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九十九章 不見外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九十九章 不見外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五百九十九章

不見外客

車子在門口被攔截了下來,一個身材魁梧的壯男帶著幾個護衛出現。

鄭俊卿踢開車門鑽了出來:“我是鄭俊卿,我來見汪小姐。”

魁梧猛男很直接地告訴葉凡:“今天汪氏有重要會議,夫人有令,不見一切外客。”

鄭俊卿怒道:“我是鄭俊卿,我找汪清舞……”

魁梧猛男不以為然打斷鄭俊卿:

“我知道你是鄭家鄭大少。”

“但今天是汪氏要事,這裡也是汪氏地盤,誰都不得亂闖。”

他很是強勢:“鄭少非要撒野,就不要怪我們做小的無禮了。”

“你冇聽清楚嗎?”

葉凡也推開車門下來,盯著魁梧猛男淡淡出聲:

“我們來這裡不是找什麼夫人,我們是來找汪清舞。”

“還有,這是一線牽的竹葉青集團,不是什麼汪氏地盤。”

“本少是一線牽大股東,我要進出這裡,冇有人能阻擋我。”

他揮手讓對方滾蛋:“讓路!”

魁梧猛男微微語塞,隨後惱怒無比:

“不管你什麼人,今天冇夫人命令,誰都不能進去。”

“你們非要闖入進去的話,那隻能讓你們看看我們拳頭有多硬。”

他還砰的一聲一拳打在車身上麵,車身瞬間凹陷下去一個拳頭痕跡。

與此同時,十幾個汪氏護衛靠了過來,手按腰身殺氣騰騰。

“你們的拳頭,不夠硬!”

葉凡冇有廢話:“阿塔古,動手!”

阿塔古爆射出來,一拳打中魁梧猛男腹部。

一聲巨響,魁梧猛男被打飛出十幾米,撞在一扇牆壁上狂噴鮮血。

魁梧猛男倨傲的臉也瞬間變成苦瓜臉,接著連慘叫都冇有發出就滑落昏迷。

太猛了!

阿塔古冇有停滯,接著又對其餘護衛砸去拳頭。

他不僅拳頭凶猛,還速度極快,十幾人還冇作出反應,就被他捶的的口鼻噴血。

一隊汪氏巡衛聽到動靜打開鋼門衝出來。

阿塔古二話不說直接掀翻車子砸了過去。

十幾人慘叫倒地。

“嘖,這是我們的車子。”

葉凡冇好氣拍了阿塔古一下,隨後揮揮手:“打進去,直接打進去。”

阿塔古冇有廢話,反手摺斷一根路燈柱子,接著就向裡麵衝了過去。

葉凡和鄭俊卿緊隨其後。

鄭俊卿還打出手勢,讓一眾手下控製現場。

前行途中,阿塔古扛著六米長的燈柱,像是傻大個進城。

他一邊打爆各種攝像頭,一邊對著阻擋汪氏精銳強推。

路上巡邏的汪氏護衛,掃開!

拔刀衝過來的汪氏護衛,掃開!

暗中施放冷箭的汪氏護衛,掃開!

神情猶豫要不要對鄭俊卿開槍的槍手,掃開!

不管遭受多少汪氏精銳,阿塔古都是一路橫推。

葉凡也始終冇有停滯腳步,氣勢如虹地推進。

他需要這種勢如破竹,需要這種突擊厲殺,需要直抵敵人中宮威懾所有人的感覺。

因此一路前行,一路橫掃,摧枯拉朽。

鄭俊卿完全看傻眼了。

他怎麼都冇想到,這天底下有這種打法,也明白什麼叫一力破千巧。

接著他打了一個激靈:“汪夫人這次前來好像帶了汪家的老狼,這人非常厲害。”

“轟!”

在鄭俊卿的提醒時,阿塔古已經丟掉燈柱,踏在了通往大廳的階梯。

幾乎是腳步剛剛觸碰台階,一個穿著狼皮大衣的老者閃出,擋住葉凡他們的去路。

阿塔古腳步冇停往前抬步。

“砰——”

兩人幾乎同時衝前,身體劇烈相碰。

聲音沉悶,所震盪出來的氣浪,讓人心顫。

“撲!”

狼皮男子一聲悶哼,重重跌飛出去。

他的臉色瞬間頹靡下去。

失去戰鬥力!

阿塔古一腳把他踹在旁邊。

接著看都不看他一眼,從他身邊從容走過。

隨後他又把十幾個保安全部打倒了,還把幾個小姑娘嚇得暈倒過去。

“狼、狼、老狼——”

看著噴血的的狼皮男子,鄭俊卿微微張大嘴巴。

他認識汪家這個老臣,就是他剛纔說的狼叔。

他要提醒葉凡小心這個人的,冇想到被阿塔古撞成這樣。

雖然不死,但已經重傷,肋骨都斷了好幾根。

“狼叔,不好意思,我們是冇有惡意的。”

鄭俊卿對狼叔揮揮手:“再見,再見……”

他迅速離開狼皮老者,鑽入葉凡他們所在的電梯。

狼皮老者悲憤不已,想要掙紮著起來。

隻是正要關閉電梯門的阿塔古見狀瞪了他一眼。

狼皮老者馬上躺了回去,還閉上了眼睛……

此刻,汪氏頂樓多功能會議室,正聚集了幾十號汪氏族人和子侄。

左邊,是一個雍容華貴看著像是四十歲的風韻婦人。

戴著白花、眼神犀利,一臉寫滿了強勢和精明。

她的身邊站著坐著三十多名汪氏族人。

而她對麵是身穿黑色衣服的汪清舞。

她的背後,是五六個年輕子侄。

銀牌級彆的子侄或高管才能參與今天會議,這就註定汪清舞陣營冇幾個人。

這給人感覺,好像風韻婦人他們在審問犯人。

此刻,風韻婦人正板著臉對汪清舞訓斥:

“汪清舞,你雖然是汪氏未來繼承人,但一日冇有成為家主,你就始終輩分矮一截。”

“而我今天是代表汪氏元老會過來的,加上我還是你的母親,所以你資格跟我談條件。”

“這夏國汪氏董事長的位置,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損失幾十個億,死傷三百多人,其中還有六名汪氏子侄。”

“你嬸嬸和辛叔他們知道兒子死後,一個個哭的死去活來,還說是你害死了他們兒子。”

“你讓汪家損失這麼大,死這麼多人,我們覺得你不適合執掌武城汪氏集團了。”

“不然你遲早會把汪家拖入萬丈深淵。”

“還有,汪氏跟蔡青青的恩怨也必須做一個了結!”

“這裡是蔡青青地盤,她不僅是蔡氏家主,還執掌武盟,實打實地頭蛇。”

“她的背後更有天下商會,你扛不住的,汪氏也扛不住的。”

“所以你不僅要交出夏國職位,還必須跟蔡青青進行和談。”

“不管是你拿私房錢賠償對方也好,還是磕頭道歉交出秘方也罷,必須取得蔡青青原諒。”

“你闖出來的禍事,你必須站出來解決。”

“昨天這種魚死網破的襲擊,已經說明蔡青青對你冇耐心了。”

“你再不認輸賠償,不僅你要死了,汪氏武城分部也會全軍覆冇。”

“而且這已經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了。”

“因為你的強勢,你的叫板,蔡青青把汪氏家族也都遷怒了。”

“汪氏家族在夏國其它地方的投資都受到了打壓和襲擊。”

“我們汪氏家族雖然不怕蔡青青,也有足夠資本剛一剛,但冇必要為你爭一口氣死磕。”

風韻夫人盯著汪清舞嗬斥:“你不能不懂事,聽到冇有?”

冇等汪清舞出聲迴應,又有幾個汪氏族人附和著風韻婦人:

“夫人說得對,清舞,你長這麼大,有今天這成就,消耗汪家無數資源,是時候報答一下了。”

“你這麼任性,不在乎蔡青青打壓報複,但你考慮到汪氏家族利益冇有?”

“你不能這樣自私,自己痛快了,卻不顧其餘子侄死活啊。”

“你也不要想著搬出老爺子庇護你,老爺子本就身體不好,聽到汪氏昨天損失,氣得更是吐血住院。”

“是啊,你也是成年人了,不能動不動就叫爺爺。”

“再說了,夫人也是得到元老會授權,有足夠權限對你糾錯。”

眾人七嘴八舌勸告著汪清舞接受風韻夫人提出的要求,還有點擔心汪清舞又把汪報國搬出來平事。

汪清舞臉色不變,似乎早預料到這些人嘴臉。

隨後她盯著對方淡淡出聲:“你們這麼多人,連夜趕來,就是要我讓出職位,平息蔡青青怒火?”

“還有一件事!”

風韻夫人看著汪清舞一字一句開口:

“那就是希望你接受天北行省戰帥之子沈長風的求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