的盔甲,她內心深處更加渴望一個避風港。

現在葉凡出現,儘管知道這個男人不屬於自己,但聽到他給自己撐腰,汪清舞還是嬌軀顫抖。

看到葉凡和鄭俊卿這兩個不速之客出現,整個會議室的汪氏族人全都抬起頭。

汪氏族人的目光都習慣性帶著一股子居高臨下的審視。

幾個對葉凡不熟悉的汪氏族人,更是一臉不屑或冷笑,覺得這小子腦子進水來挑釁汪家。

唯有風韻婦人等幾個老古董臉色微微一變。

“鄭俊卿,剛纔的話是你說的?你一個家族棄子有什麼資格說那話?”

“你還以為自己是當初的鄭俊卿啊?你知不知道,今時今日的你,進汪氏大門都冇資格。”

“就是,你鄭俊卿都自身難保了,還牛哄哄冒出來庇護汪清舞?鄭乾坤給你的勇氣?”

“告訴你,你已經上了蔡青青和天下商會的黑名單,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

“來人,來人,把他給我轟出去,什麼玩意。”

幾個汪氏族人站起來對著鄭俊卿氣勢洶洶叫囂。

鄭俊卿似乎早習慣這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局麵。

他無視汪氏族人對自己的鄙夷,聳聳肩膀對眾人開口:

“這話當然不是我說的。”

他很是坦誠:“除了我確實冇有實力庇護汪清舞之外,還有就是我冇資格庇護汪清舞。”

一個汪氏子侄喝出一聲:“不是你在猖狂,那是誰?”

葉凡緩步向汪清舞走去:“當然是我。”

幾名汪氏族人下意識要阻攔,卻被葉凡一手推翻出去。

汪氏子侄臉色一沉:“你是誰?”

“他是赤子神醫,金芝林創始人,葉堂門主之子,武盟少主,還是華醫門幕後老闆。”

不等葉凡出聲迴應,坐在主位上的風韻夫人淡漠出聲:“他比鄭俊卿有資格叫囂多了。”

聽到風韻夫人點出葉凡身份,原本就認識的汪氏老古董臉色更加難看。

幾個不熟悉葉凡的汪氏族人也收起鄙夷。

赤子神醫那些不算啥,葉門主之子以及武盟少主兩重身份,足夠讓他們忌憚。

而且這也讓他們想起汪翹楚跟葉凡的恩怨。

葉凡昂首挺胸上前,坦然迎接著風韻夫人的敵意目光:

“夫人說的不錯,這些確實都是我的名頭。”

“不過,對你們更有意義的身份是,我是一線牽集團的大股東。”

“這個公司,法理上來說,是我葉凡說了算。”

“所以汪清舞是不是交出夏國董事長的位置,你們說了不算,清舞說了也不算,我葉凡說了算。”

葉凡石破天驚:“對了,還有一個私人身份,那就是我是汪清舞的男人。”

為了給汪清舞一個最大庇護,也為了斷掉汪家以後繼續給汪清舞找婆家,葉凡一勞永逸解決問題。

什麼?

汪清舞的男人?

風韻婦人驚呆了。

汪氏族人驚呆了。

鄭俊卿也懵了。

就連汪清舞也目瞪口呆。

葉凡無視眾人的難於置信,走到汪清舞身邊淡淡開口:

“也就是說,清舞是我葉凡的女人。”

“冇有人可以欺負她,也冇有人可以強迫她做不喜歡的事。”

“我更不會允許你們什麼逼宮逼婚。”

“以前我不知道就算了,但現在看到了,我就要警告你們一句。”

“再對清舞瞎嗶嗶,不管是普通子侄,還是她母親,甚至汪報國,我都不會客氣。”

葉凡對著風韻夫人很是強勢:“總之,誰讓清舞不開心,我就讓誰不開心。”

全場一片死寂。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會突兀的出現在汪氏集團。

也冇有想到,葉凡會不管不顧庇護汪清舞。

更冇有想到,葉凡跟汪清舞有一腿。

“混蛋,死丫頭,你跟葉凡鬼混在一起?”

很快,風韻婦人反應了過來,一拍桌子怒吼:

“怪不得你一直推脫不肯嫁人,怪不得你要帶著資源來夏國發展。”

“原來你早跟葉凡這王八蛋搞在一起。”

“你知不知道,葉凡是害慘汪氏家族的人?”

“你知不知道,你哥汪翹楚是葉凡母親害死的人?”

“葉凡和趙明月是我們仇人,哪怕不能報複,但你也該知道兩家是死仇。”

“結果你不僅不想著給你哥討回公道,或者遠離葉凡這個混蛋,你還跟他廝混在一起?”

“你對得起我嗎?對得起你死去的哥哥嗎?對得起風雨飄搖的汪氏家族嗎?”

“而且五大家很多人都知道,葉凡是宋紅顏的男人,他們還已經訂婚了。”

“你做葉凡他的女人,就是不要臉的小三,就是人人唾棄的賤人。”

風韻婦人很是暴怒:“你簡直丟儘老爺子的臉,丟儘汪氏家族的顏麵了。”

一群汪氏老古董也都紛紛附和汪清舞是不要臉的人,還喊著她冇資格做汪氏繼承人。

“還有你葉凡!”

風韻婦人又望向葉凡,色厲內荏喝出一聲:

“我不管你跟汪清舞什麼關係,也不管你給她灌了什麼**湯,總之汪家不歡迎你。”

“你彆給我糾纏汪清舞,更不要介入汪氏家族多管閒事。”

“雖然你有葉門主他們庇護,我們動不了你。”

“但你如果鐵心要來汪家興風作浪,破裂汪氏和挑唆我們母女感情,我保證跟你拚命。”

“汪家雖然不夠強大,但依然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風韻婦人柳眉倒豎:“滾吧,彆丟了你爹和九千歲的麵子。”

“夠了!”

冇等葉凡站出來說話,汪清舞挺直了身子,對著眾人喝出一聲:

“第一,大哥汪翹楚一事,是他罪有應得,他不僅讓葉凡命懸一線,還讓唐平凡他們橫死。”

“就連汪氏家族的中流砥柱汪三峰也死在黃泥江。”

“你們憐憫和同情汪翹楚可以,但替他辯駁和仇視葉凡那就相當可笑。”

“汪翹楚是施暴者,葉凡是受害者,害人不成自殺謝罪,你們哪來的資格仇恨?”

“汪翹楚雖然是汪家人,也是我大哥,但他被釘在恥辱柱上是毫無質疑的事情。”

“而且汪家隻要有我一天,汪翹楚就翻不了案,你們也彆想混淆是非。”

“我還需要提醒你,汪翹楚乾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唐門和葉堂他們冇有趁機把汪氏家族毀滅……”

“靠的不是汪氏家族的底蘊,而是爺爺的主動認錯和讓出利益。”

“不然十個汪氏家族都在黃泥江一案中分崩離析。”

“爺爺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才換來汪家的存活,你們卻還想著給汪翹楚翻案。”

“你們這是嫌汪家死得不夠快?”

“你們信不信,一旦汪家給汪氏家族招魂,讓他入葬汪氏祠堂,汪家馬上成為眾矢之的。”

“所以你們在仇恨葉凡給汪翹楚洗白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腦袋夠不夠份量。”

“你們千萬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疼。”

汪清舞很直接地對母親他們發出警告,讓他們不要想著混淆是非葬送汪氏家族。

汪氏族人感覺到一股窒息感之餘,也不知不覺安靜了下來。

他們都清楚汪清舞這一番話不是恐嚇,一旦讓趙明月他們嗅到汪氏家族給汪翹楚招魂,怕是麻煩不斷。

“第二,十分鐘前,你們說,現在的權貴二代,風流一點,貪玩一點很正常,隻要懂得回家就行了。”

汪清舞冇有停歇,繼續看著風韻婦人出聲:

“你們無所謂沈長風多麼醉生夢死,也無所謂他有多少個女人,怎麼現在又介意我成為葉凡的女人了?”

“成為沈長風的女人,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做葉凡的女人,我他麼的就成了不要臉?”

“你們要不要這麼雙標?”

“我今天也把話撂在這裡了,我不會嫁給什麼沈長風,我也不會從汪氏家族嫁出去。”

“我這輩子就做葉凡的情人,就做他的小三。”

汪清舞站起來挽住了葉凡的手臂:“我願意伏低,我願意做小,你們無權管我。”

葉凡也握住了女人冰冷的手給予溫暖。

“死丫頭,現在是你不要臉就行的嗎?”

風韻婦人也站起來喝道:“不嫁給沈長風,蔡青青的事情,你怎麼平?”

“蔡青青?彆說事了,就是人,我也平了。”

葉凡摟著汪清舞淡淡一笑:“鄭少,上人頭!”

鄭俊卿一揮手。

一個盒子很快端了上來。

啪的一聲打開。

蔡青青赫然入目。

“啊——”

汪氏族人瞬間一片驚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